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十三章 说不清的感情-医道通天 365bet可信吗_365bet提款靠谱么_365bet提款多久到账

下一章          上一章

 

     “这么说你算是成功了?”井上肖英眼睛紧盯着井上梅子那张有点狰狞的脸颊。希望看出点什么,可井上梅子只是微微低着头,脸上的伤疤没有丝毫变化,僵硬冷漠,没有任何异常,声音还是那样嘶哑刺耳:“是的,已经伤了西门利剑,但是遗憾的是本田傅莹殉职了。”

    “说说具体情况。”井上肖英脸颊抽搐了一下,本田傅莹是他另一位得力手下,损失确实可惜,但人已经死了,思考太多毫无意义,本田傅莹的命就在他脸颊抽搐之间消失在他的印像里。

    “我们安全撤退,在闹市区制造车祸,成功阻断追赶,但是西门利剑不知怎么忽然出现,追赶我们到一个小山边边,西门利剑打爆了我们的车胎,我们不得不跑向树林。”井上梅子平静地说道:“双方发生混战,本田傅莹开枪打中西门利剑,西门利剑倒下,另一位警察打中了本田傅莹,西门利剑伤势很重,几位警察忙着救人,我就带着他们离开了,没有来得及收本田傅莹的尸体。”

    “我们井上家族的人不在乎最后身归何处,本田傅莹是不错的勇士,如果用她的命换了西门利剑,值了。”井上肖英好像在谈一个生意的得失,不带任何感**彩,对着井上梅子微微点头:“你先休息吧,明天还有任务。”

    “是。”井上梅子点了一下头,扭身离开房间。井上肖英看着窗外夜色下的都市,久久无语。

    “井上先生,你真的相信井上梅子的话吗?”历春归从套间内走出来,走到井上肖英身边。

    “如果她说是她自己开枪打伤西门利剑,我不会相信,现在可以相信。”井上肖英瞥了历春归一眼,淡淡说着。井上梅子和西门利剑的关系他很清楚,井上梅子不可能对曾经的男友开枪。

    “她说得太平静,按照她和西门利剑的关系,她不仅不会开枪,也不会允许其他人开枪。”历春归笑得很狡猾:“我相信西门利剑也不会开枪,据我的人汇报,只是有几声零星枪响,根本不是混战。”

    “你是什么意思?”井上肖英赫然转身,眼睛直视着历春归:“你在怀疑我的人。”

    “我只是就事论事,没有亲眼看到本田傅莹的尸体不好下结论,如果是她开枪打伤或打死西门利剑,井上梅子就饶不过她。”

    “那是你的看法,我绝对相信井上家族不会出现叛徒。”井上肖英语气果断坚决,一个出色的领导者必须做到对手下的信任,疑人莫用用人莫疑。现在自己手下能人不多,即使井上梅子有点疑点,他也不去多想。西门利剑是刑警,井上梅子是国际通缉恐怖组织井上家族的成员,不会有任何结果。

    “但愿我的感觉是错的,我已经派人观察井上梅子,明天会给你答案。”历春归嘴角露出一丝微笑,有点诡异。

    “你在监视我的人?”井上肖英不悦地叫起来:“我们是合作,不是你的手下。”

    “就是因为合作,对于有损于我们双方利益的事必须坚决阻止。”历春归挥动着手臂:“不管什么事我们过了明天再说,长生不老药是我们共同的目标。”

    “我等待你对井上梅子监视结果。”井上肖英轻轻哼了一声,表示自己的不满,不再理会历春归,转身回房间休息。

    不远处一栋楼房二楼房间内,井上梅子洗完澡,一边用干毛巾擦拭湿漉漉的头发,一边看着电视。一位手下轻轻敲门进来:“井上小姐,外面好像有人监视着我们。”

    井上梅子微微愣了一下:“是不是井上肖英叔叔的安排?”

    “应该不是。”那位手下回答很干脆:“我们井上家族的人手不多,我都认识,没有听说过还有其他暗中培养的人.”

    “只要不是自己人怀疑自己人,不用管它,你们安心睡觉.”井上梅子漫不经心挥了挥手:“好好休息,等待大的行动,不要离开房间,什么监视都毫无意义.”

    “是。”手下答应一声,缓步退了出去。

    井上梅子走到窗前,故意拉开窗帘,把穿着睡衣的影子展示在窗户上,缓缓梳理一下头发,然后伸了个懒腰,似乎很疲劳地打着哈欠转身离开窗户。不一会儿房间内的灯光消失,看情况是进入了梦乡。

    楼下不远处的花丛后面,一位年轻人举起手机,声音极低:“井上梅子已经睡了,还要监视吗?”

    “当然,而且要集中力量。”历春归回答很利索:“一个心上人受伤的人怎么会睡得那么平静,一定有问题。”

    夜已经很深,城市显得寂静了很多。一个身穿风衣,连脑袋都罩住的身影离开了那栋楼。瞪着眼监视的年轻人急忙拨通手机,汇报了一下:“看不清脸,衣服宽大也看不出男女。”

    “跟,马上有三个人过去配合,你们一起行动,记住你们的目标是西门利剑。不过井上梅子如果不配合,可以一起做了。”历春归的声音在电话里都有点阴森,年轻人谨慎地答应一声,挂了手机,尾随着那个穿着风衣的人追了过去。

    井上梅子不用回头看也知道有人跟踪,脚步加快越过一条街,进入一个商场的女更衣间待了一会,花了两百块钱雇佣一位姑娘穿上她的风衣离开。又过了一会,缓缓离开商场。登上一辆的士,沿着街道向前行驶,的士司机听着音乐摇头晃脑着。井上梅子确定司机不会听到自己的声音,拨通号码,低声说道:“是凌威吗?”

    “我是,你是井上梅子?”凌威的语气有点惊讶:“你打电话干什么?”

    “刚才打你电话一直不通,西门利剑怎么样了?”井上梅子语气有点焦急。

    “他还好,刚刚脱离了危险。”凌威声音平静。

    “在哪家医院?”

    凌威沉默了一下,没有回答。井上梅子接着说道:“你放心,我不会告诉任何人,我只想见一见他,看到他平安就行了。”

    “你现在是以井上梅子的身份还是梅花。”凌威反问了一句。井上梅子微微犹豫,咬了咬牙:“梅花。”

    “你终于承认自己是梅花了。”凌威声音轻缓:“第二人民医院,外科,三零八。”

    十几分钟以后,的士停在了第二人民医院的停车坪上,井上梅子交完钱,推开车门,向着急诊室跑去。的士司机并没有离开,关了音响,打开手机:“王丹,向第二人民医院靠拢,井上梅子已经进去了。”

    医院走廊在夜里显得格外宁静,两位武警守在走道上,一左一右站在三零八门边。井上梅子看着两个人犹豫了一下,三零八房间忽然打开,凌威走出来,和两位武警嘀咕一会,武警们挥手离开。凌威向井上梅子这边望了望,招了招手。井上梅子紧走几步靠近凌威:“你怎么知道我来了?”

    “建宁市就这么大,我估计你也应该到了。”凌威拉了一下井上梅子的胳膊,走进房间关上房门。

    房间内静悄悄的,西门利剑躺在床上,嘴里插着氧气管,方正俊朗的脸颊显得沉静刚毅,眼睛紧闭着。旁边监护仪上不断跳动着曲线,发出滴滴的声响。

    “刚做完手术,麻醉还没有过去。”凌威抬手掖了掖背角。

    井上梅子看着监护仪的读数正常,缓缓出一口气,慢慢坐在西门利剑的床头,眼睛观察着西门利剑脸上的每一个细节,期盼着把每个毛孔都记下来。忽然觉得西门利剑不说话也很好,不然自己无法面对警察和罪犯之间的纠结。

    “都是我的错。”许久,井上梅子缓缓开口,嘶哑的声音有点哽咽。凌威摆了摆手:“别说后悔的话,人没死,什么都来得及,你们的事你自己考虑。”

    “回不去了。”井上梅子摇了摇头,语气极度伤感。

    “既然回不去,你什么也不用说,看看就离开吧,不让他知道也好。”凌威微微叹息一声,眼前的两个人一个是他的弟子,一个是好朋友,在他眼里没有罪犯和警察的区别,只是遗憾有情人难成眷属。

    井上梅子真的沉默下来,缓缓伸手抚摸着西门利剑胡茬有点扎手的脸颊,眼神哀怨异常。凌威心中微微有点发酸,不忍心地转过脸。

    忽然,门的一声被撞开,两个人闯了进来,手里平举着手枪,枪口一个对准凌威一个对准床上的西门利剑。事出突然,但凌威的反应却很快,在对方闯进来的同时,抓住床头的茶杯扔了出去,力量很大速度也极快,一下子砸在其中一人的手腕上,枪被砸落在地面上。

    井上梅子心神散乱,反应当然没有凌威快,不过她现在是个经历过不少厮杀的杀手类人物,不用思考就知道怎么做。本能地俯下身抱住西门利剑,用不太宽阔的后背挡住对方的进攻。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