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十六章 黑夜(3)-医道通天 365bet可信吗_365bet提款靠谱么_365bet提款多久到账

下一章          上一章

 

     走道顶部只有一盏很小的白炽灯,光线昏黄,显得有点阴暗。凌威和韩震天放慢脚步,谨慎地向前缓缓进发,一楼没有遇到阻拦,两个人轻步沿着台阶上到二楼,刚刚踏上走道,旁边房间内传来一个男子的声音:“李蒙队长,我们呆的时间够长了,撤退吧。”

    “好,马上关闭机器,离开这儿。”

    “那个厉春柳怎么办?带走还是放了?”

    “老板说随便我们处理,大家说怎么办。”

    “带走是个累赘,现在全城都在监控,稍有不慎还会连累我们自己,杀了她。”

    “杀,是不是可惜了,我们可以换点钱。”

    “你他妈脑袋被驴踢了,这时候换钱,你当公安真是吃闲饭的吗。”

    “那个女人虽然是半老徐娘,可风韵犹存,和我差不多岁数,杀死了太可惜,可不可以、、、、、”

    有人传出淫邪的笑声,旁边有人附和着笑起来,笑了一会,有个沙哑的声音说道:“你去吧,给你十分钟,记得不留活口,我们然后撤退。”

    “谢谢队长。”一个个子不高但很壮实的总年人一边笑一边从房间内走出来。凌威拉着韩震天伏在楼梯踏步上,贴着走道的地面观看,那个中年人向他们这边走了几步,犹豫了一下,转身向相反方向走去。凌威抵了抵韩震天:“你守在这个房间门口,不要让任何人离开,我去跟着那个人。”

    韩震天举起手做了个ok的手势,手握着匕首,悄悄接近房间的门,贴着墙壁站立。凌威猫着腰,脚用力蹬地,深吸一口气,向前快速窜出,脚步很轻但速度极快,从那个房门虚掩的房间门前掠过,向着刚才那个中年人去的方向尾随过去,楼房并不是很大,走道向前十几米直角拐弯是一个比较狭小的走廊,那个中年人已经看不到,但目标很好找,走廊左右几个房间只有一间亮着灯,而且门是虚掩着的。

    透过门的缝隙,凌威看到厉春柳坐在一张沙发上,那位中年人守着拿着一把匕首在厉春柳眼前划动着,笑得很阴:“厉副市长,你是个明白人,应该知道什么时候配合吧。”

    “你可以杀了我,但不可以侮辱我。”厉春柳脸色冷静,目光带着一股威严,那位中年人不由自主愣了一下,紧接着狂暴地挥动匕首:“我管不了那么多,你就是不同意,死了也会遭到侮辱,好不如死得体面些。”

    “不。”厉春柳猛然站起来,语气坚决,但是脸色还是变了变,流露出一些害怕。

    “厉副市长,怎么样,你就配合一下吧。”中年人向着厉春柳逼近一步,厉春柳下意识向后退,撞在沙发上,倒了下去,中年人呵呵笑着,继续向前。

    凌威心中充满怒火,推开门的力量大了一点,那位中年人很机灵,这种时候还没有失去警觉,迅速转身,见到凌威只是微微犹豫一下,手中匕首向着凌威直刺,动作凶猛有力,凌威侧身,挥舞手臂击打过去,中年人并不和凌威硬碰,身体侧转,匕首继续划向凌威的喉咙。

    凌威原以为对付一个人,自己赤手空拳就行了,现在觉得不对劲,眼前的人应该进行过特殊训练,动作机警凶猛,可以想象其他人也会同样厉害,那么韩震天守着那个房间里的人就像一群猛兽,一旦发现这边情况有变冲出来,韩震天一个人肯定难以抵挡。

    必须速战速决,凌威身体微微向后退,看起来似乎想要离开,手掌伸向腰间,捏住两根钢针,身体微微旋转,抬脚踢向中年人的胸口,中年人挥动胳膊迎上去,接连几下交手,凌威并没有实质性反击,中年人有点自信,打算用有力的胳膊把凌威掀翻,可是,他错了,当凌威的脚踢上他的胳膊,立即感到骨骼断裂般的疼痛,急忙后撤,举起另一只手的匕首猛刺,凌威抓住中年人双手都外展的时机,手掌挥动,两根钢针飞出,准确扎中中年人的双眼,中年人立即发出一声嚎叫。凌威没有让他的嚎叫声继续下去,伸手抓住他的喉咙,用力扭动,中年人像死猪一样倒在一边。

    “凌威。”厉春柳惊讶地叫了一声。

    “你快点躲起来。”凌威迅速说道:“楼梯口右边那个房间内还有许多人,你无法悄悄通过,我去解决。”

    说完,凌威顺手关掉厉春柳所在房间的灯,敏捷地窜了出去,沿着走道前进一下,刚刚转弯,就看到一个人从房间内走出来,刚刚踏上走道,贴在墙边的韩震天忽然从后面用手臂束住他的脖颈,另一只手中的刀一抹,顺手把手中的人扔到一边,然后迅速退回到墙边。还没有等到他站稳,房间内忽然又窜出一个人,韩震天立即故伎重演,扑向那个人的身后,手臂还没有接触到对方身体,对方忽然向前扑倒在地,然后一个翻身,手中举着一把手枪,指着韩震天的脑袋。

    枪声并没有响起,凌威已经来到近前,手中预备好的钢针飞出,刺穿了那个人持枪手腕,枪落地的同时,韩震天合身扑上,尖刀扎进那个人的胸膛。场面血腥但动作很快,短短几秒钟的过程。凌威和韩震天还没有来得及喘息一下,房间内接连窜出三个人,手中都拿着枪。凌威急忙拉了一下韩震天,沿着走道紧跑几步,手掌按了一下栏杆,向着楼下跳去。

    落地是一个花坛,泥土松软,两个人就地滚了一下,滚到一旁。韩震天低声说道:“救出人没有,接下来怎么办。”

    两个问题凌威都没有回答,伸手拿起花坛内的一个小石块,扔向院墙外的树梢,树梢发出一阵响乱。然后猫着腰奔到小楼的大门边,韩震天紧跟着在门的另一边伏下,两个人同时吐一口气,缓一下呼吸。二楼上传来声音:“他们好像出了院墙,跑了。”

    “他们是谁?”有人问了一句。立即遭到其他人的反对:“管他妈是谁,快点走吧,马上公安就会来了。”

    “章台怎么办?刚才去厉春柳房间里去了。”

    “你他妈就别想了,事情到了这地步,他也是凶多吉少,我们尽快离开。”

    一阵杂乱的脚步声,三个人下了楼梯,向大门快速跑过来,第一个人在门口张望了一下,凌威和韩震天屏住呼吸,贴在走廊柱后面。三个人稍微停顿,觉得没什么危险,一个人领先冲下门口的台阶,另外两个人稍微慢一点,紧跟着,刚刚抬脚下了第一个台阶,韩震天和凌威左右一起飞扑,一人一个,两个人条件反射般举起手中的枪,还没有来得及做其他动作,凌威和韩震天的拳头到了,砸开拿枪的手臂,击打在两个人的头部,两个人晕眩地摇晃着,韩震天身体闪动,匕首带着亮光从自己面前对手的喉咙上掠过,然后划破凌威面前的对手。那个领先冲下台阶的人并没有停留,在凌威和韩震天撂倒两个对手的同时,翻身跃过院墙,消失在黑沉沉的街道上。

    凌威和韩震天扫视一眼恢复宁静的小院,刚要回身上楼寻找厉春柳,院子外面的街道上响起一阵警笛声,两个人相互看了看,不约而同地跑到院子一角,翻身上墙,很快离开小院,在不远处看着警车包围了院子,一些武装特警端着枪向着院门围拢过去。

    “警察总是来得很迟。”韩震天想起了电视剧里的台词,忽然觉得很有意思。

    “走吧,我们去永春岛,那里还有更精彩的等着我们两。”凌威拉了拉韩震天的胳膊。

    “你总要让我吃点东西吧,淮北路有一家烤鸭很出名,要不买两只带上也行。”韩震天边走边说着:“官不差饿兵,凌威你知不知道。”

    两个人刚刚离开回笼路,一辆轿车在他们站立的地方停下来,祝玉妍坐在副驾驶上,脸上带着血迹,朱珠紧握着方向盘,手臂上也布满鲜血。

    “怎么回事?”祝玉妍眼睛盯着二十四号门前的警察,有点自言自语地问了一句。

    “好像出事了。”朱珠的回答和没有回答一样,现在她们唯一能做的就是远远看着。

    二十四号门前被警车的光照得很明亮,几副担架被抬出来,盖着白布,显然是死人。祝玉妍的双拳紧紧攥着,牙齿咬着嘴唇,咬出一缕鲜血。一番血战过后,损失了好几位姐妹,好不容易才离开太湖,似乎还是迟了一步。

    担架继续向外抬,祝玉妍推开车门:“我去看看。”

    “不行。”朱珠拉住她的手臂:“你我们蝴蝶组织也是通缉的要犯。”

    “我管不了那么多,这样坐着我要发疯。”祝玉妍低声吼着,引起路边几个看热闹人的注意,围拢过来,朱珠急忙用力把祝玉妍拉回车里,关上车门。祝玉妍还要挣扎,后排座上一位姑娘低声叫起来:“大姐,你看。”

    祝玉妍瞪大眼,从那个院门里又太初一具尸体,紧接着是两位警察扶着一位中年女人出来,女人的头发有点散乱,但一眼还是可以分辨出是厉春柳,看样子没有受什么伤,还停下来和负责的警官说了两句话,然后上了一辆救护车。

    “谢天谢地。”祝玉妍喃喃低语着,身体软软瘫在座椅上,眼角流下两行泪水。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