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要停电,明天补上,以前作品开头,不妨一贯-医道通天 365bet可信吗_365bet提款靠谱么_365bet提款多久到账

下一章          上一章

 

     夺命十三针

    前言

    冥冥之中,我们在不停地寻找着那一种心灵的颤动。 充满字里行间的爱情‘,玄幻,仙侠,鬼神究竟在何方。蓦然回首,这一切朦胧中都曾发生。别再寻觅,茫茫竽宙真正玄幻莫测的是作为万物之灵的人类。

    许多年前的一件事让我心潮起伏,至今记忆犹新。

    古城扬州。一个礼拜天的黄昏。

    逛了一天街,同行的几位朋友已经很疲惫,刚上公交车就咪着眼睛打盹。我随手翻阅着刚买的几本书,那时我对测字打卦还有算命很感兴趣,每次经过旧书摊或书店都会买几本相关的书籍。朦胧中似乎有一道目光注视着,抬头见身边立着一位中年人,文质彬彬,淡雅中透着缕缕飘逸。

    ”你会算命?“见我疑惑的望着他,中年人轻声问道;

    “略懂一点。”我随口回答。

    “算的准吗?”见我摇头,他又道;“没把握最好别帮人算。”声音不大却显得语重心长

    “为什么?”我十分疑惑。

    “误人误己!”他的声音依然不大,但很坚决,我心中突然有一种沉重的感觉,那是一种责任感。许多年来这种感觉一直在我心中,仿佛不经意间撒下的一粒种籽。慢慢成长。

    “什么时候才能算得准确?”我很疑惑。他笑了笑没有回答,却指了指我手中的几本书:”这几本不怎么好,你最好看中州古籍出版社发行的几本。“接着他报了一串书名,可这些书很难找。

    “看这一类书的时候最好点一柱香。”他接着说。

    这又是为什么?我再次问。他停了一下,眼睛变得深邃而悠远;“当你接近目标时,就会知道冥冥之中有许多能量是人类自身难以承受的。”

    临下车,我提出向他借阅他刚提过的几本书,“下次吧!”他轻轻拍了拍我的肩膀;“假如我们有缘!”转眼间,消失在茫茫人海中。可惜没有缘份,我们从此再没有见面。我没问他是谁,他亦没问我家住何方。至于看书与烧香的关系,至今我才有些明白,这点在小说中交代。

    很久以来,我就想写一部玄奇的小说,尽量接近我们的生活。拿起笔却不知从何处说起,这个世界毕竟太大。现在写的这部就算前传吧。至于精彩的将紧接着奉献给大家。

    初次写作,幼稚之处,请多多包涵。并请不啬赐教。,您亲身经历或者听来的奇闻异事,拜托,告诉我,让小说更加完善更加精彩。如果您想成为书中的人物,我将百倍努力!!!

    第一卷风起云涌

    第一章缘起

    古书云;东海之上,水天之间,有一仙岛,名曰蓬莱。四季长春,风景如画。千百年来,多少代人苦苦寻觅,始终一无所获。似乎那只是一种神话。直到有一天、、、、、、

    他,刚过而立之年,风华正茂,事业有成,却厌倦了人生。纵身跃入大海,众目睽睽之下随波而去。再次醒来,似乎到了天堂,四周草木葱幽,鲜花烂漫,泉水叮咚,还有几只小鹿在不远处嬉戏。一位仙风道骨的老人静静地注视着他。

    “这是何方?”他疑惑地问。

    “蓬莱。”老人微笑着。

    “蓬莱?神话中的蓬莱!”他十分怔惊。

    “那只是你们的观点,这是一个真实的世界。”

    “不可能!现代技术如此发达,别说一个岛屿,就是一只小鸟也逃不过人类的视野。”

    “你们看到的只是空间上的存在,隐藏在时间中的东西你们依然一无所知,总认为是一个个神话。时间是无限重叠的,每过去一秒,你的生命中就流过一个世界,那些世界和你一样同时存在。”

    “那么人可以回到从前吗?”

    ”可以,但是你将走向另一个世界,将来也不可能与现在重合,谁也改变不了历史,只能改变自己的轨迹。“

    ”我不想改变历史。“他诚恳地说;“我只想回到小时候,,别让我随父母早早踏入繁华的都市,留在乡下过一个纯真的童年。”

    “那是一段很艰辛的人生历程,现在优越的生活你都了无生趣,又如何面对另一种苦难?”

    “我也不知道。”他感到迷茫。

    “好吧,我送你去另一层空间,回到童年,再慢慢长大。这一生你不快乐是因为你不断地向社会索取,要想成功并快乐,记住燃烧自己!”

    老人轻轻抚摸着他的头,似乎植入一种信念,慢慢地,老人和眼前的世界模糊起来,身体越来越轻、、、、、

    第二章邪异的梦

    时令已过了惊蛰,天气乍暖还寒,一场几十年难得一见的大雪把扬州城裹得严严实实。晨曦初现,肖春雪一行人已经来到文昌楼前,今晨她起得出奇的早,本来嘛,这辈子还没见过这么大的雪,对于她这么活泼好动的人怎么不是天大的诱惑。大姐陪着妈妈缓慢地逛着,二姐肖玥跟在最后依旧是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肖春雪一直纳闷,二姐是个医生,每次对着病人总是喜笑吟吟,回到家却冷若冰霜。今天好不容易才把他拉出来。

    望着这个雪白的世界,肖春雪拎着相机打算拍几张照。远处许多军人正在打扫街道,凛冽的寒风吹在脸上,犹如刀刮一样。吹乱嘴边的缕缕白雾。肖春雪第一个冲进文昌楼,她跺了跺脚,张口刚要喊大姐和二姐过来却猛然打住。只见一个人倚在一根廊柱上,拥着一床棉被,看起来岁数不大干裂的嘴唇间发出低低的呻吟。大姐刚进来也吓了一跳,肖母是个吃斋念佛之人,一见此景,立即俯身前去,嘴里嘟啷着:“快!看看怎么了,脸怎么这样红,发烧了吧!”二姐走到近前,俯身把了把脉,又在脸上望了望:“没大事,象是饿着了,又受了风寒。”“阿弥陀佛!”肖母立即吩咐大姐买来一碗热气腾腾的八宝粥,亲自喂他喝下。

    许久,年轻人眼中有了几许神采,说了声谢谢。见他醒来肖母松了口气,接着询问起来。年轻人声音不大,虽然有气无力却也听了个大概。

    小伙子名叫石天宇,来自一个偏僻的小乡村,第一次出来打工,不知怎么散了伙,身无分文,举目无亲,偏偏又遇上这场大雪,饥寒交加,病倒街头。一听说石天宇还没有住处,肖母立即提议先搬到家里住下来,然后再慢慢找工作。肖春雪姐妹几个虽然有点疑惑,也不知这人是好是坏,但母亲有时特别执拗,尤其在助人方面,热心得有点过分,仿佛她就是救世的观音。没办法,打个的让大姐陪着妈妈和石天宇先回去。

    大姐和妈妈刚刚离开,一个二十出头的小青年气喘嘘嘘地冲了进来,他四处望了望,愣了一下。

    “请问,刚才这里是不是还有一个人?”他指着刚才石天宇躺着的地方。“你是他什么人?”肖春雪反问道。“我是他的朋友,一起来打工,昨天说好在这里等我,他是不是找到工作了?”

    “不知道!”肖春雪一听说这人也和石天宇一样落魄,立即担心妈妈知道后家中又得多一个住客。。

    “不知道!”小伙子疑惑地张大双眼:“哪你刚才干吗问我和他是什么关系。”

    “不知道就是不知道,我随便问问不行吗。”

    ”你在说谎!”小伙子盯着肖春雪。肖春雪突然感觉他那清纯的目光中透出一种犀利,仿佛能穿透一切,心中十分压抑。

    “你怎么知道我说谎,难道你还会看相!”肖春雪有点心虚。

    “我还知道你最近不仅要丢了工作,还有一场大难。”小伙子笑的有点怪异:“要不要我帮你破解一下。”

    “切!”肖春雪嗤之以鼻,她干的是护士,而二姐肖玥岁数不大,医术却是一流,全城屈指可数,尤其中医针灸,手法独特,堪称一绝,。最最重要的是她还是个主任医师,有这么大的靠山,怎么会丢了工作。至于大难也只是无稽之谈,可能小伙子在发泄对她的不满。想到这里,她拉起二姐转身就走。

    见姐妹二人准备离去,小伙子摇了摇头:“好吧!有事到翠云路找我,我叫刘昊。”象是说给姐妹两听,又象是转告石天宇。

    如此一来,肖春雪玩心全无。姐妹俩随便逛了一圈,打道回府。

    大姐和妈妈在家忙得热火朝天,放杂物的房间虽然不大,东西却不少,加上多年没有清理,一切整理停当姐妹俩刚好回来。肖母让肖玥再去看看石天宇,毕竟她是个医生。肖玥没有推辞,面对病人她有的是耐心。

    石天宇刚躺下,见肖玥进来忙要坐起,肖玥摆了摆手:“你别起来,我来看看你好了没有。”

    “谢谢,我没事。”小伙子笑的很腼腆。

    肖玥仔细看了看石天宇的脸色,又把了一下脉,见无大碍,转身离开。刚走到门前,犹豫了一下,回首望着石天宇,目光有点怪异:“你胆子大不大?”

    “还可以。你、、、问这干什么?”石天宇不解地望着她。

    “没什么。”肖玥欲言又止:“愿你今晚做个好梦。“

    肖玥的话石天宇没有多想,肖玥离开不久,他就迷迷糊糊地睡去。真的做了一个梦、、、、

    他和好朋友刘昊在家乡的小山上奔跑着,四处弥漫着烟雾,一个老

    人突然出现在前方。

    “孩子,去吧!去开始你们的征程。你们的辉煌在远方。”老人从他小时候就经常出现,可村里却没人认识他。

    老人慢慢地消失,父亲那张严肃的脸又出现在面前:“记住学无止尽,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但愿你能找到传说中的十三针,我所知道的已全部告诉了你,接下来就看你的造化。”

    突然一道白光划过,石天宇心中一阵剧烈的颤动,不远的天空,挂着一轮明月,月光倾泻而下洒在河面上,河上空居然漂浮着一口水晶棺材,棺材正在不停地吸收着月光。不久,月光暗淡下来,棺材越来越明亮,朦胧中里面躺着个漂亮的少女,少女周围围绕着淡淡的粉红迷雾。迷雾越来越浓渐渐化成一团黑云,铺天盖地席卷而来,迷雾中的少女发出一声绝望的呼喊、、、、、、

    第三章神秘的古董花瓶(一)

    石天宇醒的很早,准确的说他昨晚几乎没有入睡。梦中惊醒的刹那,他似乎感觉到一种真实,但他并没有立即起身去寻找,依旧闭着双眼。十岁那年父亲就教导他世界上许多东西用眼并不一定看的准确,应该用心去感觉。深呼吸,轻轻放松,让感觉慢慢地从身体向外漫延,经过多年的练习,他几乎能够感觉到空气的流动和不远处小草的摇曳。

    许久,石天宇并没有感觉到什么异常,梦中那一种邪异荡然无存,他缓缓地张开双眼。借着淡淡的月光打量着四周,白天他过于疲惫,并没在意,现在静下心来方觉这房间有点奇怪,房间居然有八面墙,每堵墙靠上端都开着一扇小窗,形状各异。前后两扇门,后门旁边有一扇稍大一点的窗户,推开窗户映入眼帘的是一条几十米宽的河流,河水在圆月的映照下涌动着粼粼波光。河上漂浮着几艘供人游玩的花船,静静地躺在夜色中。

    肖玥起的比石天宇还早,刚拉开门就见肖玥站立在院中的一棵白果树下,双手合什,两掌若即若离,披肩长发配着粉红的服装,在晨曦映照下宛如出尘的仙子。石天宇没有惊动她,昨天从肖母的话中已得知肖玥是个一流的针灸医生,他知道肖玥现在在练习手感。

    随着西药副作用越来越严重,中医渐渐得到全世界的重视,针灸也慢慢地登上医学的·殿堂,而且以它特有的方法和疗效引起巨大轰动。针灸可以说是中华医学中的瑰宝,然而它的传承却十分艰难,以至于人们一度认为它已近消失或废弃,其原因主要是学这门医术不仅要有很高的天赋还要有悟性,否则只能成为一个庸医。

    天地万物都有阴阳构成,人体也不例外。在人体气为阳主人体的运动和功能,血为阴是构成肉体的物质基础,气依靠血来生成,血依靠气来运行,气血调匀百病不生。针灸就是通过调节气血来治病,甚至激发人体许多潜能。而气又是现代仪器无法感知的,这也是这种绝学不被许多人认可的原因之一。一个好的医师必须具备一双妙手,用来感知病人气血的盛衰。肖玥无疑是其中的佼佼者。

    站了一会,肖玥收回手,回头笑了笑:“早!”石天宇回了声早接着又道:“谢谢你们对我的帮助。”

    “要谢你谢我妈,是她主张收留你。”肖玥突然调皮的眨了眨眼:“不过,谢不谢无所谓,这种好事对她来说是家常便饭。”

    “耶!二姐。”肖春雪从房间里跳了出来:“一早就说悄悄话哪!”

    “你这死丫头,看我不撕烂你的嘴。”姐妹俩笑着跑开,留下石天宇尴尬地站着。

    饭后肖家上班的几人陆续离开,石天宇跟肖母打了声招呼说要出去找找工作,肖母叮嘱了几句并未阻拦。可是转了一天他又沮丧地回到肖家,肖母把留好的饭菜端过来,看着石天宇吃完。

    “孩子,你身体刚好,就别乱跑,我和家里几人商量过了,小雪她爷爷身体不好,需要人照顾,本来想找个保姆,一直没合适的人,我看你挺不错,你先在这做一阶段找到合适的工作你再走。”

    就这样石天宇留在了肖家。肖爷爷的身体并无大碍,腿稍有不便,只是在外出时需要石天宇稍微照料一下,而他外出的时间并不多,石天宇除了外出找过几次工作,大多数时间都在家看书。肖玥的父亲肖雨轩是个中文教授,爷爷是个考古专家,家中的藏书不可能不丰富。

    世界上有许多东西越老越值钱,古董如此,考古的人亦如此。肖爷爷在古董界是个专家,每天上门请教的人络绎不绝,而且每星期他要逛一次古玩市场。

    古玩市场在城北,占地约三十几亩。两边各有一排店面,里面都是固定的客商,其中不少祖上就在此经营,一直延续至今。中间是个大广场供散户摆地摊,你别小看这些散户,他们来自天南地北,许多奇珍异宝都是从他们手中淘得的。肖爷爷来得有点偏早,摆地摊的刚刚把东西放下还没整理。石天宇陪着他径直走向第一间店铺。

    店面不大但布置很精雅,一个扎着大辨子的少女正捧着一个青花瓷瓶,晃着头左右观看。见石天宇两人进来,忙放下瓷瓶:“肖爷爷,您来了。我爸一会就回来,您请用茶。”她倒一杯茶递到老人手中,又到了一杯递给石天宇。“谢谢我不用。”石天宇迎着她灿烂如春花的笑容,突然觉得有点脸红。少女突然咯咯地笑了起来:“肖爷爷,您的跟班文雅得像个书童。”

    ”鬼丫头,什么跟班不跟班的,这孩子是专门照看我的。”老人笑着说:“你这丫头人长得越来越·水灵,话怎么还这样尖酸。看以后谁敢娶你。”

    “爷爷、、、”小姑娘撅着嘴撒娇:“您再说下次我就不泡好茶招待您。”肖爷爷笑呵呵地一边品茶一边摇了摇头,接着询问她家最近有什么新货。这家店老板是一个知识渊博的中年人,老人每次来都会和他交谈很久,姑娘叫燕菲菲,是老板的掌上明珠。虽然有点顽皮,但论起古董来俨然一位行家,知识十分庞杂。她介绍完新进的古董又想了一下:“喔,今天莫大叔要来看他有什么新玩意。”

    莫大叔是个走南闯北的古董商,虽然居无定所见识却异常广博,收罗的货物亦是千奇百怪,这次带来的居然是一个口部缺了一块的大花瓶。

    燕菲菲和肖爷爷围着花瓶仔细观察了一会儿,花瓶没有落款,釉色也一般,除了一幅荷花图尚属精美,其他一无是处。真不知莫大叔这样的老行家怎么弄来个如此货色,是否脑袋出了问题。

    见两人疑惑地望着他,莫大叔挠了挠本来就凌乱的头发:“这是我花几十块钱买来的,我觉得它有点奇怪,可是研究了很久,看来看去依旧只是一件废物。”

    燕菲菲又重新看了看,突然惊讶地叫了一声,莫大叔忙把脑袋凑上前,急切地问:“看出有什么特别了吗?”

    “看出来了。”燕菲菲一本正经。

    “有什么特别之处?”莫大叔睁大了双眼。

    “废物,真的是一件废物。”

    “废物有什么惊讶的。”莫大叔十分泄气。

    “做了几十年古董生意,居然买了个如此货色,我惊讶的是你的脑袋成了个废物。”燕菲菲说完咯咯地笑了起来。肖爷爷和石天宇也不由得笑出声来。

    望着莫大叔尴尬的脸,燕菲菲又眨了眨眼:“不过这花瓶也非一点没用。”说着抱起花瓶塞到石天宇的怀中。“就当个见面礼送给这位小兄弟吧!”

    “这位是你的、、、、、、”莫大叔望了望她又望了望石天宇,故意装着恍然大悟的样子,“我懂了,这见面礼我应该给,应该给。”

    “你别瞎说。”燕菲菲的脸立即变得通红。

    “我瞎说?”莫大叔故意拍着脑袋,“难道我的脑袋真的出了问题!”

    燕菲菲和莫大叔说笑着,肖爷爷依旧品着茶,石天宇默默注视着手中的花瓶,这花瓶除了大一点也看不出还有什么珍贵之处,重倒是挺重。突然石天宇手上出现了一种奇异的感觉。从小父亲就让石天宇训练手上的感觉,十几年从未间断,渐渐手上出现了许多特殊的功能,替人针灸的时候,他可以感觉到气血的流动。此时他清晰地感觉到花瓶里面似乎还有一个瓶状物散发着一种柔和的气息。

    石天宇对古玩知之甚少,说出来怕别人见笑,低低地在肖爷爷的耳边嘀咕了几句。肖爷爷立即拿过花瓶放在桌面上,一边观察一边用手敲打,燕菲菲和莫大叔见肖爷爷神情十分专注,不由得同时凑了过来,几个人聚精会神地研究起来。

    一辆轿车悄声停在古玩市场旁边,几个保镖摸样的人拥着一位二十几岁的青年下了车径直走了过来。青年五官端正,只是一个偏大的鹰钩鼻衬托出几分阴沉。他拿起一块玉佩看了看:“这块多少钱。”燕菲菲正看得起劲,向后摆了摆手:“不卖。”

    “不卖你放柜台上干什么!”见燕菲菲爱理不理,青年有点气恼,音调立即提高。燕菲菲几乎吓了一跳:“鬼喊什么,你没看见我们正研究古董吗!”燕菲菲的语气十分不善,兴致突然被打断心中特别懊恼,转身气狠狠地盯着他。

    青年姓马名如龙,是城西神鹰武馆馆主马超的儿子,素来骄横跋扈,突然被燕菲菲顶撞,愣了一下,旋即眼中寒光一闪,只见他块步跨入店中,一把抓起花瓶,看了一看:“这破玩意也算古董!”语气十分不屑,随手扔出店外。只听啪的一声,石天宇几人立即愣在当场。

    忽然店外传来几声诧异的惊叫,莫大叔反应最快,立即冲了出去。其他几人也跟着走出店门。只见莫大叔站立在许多碎瓷片中间,手中拿着一个乳白色花瓶,晶莹剔透,流光溢彩。石天宇判断的不错,这花瓶确实是双层。此时跟马如龙一起来的几人反应过来,一位穿着紧身短打满脸横肉的青年站了出来,此人叫方虎,在神鹰武馆学散打:“把东西放下。”他冲着莫大叔瞪起双眼。

    这世界上看热闹的人总是比闹事的人多,许多人立即围拢过来。莫大叔并不慌张,多年的江湖经验让他感觉到这一伙人绝非善类,他警惕地抱着花瓶向后退了几步。见莫大叔要走,方虎立即上前几步,伸手向花瓶抓了过来,莫大叔忙举起一只手抵挡,方虎翻手抓住莫大叔的手腕,另一只手抓住莫大叔的肩膀,双手一抖再一旋,莫大叔的一条臂膀立即耷拉下来,花瓶也落入方虎的手中。

    石天宇看出方虎用的是小擒拿手,是散打中比较实用的一种手法,练起来并不困难,关键要对人体结构了如指掌,中医大多用来正骨。

    肖爷爷见莫大叔痛的流下了汗水,气的胡子都翘了起来:“你们、、、、你们欺人太甚,我要报警。”说着抓起电话。马如龙就在老人身边,一把扯断了电话线:“老家伙,你找死!”随手把老人推倒在的。

    石天宇一见此景,心中的怒火立即窜·了起来,和为贵忍为高的家训即刻抛置脑后,他一个箭步拦住了方虎。燕菲菲此时已把肖爷爷扶起,见平时说话都有点腼腆的石天宇冲了过去,神情有点惊讶,张口想说什么又咽了回去,她蹲下身紧了紧运动鞋的鞋带。

    方虎刚得意地转身想回到自己一伙人中间,石天宇出现在他面前。他不由得打量起来,石天宇穿一身普通休闲服,不名贵但干净利落,身材不大甚至有点消廋,满脸怒气也掩盖不住神情中乡村青年特有的善良与淳朴。

    “乡巴佬,滚开!”方虎撇了撇嘴。

    石天宇一言不发,一把向方虎手中的花瓶抓去,方虎哼了一声,立掌向石天宇的手腕劈下,石天宇迅速靠近,双手一阵挥舞,围观众人几乎没有看请,花瓶已到了石天宇的手中,而方虎的双臂象莫大叔一样耷拉下来。石天宇用的也是擒拿手,并无特异之处,只是手法比方虎娴熟,而速度是对敌的关键。

    众人愣了一会才反应过来,周围响起一片喝彩。石天宇走到莫大叔跟前,把花瓶塞到他手中,迅速把刚才被方虎所伤的臂膀复位,低声道:“快把东西拿走。”莫大叔也知事情不妙,抱住花瓶悄悄退开。

    此时马如龙的身边走出一位中年人,他把方虎的双臂接好然后慢慢走到石天宇面前,抱了抱拳:“在下方元杰,请赐教。”

    中年人刚报名周围就响起一阵惊呼,方元杰可是扬州城有名的高手,二十年前在全国武术比赛中就取得许多桂冠,但他为人比较低调,这十多年深居简出,许多人只闻其名未见其人。

    石天宇并不想打架,他所学的功夫仅是一些简单的防身之术,至于刚才所用的手法多数是在替人看病正骨时训练出来的。但他知道此时说什么都是徒劳,世上有许多事不想做却不得不做。从众人的惊呼中他就知道面前的中年人并不是自己能对付的,现在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石天宇知道非方元杰的对手,但还是太低估了他。方元杰一记双风贯耳,石天宇刚举手抵挡,方元杰的一只脚已快速蹬在他的胸前。石天宇胸口如中锤击,一阵剧痛,眼前发黑,嘴角沁出一丝鲜血,猛然向后退了几步才勉强站稳。方元杰并未追击,他也没想到石天宇如此不堪一击,微微有点后悔自己出手太重。

    方虎一见有机可乘,快速上前一拳向石天宇打来。石天宇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唯有等着挨打。

    突然一声娇喝,燕菲菲腾空而起,一脚踢向方虎的面门,方虎身体一闪刚伸手挡住,另一脚又电闪而至,方虎立即探出另一只手。忽然方虎的眼中现出一丝惊慌,他的眼前居然又出现了一只脚,那只脚似乎是凭空出现,又仿佛早已等在那里。只觉得下额一阵剧痛,方虎仰面栽倒。

    “你们太过分了!”燕菲菲俏脸含霜,立在石天宇身边,一手扶着摇摇欲坠的石天宇。

    围观众人见燕菲菲一脚踢翻方虎,立即发出一阵欢呼。马如龙和方元杰脸上同时现出惊异之情,别人可能看不清燕菲菲的身法,只觉得快如电闪,他们二人可在腿法方面下过多年苦功,燕菲菲刚才身在空中,脚下毫无借力之处,瞬间竟然连出五脚。

    “好一个燕子三抄水!”马如龙轻拍着双手,他突然想起一种传说中的功夫,但并不太确定:“请问小姐是不是姓燕。”

    “我姓什么关你什么事。”燕菲菲并不应为马如龙的语气和缓而给他好脸色,相反语气更加冷酷。她平时就看不惯这种耀武扬威的家伙,否则刚才也不会三言两句就动起手来。

    “在下马如龙,神鹰武馆少馆主。”马如龙好像并不在意燕霏霏的冷漠,脸上依然挂着笑容,不过有点邪:“刚才多有冒犯,请姑娘海涵’,不介意的话做个朋友,以后多多交流。”

    每个人都看得出、听得到马如龙淫邪的味道。燕菲菲不由得冷眉倒竖,从牙缝中恶狠狠的挤出一个字:“滚!”

    马如龙脸上有点挂不住,冷哼了一声:“小丫头,别以为我怕你。”转身冲着方元杰一抱拳:“方师傅,让她见识见识真正的腿上功夫。”

    方元杰点了点头,缓步走到燕菲菲对面。气氛立即紧张起来,总人屏住了呼吸。这时一位身穿长衫的中年人突然挤了进来,快步走到二人之间,先瞪了燕菲菲一眼,然后抱拳冲方元杰和马如龙行了个礼:“在下燕然,小女年少无知,生性顽劣,如有得罪之处请诸位多多包涵,我也在这里给诸位陪个不是。”

    方元杰见眼前之人满脸堆满生意人那种暧昧的笑容,没有答话。旁边的马如龙一脸不快:“别装模作样,我们只想见识一下传说中的燕子三抄水。”

    “燕子三抄水?在下听不懂。”燕然一脸疑惑。

    “你不懂,可我们刚才已经在你女儿身上见识过。”

    燕然回首看了燕菲菲一眼,见燕菲菲低下了头,不由得皱了皱眉,他又向马如龙等人扫了一眼:“我想你们弄错了,小女在武校上学,会一点花拳绣腿,谈不上什么绝技。”

    方元杰看了马如龙一眼,然后快步走到一堵石墙边,抬脚迅速瞪了一下,没有一点声响,似乎只是轻轻一点。然而,当他拿开脚周围立即一阵惊呼,墙上竟然出现了一个清晰地脚印。燕然不由得吸了一口冷气,脸色迅速冷静下来,抬手整了整衣衫。

    周围再次沉静下来,现在如果一根针掉到地下都能清晰地听到。沉寂可怕地沉寂。

    “让一让,让一让。”一个声音打破了宁静,从分开的人群中走来一位民警,二十岁左右,威严的神情掩不住一脸的幼稚,一看就是个警校刚毕业的新人。旁边还立着一位拿着扫帚的老人,穿一身天蓝色工作服,看起来有六十几岁,肯定是他报的警。

    青年民警亮了一下证件,望了望面色死灰的石天宇:“发生了什么事情?”

    “没什么。”燕菲菲怕事情闹大,忙扶着石天宇在旁边的凳子上坐好。众人见来了警察,纷纷散开。

    青年对旁边的老人点了点头:“麻烦您把地下的垃圾清理一下。”老人顺从地把碎瓷片扫到旁边。青年又指了指墙上的脚印道:“哪来这么多的灰,把那脚印也擦掉。”此时马如龙等人刚要离开,听到此话不由得一起转过身,奇怪的望着他,怀疑他的眼睛是否有毛病。

    老人似乎很听话,伸出鸡爪般干瘦的手向墙上抹去。许多人几乎要笑出声来。突然又诧异地睁大双眼,

    老人的手挥得很轻,似乎没有丝毫力气,手掌缓缓滑过,方元杰踩上去的脚印仿佛真是一层灰,消失的无影无踪,墙面光滑如新。

    老人摇了摇满头白发的脑袋,嘴里念叨着:“不该出现的何必出现,世间万物,白云苍狗,争来争去,终究是空。”佝偻的身影,蹒跚地渐渐远去。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