第一千零四十五章瘟神传说(1)-医道通天 365bet可信吗_365bet提款靠谱么_365bet提款多久到账

下一章          上一章

 

     夏ri的太湖水看起来清澈凉爽,游玩的画舫生意格外好,湖面上不时传出一阵阵笑声。レ..♠网レ孙笑天和师小燕站在一艘画舫的栏杆边,极目远眺,欣欣然有点陶醉。

    “笑天,我们将来也在岛上买一栋房屋,可以尽情享受太湖风光。”师小燕依偎着孙笑天,语气温柔。

    “不用将来,我已经在永岛附近的一个岛屿上订好了一栋别墅,很快就要到手了。”孙笑天眯着眼,有点得意,为自己的女人准备好未来的生活值得男人得意。

    “太好了。”师小燕高兴地叫起来,忘情地抱起孙笑天的脑袋,在他脸颊上亲了一口。亲得孙笑天都满脸绯红,引起旁边的游客一起停止谈话,投来异样的目光。师小燕感觉气氛异常,扫视一眼,鼓了鼓腮帮:“看什么,没看过谈恋爱啊。”

    她的责怪没有让别人收回目光,反而引起一阵笑声,笑得很温馨,还有点暧昧,几对小年轻身不由己地向一起靠了靠,状态亲密异常。这是个温馨浪漫的季节,稍稍一点刺激都会激发人们心中的缕缕柔情,太湖水变得更加轻柔,天空的阳光似乎也变得温和起来。..

    “李先生,您怎么啦?”一声惊呼打破了美好的气氛,导游的姑娘一脸紧张地扶着一位中年人,中年人脸sè苍白,额头汗珠滚滚而下。

    “我有点头晕。”中年人声音虚弱。

    “这可怎么办?”导游小姐显然经验不足,慌乱地叫着:“谁有手机,打120.”

    “120没用,救护车开不进来。”旁边有人答话:“报jing,让水jing过来。”

    “对,报jing,报jing。”旁边的人纷纷附和。

    “不用报jing,我来通知保和堂的船接一下。”孙笑天在一旁插言,同时示意师小燕打手机。

    “对啊,保和堂有专门的快艇来救护湖上临时发生疾病的人。”孙笑天一提醒,画舫上有几位建宁附近的人立即想了起来。保和堂在年初就新添了三艘快艇,专门用于太湖上的急救,大大方便了在太湖上混饭吃的渔民和画舫的船娘们,也填补了医院急救的一个空白。这件事还在建宁报刊上和江南都市报有过专门报道,引起好一阵热议。这也是孙笑天的一个公关策略,让保和堂的声名又提高了几分。

    几分钟后,一艘快艇飞驰而来,靠近画舫停下,下来两个人把中年人抬过去,然后快艇在太湖上划开一道白线,消失在大家的视野中。

    “好啦,我们继续。”孙笑天笑着拍了拍手,他在保和堂见过无数病人,已经习惯了。他相信保和堂的医学,只要及时得到抢救一定会平安无事的。

    但是,世上的事有许多意外。

    当中年人到达保和堂的时候情况还是很好,脸sè恢复了一点,痛苦似乎也减少了,做了一套检查,一切正常,按照西医表面症状没有什么危险。几位中医师很慎重地进行了会诊,脉象有点急,肝经火旺,开出了平肝熄风的针灸方法。然后到针灸的房间专门接受针灸。

    针灸医师又检查了一下中年人的生理指标,缓缓下针,到第五根针的时候,病人忽然翻了翻眼,一下子晕了过去。

    晕针很常见,一般类似于短暂的休克,喝点糖水就可以缓解。但这个人的情况明显不一样,不仅昏迷过去,紧接着心脏也停止了跳动。针灸医师有点慌起来,立即通知急救室把中年人推过去,经过电击等一番抢救,中年人还是没有醒过来。

    陈雨轩接到消息的时候正在建宁不远处的一个城市视察保和堂分店的工作,心中咯噔一下,直觉有点不对头,立即驱车返回建宁。刚进门就大声问:“孙笑天在哪?”

    “他在度假。”方进军随口回答。

    “取消假期,让他立即回来。”陈雨轩风风火火地冲进二楼会议室,几位老医师正在等候。陈雨轩扫视一眼:“病历。”

    由于是急诊,病历不多,一两张纸,陈雨轩仔细看了几遍,眉头皱了起来。一位老医师轻声说道:“陈老板,都是我不小心,针灸的方子是我开的,如果病人家属追究起来我一个人承担。”

    “你承担什么?”陈雨轩抬头,反问了一句。

    “这个人是急救来的,没有家属在场,一定是个医疗纠纷。”老医师语气陈恳:“总要有人承担的,保和堂待我们不薄,这点事我们还是可以做的,不能影响保和堂的声誉。”

    “您以为我待你们不薄就是为了这些吗?”陈雨轩声音平静:“我是尊重你们的手艺,医疗事故经常有,但是,这次你们的方案没有错,凭什么要承担罪过,如果这样以后哪位医师还敢冒险救人,就像马路上倒下的人没有人敢扶一样,会形成不好的风气,在我们保和堂绝对不允许发生。”

    “陈老板、、、、、、”那位老医师还要争辩,陈雨轩摆了摆手:“别说了,现在当务之急不是这么赔偿和打官司,而是要知道这是什么病,大家别忘记了,几天前在这里也发生过一件同样的事,事情还在交涉中,你们不觉得奇怪吗?”

    意外发生两次,一模一样,就不能用巧合来说明了。几位老医师相互看了看,最老的一位慢声慢语说道:“这病确实奇怪,脉象和西医仪器检查都没有大问题,一旦进行治疗会忽然死亡,死亡原因还不清楚。”

    “所以说你们现在考虑的不应该是如何处理事情,那是我的事情,你们应该研究病情,但愿下一个病人出现的时候不再出现意外。”陈雨轩语重心长地说道:“我们医生的责职是救人,不断战胜疾病。”

    “明白。”几位老医师齐声回答,声音有点惭愧,干了一辈子还不如陈雨轩这样的小丫头看得开。

    “你们下去吧,继续诊病,通知方进军上来。”陈雨轩挥了挥手,几位老医师慢慢起身离开,不一会儿方进军走了进来,还没有等到陈雨轩开口,他就把手中的一份资料放到陈雨轩面前,大声说道:“最近这样的病例在全国发生了二十七起,我们各地的保和堂就摊上十三起,似乎不是巧合。”

    “似乎也不是全部针对我们保和堂。”陈雨轩有点不解,慢慢翻看着资料。

    一阵脚步声过后,孙笑天推门进来,劈头就问:“怎么回事?我刚才听说又发生了和几天前一模一样的事情。”

    “还不止这一两件。”陈雨轩把方进军调查饿资料推过去:“看看吧。”

    孙笑天快速翻了翻资料,脸sè倒是平静下来:“这不是巧合,不知道我们的对手碰没碰到这样的病例?”

    “你是说楚家的共和堂。”方进军在一旁接话:“我也注意了一下,他们遇到两起,但都及时转到大医院抢救,虽然死亡却没有影响到他们的声誉。”

    “也太巧了吗,他们好像事先知道。”孙笑天蹙了蹙眉。

    “你的意思是楚家制造的病?”陈雨轩柳眉微挑。

    “他们还没有这样的技术,虽然我是外行也看得出这一点。”孙笑天摇了摇头:“现在也不是考虑这个的时候,如果有人算计,我们的麻烦应该来了。”

    话音刚落,楼下大厅传来一阵吵嚷声,陈雨轩和孙笑天,方进军快速离开房间冲到楼下。大厅里围着许多人,有几位明显是死者家属,后面是几位记者。见到陈雨轩,两位靠近前面的记者立即凑过去:“陈老板,您对这件事有什么看法,是不是你们的医疗事故,如何处理。”

    “陈老板,有传言说你们保和堂发展太快,有一点急功近利,造成接连几次同样的事故,身体很好的病人忽然死亡,您怎么看。”

    “让一让,让一让。”孙笑天带着两位保安拦在陈雨轩面前,向记者挥着手:“这件事我们会向新闻媒体说明的,事情还没有清楚之前我们不会做出任何回答,但是有一条很明确,这不是医疗事故。”

    “你这叫什么话,不是医疗事故我丈夫好端端怎么就忽然死了。”病人家属大声嚷起来,抬手抓住孙笑天的衣领拉扯起来。其他人一哄而上,叫嚷着开始在大厅里打砸起来,几位年轻医师想要抵抗,孙笑天向他们摆了摆手:“都别动,报jing。”

    几分钟后,jing车呼啸而来,十几位干jing冲进保和堂维持秩序。保和堂门外很快围了许多看热闹的人,吵吵嚷嚷,交头接耳地议论着。远一点的街道边停着一辆黑sè轿车,历归端坐在车内,透过玻璃窗看着保和堂的招牌,嘴角露出一丝yin险的微笑:“好戏才开始,保和堂,你等着。”

    “这样是不是不太好。”楚云在一旁低声嘀咕。

    “妇人之仁。”历归瞥了他一眼:“只要打败保和堂,牺牲一些无关紧要的人算什么,要想治病救人,等到你们楚家取代了保和堂,有的是机会。”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