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三十九章 戏里戏外 中-医道通天 365bet可信吗_365bet提款靠谱么_365bet提款多久到账

下一章          上一章

 

     第一千零三十九章戏里戏外中

    “你搞来的这玩意有用吗?”凌威摆弄着手中的仪器,眼角疑惑地瞥着坐在病床上的西门利剑。

    “废话,这是国际最先进的。”西门利剑瞪着凌威嚷道:“全公安系统就这么一台,要不是看在你凌神医的份子上局长才不会给呢。”

    “谢谢你们局长。”凌威笑了笑,盯着手中仪器上的屏幕,凝神观看这。

    “怎么不谢谢我。”西门利剑故意板着脸:“要不是我这个刑警队队长担保,你也拿不到。”

    “我为什么要谢你你是有目的的。”凌威头也不抬,随口说着。

    “我有什么目的?”西门利剑挪了挪身体,眼睛也瞄着凌威手中仪器上的屏幕,凌威抬头瞥了他一眼:“你是为了找到井上梅子,是不是?”

    西门利剑微微沉默了一下,眼神暗了暗:“就算是吧,我确实想知道她怎么样了。”

    “放心吧,我已经通知祝玉妍的人,见到井上梅子留点分寸,不过我觉得她也留了分寸。”凌威微微叹息一声。

    “谢谢。”西门利剑声音有点哑,带着一丝伤感。

    “谢我什么,梅花是我的徒弟,她还有情,我总得留点义。”凌威苦笑了一下:“我也就只能帮助你这点了,不知道接下来你们会怎么办。”

    “我们?永远不会见面吧。”西门利剑也苦笑着摇了摇头,他和井上梅子是一个对立面,一位警察,一位通缉犯。没有井上梅子西门利剑已经死了,同样,如果对方不是井上梅子,西门利剑早就把她绳之以法或者击毙。双方都欠着一份情或者说是一条命,似乎是扯平了,用井上梅子的话说回到了正常的关系上。应该是势不两立的两方,但是许多事并不是表面扯平就能平了的。两个人心中早就存在的情义让许多东西扯不断理还乱,西门利剑这样的硬汉也没办法处理心中的矛盾。

    还好,井上家族这几天没有什么太大的行动,不然西门利剑会更加不安。现在,井上家族的罪恶在他心里就是井上梅子的罪恶,也有他的几分罪恶。

    话题有点伤感,凌威沉默一下,注意力再次回到手中的仪器上,一个小点在不断移动,每到一处就显示当地的坐标位置和景物环境介绍。许多地方凌威很熟悉,在建宁的周边地区,他义诊的时候带着江南医学院的学生去过那些地方,似乎一直在建宁附近绕圈。

    手机铃声忽然响起,是祝玉妍的:“我们现在正在追踪那辆轿车,那个人从小雪那里拿走了一颗药。”

    “你们在哪?”凌威继续盯着手中的仪器。

    “城北,好像是一个游乐场附近,现在转向一栋别墅。”祝玉妍缓缓回答,可能在向四面张望。

    “那里是一个别墅群,多数是私人的,你们不要靠得太近,以免打草惊蛇。”凌威轻声嘱咐。

    “知道,这点我们在行,马上就能摸清这帮人的底细。”祝玉妍很自信地回答。

    “很好,不找到柳谷主你们不要行动。”凌威提醒道:“我们的目的就是柳谷主,别的暂时可以不理。”

    “明白。”祝玉妍回答了一句,挂了手机。凌威向着西门利剑晃了晃手中的仪器:“不得不说真的很准,这就是你们运筹帷幄的一个工具吧。”

    “那当然。“西门利剑伸手按了按床:“我可以行动了,和你们一起吧。”

    “你的伤刚刚有点起色,正在休假,不能执行任务。”凌威伸手按住他的肩膀。

    “我又不是工作,这是私人行动。”西门利剑固执地说道:“让我躺着我可受不了。”

    “我很理解,这样吧,有了井上梅子的消息我第一时间通知你,可以吧。”凌威笑着拍了拍西门利剑,转身走出房间,看着正在走道里欣赏后院花树的韩震天:“走吧,轮到我们上场了。”

    建宁城北一栋别墅三楼房间内,李猛恭敬站立着,历春归端坐在窗前品茶,他喜欢这种运筹帷幄的感觉,淡淡说道:“东西带来了吗?”

    “不出您的预料,小雪交出了一颗药丸。”李猛快速回答。

    “那还不拿出来。“历春归一向淡定的脸色瞬间变了变,语气有点急促,就算他是千年老狐狸,城府无比深沉,听到长生不老药还是难以抑制内心深处的贪婪。目光变得有点炽热。

    李猛伸手进贴身的衣服里,拿出一个精致的锦盒,双手捧着放到历春归面前的茶几上。历春归向李猛使了个眼色。李猛立即会意,把锦盒的锁对着自己,缓缓打开,然后转了个方向推到历春归面前。不愧是老家伙,这时候还保持绝对警惕,让人佩服之余有点心寒。

    历春归微微点头,对李猛的做法很满意,然后目光就被锦盒中的药丸全部吸引了过去。锦盒里有三个小格,两个空的,只有一个里面放着一颗龙眼大小金黄色药丸,似乎散发着光芒。不错,我传说中的长生不老药差不多。这就是世人梦寐以求的东西,现在自己面前就摆着一颗,内心的激动就像西游记里妖怪抓到了唐僧。

    历春归轻轻咬了咬舌头,着来得也太容易了一点、小雪就这样心甘不情愿把药丸奉上,要知道,许多时候这个药丸比任何东西都重要,当然包括父亲,毫不夸张地说,现在用这颗药为代价,会有无数人毫不犹豫向自己的爹娘下手。现在小雪仅仅为了救父亲一名就奉上一颗长生不老药,而且还有。

    “老板,我们下一步怎么办?“李猛在一旁小声提醒如在梦中,两眼发直的历春归。

    “下一步?”历春归如梦方醒,思索了一下,向李猛摆了摆手:“你先退下,等候吩咐,另外,注意所有试图靠近这里的人,尤其是女人。”

    “是。”李猛答应一声,狐疑地转身离开。他不明白历春归为什么特意关照注意女人,着预示这什么。不过历春归对女人有种特殊的戒心,不允许手下在执行任务期间嫖*宿。也许是太过敏了。

    过敏归过敏,李猛也只是怀疑,历春归的话还是要不知不扣地去做。出了别墅的门四处转悠了一下,还别说,真就遇到了一个女人。二十几岁,披肩长发,短裙,露出白皙圆润的大腿,一手扶在树上,低着头大口呕吐这。李猛靠近过去,轻声招呼:“姑娘。”

    “滚开。”女人侧脸瞥了他一眼,忽然笑了笑,有点魅惑:“原来是个帅哥,陪我喝两杯。”

    “原来是个醉鬼。”李猛心中嘀咕,姑娘满嘴酒气,醉眼惺忪,有种令男人犯罪的诱惑。李猛*舔了舔嘴唇,心里痒痒却不敢乱动,历春归可是在楼上,一不小心看到就吃不了兜着走,还是离开点为妙。

    “别走啊,送我回家。”女人一把拉住李猛的衣服,整个人靠过来,贴近李猛的耳边:“放心吧,我家就我一个人。”

    李猛的心呯然跳动,要不是执行任务,他会不顾一切把眼前这个艳遇拥进怀里,身体僵硬了一下,伸手推开女子:“不好意思,我还有事,你住哪,我派人带你回去。”

    “我住哪你不知道吗。”女子似乎醉得越来越厉害。李猛刚要张口招呼人过来。两位打扮和眼前姑娘差不多的女子走过来,一左一右拉住那位女子的胳膊,其中一人低声埋怨:“玛丽,不让你喝酒你偏要喝,又喝醉了,让我们好找,快点回家,你爹妈快要下通缉令了。”

    李猛原本想调查一下三位姑娘,听到通缉令三个字立即打消了念头。通缉令可不是随便下的,一定大有来头,别惹上麻烦,还是算了吧,她们也没有打听什么,更没有观察什么。

    三位姑娘摇摇晃晃走出去很远,拐了三个弯,四处无人,立即加快脚步钻进路边树荫下的一辆红色轿车。

    “办妥了吗?”朱珠看着反光镜中的三个人,淡淡说着。

    “好了。”那位醉酒的姑娘声音清晰,伸手笼着自己散乱的头发:“朱珠姐,下次派任务能不能不喝酒,难受死了。”

    “男人对醉酒的女人没戒心,只有色心,不会防备。”朱珠冷静地说道:“要想成功就要学会利用女人的有利条件,我们能在东南亚闯出名头可不是仅仅依靠武力,还要智慧,女人的智慧。”

    别墅楼上,历春归两只手指捏着药丸,在眼前不断晃动着,又用鼻子闻了闻,不错,是中药,但是,不能保证是长生不老药。一时间也无法证明,还好自己有所准备。

    “明先生,请过来,鉴定一下是否是长生不老药。”

    过了一会,一阵脚步声在走道里响起,有点急促,来到门前,敲都没有敲,直接推开门,露出一张留着山羊胡的脸,脚还没有进门就大声嚷起来,声音也带着山羊的尖锐:“在哪?让我明神医瞧瞧便知。”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