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十四章 黑夜(1)-医道通天 365bet可信吗_365bet提款靠谱么_365bet提款多久到账

下一章          上一章

 

     就在井上梅子附身抱住西门利剑的刹那,还没有醒来的西门利剑忽然一翻身,反手抱住井上梅子一个翻身滚向一边,落到床里边。【枪声同时响起,打在床上,开枪的人请进一步,准备继续射击。凌威没有给他机会,迅速从腰间抽出几根钢针,脱手飞出,几根针全部扎在持枪的手腕上。枪脱手落地,与此同时,凌威向猛虎一样扑过去,拳头准确击中那个人的肋骨,打得他飞了起来,撞在墙上。凌威动作不停,迅雷不及掩耳地靠近另一个被他用茶杯击中手腕的人,那人抬手还击,拳头刚刚前进一半,凌威的拳头直接迎过去,双方激烈碰撞,凌威可以感觉到对方骨骼的断裂声,但是他丝毫没有手软,另一只手伸出,抓住对方喉咙,用力扭动,然后把人甩到一边。

    对于穷凶极恶的人凌威不再有怜悯之心,他们不珍惜生命同样用不着珍惜他们的生命。下手没有留任何余地,而一位神医来说不留余地就意味着死亡。

    走道里响起一阵枪声,不一会儿,两位刑警跑进来,看了一眼刚刚勉强爬上床的西门利剑:“队长,你没事吧。”

    “我没事,把这两个死人拖走,外面怎么样?”西门利剑声音软弱,但还是显得很坚定。

    “外面击毙两个人。”一位刑警一边回答一边疑惑的看着凌威身边低着头的井上梅子。有几位保安模样的人进来,把被凌威击倒的尸体抬走。

    “你们出去吧,我没事。”西门利剑再次挥挥手,看着两位刑警离开,虚脱地瘫倒在床上。井上梅子伸手擦了擦西门利剑脸上的汗珠,声音轻柔:“刚才你明明在昏迷之中,怎么忽然抱住我躲开枪击。”

    “我也不知道,只是做了一个长长的梦,在梦中你遇到了危险,需要我救援,我就抱着你滚开了。”西门利剑淡淡微笑着,脸色柔和俊朗。

    井上梅子忽然哽咽了一下,眼眶湿润。西门利剑缓缓伸出手,摸了摸井上梅子布满疤痕的脸颊,苦笑了一下:“认识你或许是最大的错误,但是我不后悔。”

    “我、、、、、、”井上梅子肩膀抽搐了一下。刚要继续说下去,门被推开,原田雅兰走了进来,刚叫了声西门队长,眼角看到井上梅子,迅速抽出手抢,对准井上梅子的脑袋。

    “别冲动。”西门利剑向原田雅兰摆了摆手。

    “她是井上梅子,日本恐怖组织的井上家族的重要成员,世界通缉的人。”原田雅兰手臂沉稳地举着枪。语气严厉。

    “不用你提醒,我知道她是谁。”西门利剑缓缓说道:“她不是来杀我的,刚才救了我一命,算我欠她的,放她走。”

    “西门队长,别忘了你是刑警,和罪犯没有任何条件可谈。”原田雅兰语气倔强。西门利剑微微愣了一下,继续说道:“这点也不用你提醒,我知道你是日本的高级警官,目的就是为了井上家族,但是我还希望你今天放过井上梅子。”

    原田雅兰瞄了一眼西门利剑,又看了看静坐着一动没动,缓缓放下枪。井上梅子依旧没有动,眼睛至始至终盯着西门利剑,连看一眼原田雅兰都没有。西门利剑对着她笑了笑:“你走吧,以后不希望再见到你。”

    “明白。”井上梅子声音冷静,压抑着激动的心情。西门利剑的话她很清楚,不是不想见,见面就是剑拔弩张,解不开的死结,是一种痛苦煎熬。

    离开医院的时候,井上梅子遇到几位公安急匆匆进入大楼,应该是调查刚才枪战的事情。井上梅子还不明白是什么人下手,但是连自己也不留的目的很明显,是历春归的人?或者是井上肖英下的命令?

    已经是凌晨,天空忽然下起了小雨,井上梅子拦了一辆的士,在住处附近下车。看了看空荡荡的四周,快速走进大楼,顺手把外面的风衣脱下扔进垃圾桶。刚刚溜进房间换了衣服躺下。手机就响了起来,是井上肖英的,井上梅子故意打了哈欠:“什么事?”

    “你在哪?”井上肖英声音低沉。井上梅子微微愣了一下,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被发现了,迅速思考对策,又打了个哈欠:“我在睡觉,不是说没有任务吗?”

    “穿好衣服,过来。”井上肖英说话简单直接,每次这样井上梅子就知道有事情要发生。迅速穿好衣服,快步走出房间。

    房间里灯光不太明亮,井上肖英和历春归相对而坐,脸色显得很阴沉,井上梅子进门很恭敬地打了声招呼。井上肖英转过脸看着她:“现在又确切消息,西门利剑死了。”

    “什么?”井上梅子失声惊叫,自己刚刚从西门利剑那里回来,怎么会忽然死了。

    “你感到很惊讶吗?”历春归也转过脸看着井上梅子:“你是不是刚刚见到过他?”

    “你什么意思?”井上梅子反问了一句,声音嘶哑尖锐:“如果你们怀疑我,我可以退出。”

    “我们没有这个意思。”井上肖英摆了摆手,转脸对历春归说道:“我说过不用怀疑我的人,你派出去的几个人没有了消息不一定是就和我的人有关,你不是说都是精英吗,就算和我的人交手,一个没回,连一点消息都没有,太脓包了吧。”

    “好啦,我们不讨论这些没用的话题,准备明天,不,现在是凌晨,就是今天的行动。”历春归抬手拂了一下,就算把刚才的话结过去了。井上梅子却没有结过去,眼中寒芒闪动了一下,继续低着头等候指示。

    “你过来,我们研究一下计划。”井上肖英向井上梅子招了招手,表示一下对她的信任。

    井上梅子很顺从地靠近,看着桌上一张打开的太湖地形图。历春归手指在图上滑动着:“井上先生,你带人从前面进攻,我的人从两边侧击,得到长生不老药立即撤离,在离建宁八十公里的坦途镇会合。”

    “什么时候行动?”井上梅子看着地图,思索着。脑中不断思考着各种方案。西门利剑是不可能参加保护永春岛的战斗。自己不用面对,但是,凌威是她另一个心结。

    “等到长生不老药完成之前还有一些征兆,随即行动,我估计是下午四点左右。”历春归声音带着点苍老深沉。

    “那是白天。”井上梅子惊叫起来。大白天去抢东西,太明目张胆了,毫无成功的把握。

    “是的,还是白天,正常情况下会是艳阳高照,但是你看外面的天空。”历春归微微侧脸,看着窗外。应该有曙光的时候,天空却很沉沉,如同涂上一层墨,令人压抑,刚才一阵小雨又停了,整个世界似乎在黑暗中。

    “阴天?”井上梅子扬着脸。注视着天空。

    “不止是阴天那么简单,这是种很奇怪的天象,明天一整天这里会在黑暗中,这种现象古书上有过记载,就像一个传说。”井上肖英对古文字很有研究,声音深邃如漆黑的夜空:“这是极不正常的现象,但是联想到长生不老药,这又是绝对正常的,因为长生不老药这种传说中的东西一定会影响天地异变的。”

    “这倒是一个好机会。”井上梅子淡淡说着,心中却有点替凌威担心,损失长生不老药不要紧,不能把命搭上,可是,自己能有什么办法呢。行动起来她是井上家族的精英,可以带着很多人,一旦她判出井上家族就是孤家寡人一个,起不了任何作用。

    “这也算天助吧。”历春归有点得意地笑起来,相对于大多数人,他还是喜欢黑暗,因为黑暗中可以做很多见不得人的事情。

    “可是,岛上还有杀手组织蝴蝶的人,他们也是善于野战,神出鬼没。”井上肖英轻声提醒。话音刚落,历春归就摆了摆手:“放心吧,我会让祝玉妍离开永春岛的,那要一个恰当的时机,等她再回永春岛就大势已去了。”

    长生不老药完全是民间传说,凌威不可能公开,西门利剑受伤,这件事也不可能公然调集军队,外围水上巡逻队的防御就算没有了。岛上最强的力量就是祝玉妍的蝴蝶组织,假如她们离开,岛上的防御整个就算垮了。动用井上家族和历春归的力量,不可能不成功。

    井上肖英和井上梅子不再提出异议,历春归的计划很周密,他们也没有什么好说的,就算有历春归也未必采纳。整件事都在他的计划中。

    “凌威在哪?”井上肖英忽然想起了自己的老对手:“他也不可小视,身手很厉害。”

    “他一直守着实验,没有离开永春岛。”历春归回答很快,这件事显然也在他的算计之中。

    但是,他还是算计错了,凌威早已离开永春岛。井上梅子嘴角闪过异样的微笑,她当然不会说,因为历春归对她就没有信任过,那么自己又何必希望历春归成功,现在可以确定医院那几个人是历春归派去的,很显然是利用自己找到了西门利剑,幸运的是几个人全部被击毙,没有走漏一点消息。浑水摸鱼,自己或许能得到什么。但愿自己进攻永春岛的时候凌威还没有回去,不会遇到。

    -  ,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