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十七章 黑夜(4)-医道通天 365bet可信吗_365bet提款靠谱么_365bet提款多久到账

下一章          上一章

 

     已经是午后,建宁上空还是黑沉沉压抑着每个人的心,太湖水就像一团墨水,黝黑一片,天空没有一丝透亮的意思,湖面上没有船只,显得格外平静。 一艘画舫停在湖边一个不起眼的小码头上。画舫内灯光昏暗,照得历春归的老脸有点阴森,他的心情也确实幽深。

    根据计划利用电视和历芊芊把祝玉妍调离永春岛,然后向公安报警,水上巡逻艇堵截祝玉妍,实施抓捕。可是,在这样的天气里,水上巡逻艇没有发挥太大作用,让祝玉妍轻易摆脱。他的第二套方案立即实施,在湖岸边对蝴蝶组织进行袭击。情形出乎他想象的惨烈,双方都不敢动用枪支和其他现代化武器,惊动公安谁都没好处。短刀贴身厮杀,一群女人丝毫不亚于历春归训练过的手下,凶猛强悍,双方的人不断倒下,倒入太湖中。最后祝玉妍带着人还是厮杀了出去。

    “老板。”李猛低着头,不敢正视:“厉春柳被人带走了,就我一个人杀了出来。”

    “你是逃了出来吧。”历春归讥讽地看着全身毫无伤痕的李猛:“他们去了多少人?”

    “两个,只有两个。”

    “两个人?”历春归疑惑地说道:“你们可都是训练过的精英,一个人对付三四位身强力壮的汉子不成问题,怎么可能被两个人收拾掉,是什么人?”

    “我没看清楚,他们的速度和力量很惊人。”李猛的脑袋垂得更低,快速把遇到的事说了一遍。历春归微微皱眉,脑中快速转动着,这两个人肯定不是公安系统的,那么,谁和眼前的局势有关有关联,而且拥有惊人的身手,难道是井上家族的人?不大可能。

    历春归摇了摇头,暂时管不了那么多,先解决眼下的,加快速度控制永春岛。迅速挥了挥手:“李猛,立即报警。”

    “报警?”李猛诧异地抬起头,接触到历春归凌厉的目光,立即又低下头。

    “我们要阻止祝玉妍返回永春岛,最好的办法就是报警。”历春归对于手下的愚蠢非常不满,声音严厉:“现在只有公安可以把祝玉妍留在建宁,知道吗。”

    “明白。”李猛脸上流下一溜汗水,顾不得擦拭,打开手机:“110吗,我发现通缉犯祝玉妍在回笼路附近出现,一起有六七个人。”

    不一会儿,建宁市方向响起了一阵阵警笛声,显然进行着全城戒严和大搜捕。历春归脸上露出了微笑,现在祝玉妍在短时间内不会回到永春岛了,永春岛的警备一片空虚。

    建宁市警报响起的时候,凌威和韩震天刚刚离开市区,来到太湖边的湖堤上。凌威回首看了一眼建宁市,快步下了湖堤,来到湖边,用手电照了照,一艘小快艇静静停在湖面上。

    “上。”凌威微微挥手,两个人跳上快艇,并没有打开灯,向着永春岛方向疾驰。

    永春岛上一根粗大柱子上的灯光不是太明亮,但是在这样一个漆黑的如夜晚的天地间还是显得很夺目。快艇很快就靠近永春岛南边的小码头,弃艇登上码头,凌威领先快步沿着小石板道冲上岛,在一块绿树遮掩的大时候隐藏起来。

    “我们就在这里等待吗?”韩震天靠近凌威,倚在石块上一边休息一边疑问:“这里的灯光虽然不太明亮,要想从前面登岛还是一目了然。”

    “这时候没有水上巡逻队过来,对方确认祝玉妍的人不在岛上就可以明目张胆地进攻,我们要做的就是堵截。”凌威轻声说道:“我们两就在这里,近距离搏击,小心他们用枪。”

    “好吧,我吃饱了正要消化一下,期待他们早点到来。”韩震天活动一下胳膊,显得精力充沛,信心满满。

    “我可没有你那么轻松,我想休息一下,你盯着点。”凌威选择一棵大一点的花树树丫,倚在上面,微微闭目。

    韩震天换了个姿势,隐藏在花树后,眼睛紧紧盯着码头方向,那是小岛正面进入的唯一小道。大约半个小时以后,韩震天推了推凌威:“有人来了。”

    凌威翻身跃下大树,探头观看。两艘不大的船靠近了码头,船篷遮挡很严密,看不见人,停在码头边以后没有了其他动静,显得有点诡异。

    “要不要过去看看。”韩震天有点按耐不住,他天生是个攻击的斗士,跃跃欲试。

    “不行,我们就两个人,不适宜战斗。”凌威抬手拦住韩震天,伸手抽出几根钢针握在手中,韩震天抽出匕首,身体微微下蹲,隐藏得更加隐秘。

    过了一会儿,船上出现两个身影,手里握着刀,黑色紧身衣,黑色头罩,谨慎地跃到码头上,一步步向前试探着前进。

    “看刀的形状是日本人。”韩震天低声说道:“我们一人一个,老规矩。”

    “不用,这两个交给我一个人。”凌威身体向前移动一下,选择一个方便出手的角度,凝神戒备。

    两个黑衣人脚步轻缓地慢慢靠近过来,二十米,十米,九米,八米、、、、、、越来越近,凌威手掌微扬,两根钢针飞了出去,准确扎中两个人的太阳穴,两个人身体摇晃了一下,凌威再次挥手,钢针又两根钢针飞出,扎中两个黑衣人喉咙部位的神经丛,两个人软软地倒在地上。

    “要不要补上一刀?”韩震天不放心地看着不远处倒在地面上的两位黑衣人。

    “不用,他们四个小时之内醒不过来。”凌威对与自己的技术非常自信,要说让人失去抵抗力,没有比他在行的了。

    码头边的一艘船的船篷内,井上梅子冷着脸站立,望着永春岛。旁边一位手下低声说道:“好像不对劲,两个人忽然倒下了。”

    “好像没有听到枪声,也没有人出击。”另一个人疑惑地说道:“真是活见鬼,这个小岛有点奇怪。”

    “有什么好奇怪的,是遇到对手了。”井上梅子冷冷说道:“再上四个人,记住注意隐蔽,不要暴露在光线下,不要开枪,只能搏击,以防引起公安注意。”

    “是。”身边有人应了一声,紧接着四个黑衣人上了码头,沿着小道两边的花树谨慎向前,身体尽量躲在黑暗之处。

    “你左边两个,我右边两个。”韩震天声音平静,就像瓜分一件普通东西那么自然。

    四个黑衣人逐渐接近凌威和韩震天身边,两个人屏住呼吸,身体蜷缩在两个花丛后面,等到四个人走了过去,同时弹身而起,凌威双手急伸,抓住两个人的脑袋,用力撞击,两个人立即昏死过去,韩震天的手段就比凌威狠辣多了,一刀割开一个黑衣人的喉咙,另一只手下劈,劈在另一个人的后脑,两个对手几乎同时倒下。

    两个人微微喘息一下,然后抓住四个人,用力向着通向码头的小道扔过去,四个人就像垃圾一样,扑通扑通被扔在小石板道上,一动不动。

    井上梅子身边的几个人同时倒吸了一口冷气,四个人刚刚从他们视线中消失不到一分钟,就变成死猪一样被扔出来,一动不动,看起来凶多吉少。

    井上梅子脸色阴沉地站立着,过了足足有三分钟,缓缓掏出手机,拨通号码:“井上肖英先生,我们遭到顽强抵抗,已经损失六个人。”

    “对方多少人你?”

    “看不清楚,躲在暗处。”井上梅子低声回答:“要不要考虑撤退。”

    “现在不能撤退,好不容易等到今天,井上家族再次辉煌就在此一举了。”井上肖英语气带着兴奋:“你们继续组织进攻,我们的任务就是从正面牵制,会有人用其他方法上岛的。”

    “井上先生,我要提醒你一句,我们这样似乎是别人冲锋陷阵的棋子,损失很大,不知道会得到什么。”井上梅子对于井上肖英的话有点抵触:“我建议我们撤出这场游戏,保存实力最重要。”

    “听我指挥,一切责任我来承担。”井上肖英语气不悦:“你不是还有许多人吗,怎么害怕了。”

    “我不是害怕,只是觉得不值得。”井上梅子哼了一声:“即然这样,我就不惜一切代价进攻了。”

    说完,井上梅子不悦地挂了手机,向身边的人扫视一眼:“你们八个一起上。分散开来,慢慢前进。”

    “是。”八个人同时答应,声音低沉,在船篷里显得很威武。然后离开船舱,跃上码头,四个人沿着小道向上,其他四个人分散开来,沿着花坛和乱草地摸索着前进。

    永春岛另一面,灯光照不到的阴暗住处,两艘快艇飘在湖面上,历春归望了望岛上的灯塔,看了看手表,默默计算一下时间:“李猛,上。”

    几个身影敏捷地跳上沙滩,手脚并用,转眼消失在一片茶树林中,过了几分钟,传来李猛的汇报:“一切正常,没有任何抵抗,我们已经看到目标。”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