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三十一章 黑夜(8)-医道通天 365bet可信吗_365bet提款靠谱么_365bet提款多久到账

下一章          上一章

 

     建宁上空黑沉沉的乌云终于有了变化,被闪电撕裂开来,就像天河裂了个洞,水流化着暴雨倾倒下来。狂风肆虐,炸雷震得楼房都不停颤动着,好几个小区电线受损,陷入一片黑暗。街上当然没有了人影,就连汽车也没有一辆,天空露出一点亮光,也是灰蒙蒙的,有点凄惨。电视台女主播的声音极力镇定还是充满着惶恐不安:“各位观众,建宁市这种现象在江南地区是千年不遇的,太湖已经掀起大浪,还好,有关部门早已通知渔民和各种船只躲避,应该不会有人员伤亡。专家提醒大家不要太惊慌,江南地带上空没有明显的大云系,这场暴雨不会持续太久,尽量关紧门窗,不要外出。”

    随着播音员的播报,画面上出现灰蒙蒙的太湖,浪涛翻动着,几艘小船的残骸被抛起然后粉碎。祝玉妍眼睛盯着屏幕,神情焦急,挥舞着包着纱布的手臂,大声嚷道:“我们要去支援,立即出发。”

    “冷静点。”朱珠拉住祝玉妍的胳膊:“太湖现在风浪滔天,不要说上岛,我们的船离开湖堤就会被撕成粉碎。”

    “难道我们就要这样看着。”祝玉妍不安地在房间内走动着。

    “目前只能这样。”朱珠遗憾地摊了摊手。眼睛扫视一下小泉明智,小泉明智微微摇头。

    “长生不老药马上就要完成,不知道永春岛会发生什么事,我不能让凌威一个人呆在岛上冒险,带上人,跟我走。”祝玉妍抬手用力下劈,果断作出决定,不能让凌威一个人呆着的意思就是同生共死。

    “我同意。”朱珠点了点头,她和小泉明智经历过生死离别和仇恨爱恋。更理解感情,有时候一起死比生死离别更容易接受。

    轿车穿过空寂的街道,很快来到太湖边。祝玉妍和朱珠走下车,狂风暴雨不断敲打着,两个人用强光手电四处照了照,忍不住苦笑起来,湖边原来停泊的快艇已经不见,系着缆绳的一棵树被连根拔走,留下一个坑,眼看着也被不断上升的湖水烟煤。

    “我不该离开永春岛的,不该。”祝玉妍语气中带着懊悔,眼睛望着波涛汹涌的湖面,脚下一软,瘫倒在沙滩上。

    “小姐。”朱珠大叫一声,急忙弯下腰,背起祝玉妍快步返回轿车:“快,去保和堂。”

    这样的天气,当然没有病人就诊,保和堂的大门已经关闭,员工早已散去,朱珠在门上用力拍了拍,里面传出一个男子的声音:“谁啊,今天不营业,急诊去人民医院。”

    “孙笑天,我是朱珠。”

    门猛然打开,孙笑天探出头,惊讶地说道:“怎么回事,你们不是在永春岛吗?”

    “说来话长,先救救小姐。”朱珠向后挥了挥手,几个人架着祝玉妍下了轿车,进入保和堂,保和堂的大门迅疾关了起来。

    二楼一个病房内,陈雨轩亲自动手先帮祝玉妍换了身干衣服,然后把了把脉,拿出几根钢针扎进祝玉妍的穴位。然后转脸看着换了一身护士服的朱珠:“没有什么危险,劳累加上风寒,又急怒攻心,什么情况?”

    “我们离开了永春岛是因为、、、、、、”朱珠快速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瞄了一眼孙笑天,孙笑天的脸色没有她预料的那样紧张,还带着淡淡笑意,忍不住提醒:“长生不老药马上就要完成。必定有人垂涎欲滴,现在岛上连抵抗的人都没有,这是小姐最担心的,也是她病倒的原因。”

    “知道原因就好治疗了。”陈雨轩笑了笑,又取出一根钢针,在祝玉妍的人中穴扎了进去,不一会儿,祝玉妍缓缓醒来,扫视一眼房间,眼睛定在孙笑天身上,一翻身坐起来:“孙笑天,你快想想办法,救援永春岛。”

    “躺下,躺下,你身上还扎着针呢。”陈雨轩急忙按住祝玉妍,取下她身上的针。祝玉妍又想爬起,孙笑天向她摆了摆手:“别急,凌威不会有事。”

    “你怎么知道不会有事。”祝玉妍神情依然焦急,眼中布满红丝。

    “我虽然不敢绝对保证,但是你离开永春岛是在凌威预料之中这点可以确定。”孙笑天脸上的笑很温和:“岛上的防御也没问题,是我和凌威一起计划的。”

    “这么说我们在不在岛上都是一样,多余的了。”祝玉妍松一口气,脸色平静下来,旋即有感觉到一种不平衡,不悦地瞪着眼,她没有责怪凌威,把罪过推到孙笑天身上:“你们干嘛不早点告诉我。”

    “有些事说穿了反而不好,你们在永春岛的贡献是很大的,如果不离开就会是另一套方案。”孙笑天轻声解释:“而且接下来会有更重要的事等着你,所以你们要抓紧时间休息一下。”

    “行,暂且相信你一回,我们就在这等待消息。”祝玉妍脸色平静下来,转脸向朱珠说道:“雨停后就派人调查,是谁在太湖边伏击我们。”

    “是。”朱珠答应一声,犹豫了一下,有点为难地说道:“恐怕很难查出来,对方既然有准备应该不会留下什么线索,太湖经过这场大暴雨会把所有痕迹抹掉。”

    祝玉妍沉默了一下,有点泄气,过了一会,眼睛忽然一亮,想起离开永春岛之前凌威的劝告,让她绕道,她是不听劝阻才遭到伏击,那么凌威是不是知道点什么。她忽然迫切想见到凌威问个明白。可惜现在能做的就是等,因为永春岛上所有人的手机都打不通。

    离开病房,孙笑天的脸色阴沉下来,陈雨轩的脸上也露出一丝担忧,低声说道:“是不是你们的计划有漏洞?”

    “漏洞倒没有,只是刚才听朱珠说在离开太湖的时候遭到很猛烈的袭击,我们预料到会有伏击,但没想到那么厉害,也就是说,上岛的人不是泛泛之辈。”孙笑天低声分析着:“现在,岛上所有联系都断开了,也没有人能过去,永春岛就是个与世隔绝的孤岛,结果只有等到雨过天晴才能知道。”

    “别急,凌威是吉人自有天相,不会有事的。”陈雨轩轻声安慰孙笑天,也在安慰自己。两个人的目光同时投向窗外灰蒙蒙的天幕,面带忧色。

    太湖水在暴风雨开始十几分钟后似乎就上涨了不少,浪涛拍打着永春岛的沙滩,不断向上,不一会儿就连码头都吞噬掉。冲上岛,紧走几十米,井上梅子放慢脚步,谨慎地逼近凌威和韩震天躲藏的大石。天已经有点亮光,但大雨让视线极度模糊,声音也听不清楚,这无疑是偷袭的好机会。井上梅子一手握着尖刀,另一只手抬起不断擦拭脸上的雨水。瞪大眼,越靠近脚步越慢越沉重。

    一步,两步,三步、、、、、、、井上梅子终于看到了大石后面,长长松一口气,大石后面空无一人,凌威和韩震天不知什么时候离开了。井上梅子感到一阵轻松,和凌威对阵实在不是她愿意做的事。

    永春岛西面,楚云冲到沙滩上,望了望身后被浪涛撕碎的船,心有余悸,然后把目光转向前面的树林,现在只有一条路,就是前进。招了招手,把手下全部集中,十几个人靠在一起,向着树林缓缓移动。树林在暴风雨下迷糊一片,一群人提心吊胆行走了一会,竟然没有遇到任何阻挡。

    雨小了一点,永春岛上空忽然闪动出一阵金色的光芒,迅速挥散开去,乌云又散了一点,能见度提高,可以清晰看到眼前别墅的轮廓,似乎有金色光芒从别墅里流泻*出来,渐渐消散。

    “长生不老药成功了。”楚云神情激动兴奋,低声吼道:“大家向着别墅冲,熬药的地方应该很好找,拿到药,不惜一切代价。”

    “是。”身边的几个人同时低声答应,拉开架势,不过,还没有等到他们起步,不远处茶树林中忽然窜出一些黑衣人,行动敏捷诡异。

    “日本人。”楚云惊讶低声惊叫,这些人身材矮小,打扮和行动都有忍者的模样。他和井上家族有血海深仇,仔细研究过日本人,所以第一反应就明白过来,不过还不能确定。

    一个布满疤痕的面孔出现,楚云的眼立即红起来,布满血丝。井上梅子!井上家族的重要人物,烧成灰楚云也记得,虽然不是她毁灭了楚家在青城山的基业,作为井上家族的人也脱不了关系。在楚云心中,井上家族的人就该死掉,一个不留。

    “大家准备好,目标眼前这些人,杀!”楚云心中迅速被仇恨占据,一时忘记了长生不老药,眼睛死死盯着正在向别墅前进的井上梅子,用力挥手:“上。”

    说完,楚云领先向井上梅子扑过去,手中匕首直刺井上梅子的后心。井上梅子走在自己队伍最后,一直谨慎地观察着四周的变化。雨小了很多,感觉相对而言显得敏锐起来。所以当身后有一股危险逼进的时候,她立即下意识向前扑倒,尖刀在后背划开一道长长的血口。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