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十一章 倒计时-医道通天 365bet可信吗_365bet提款靠谱么_365bet提款多久到账

下一章          上一章

 

     “历老先生,你似乎太自信了。шwщ”井上肖英看着茶几对面的历春归微微摇头:“在回笼路二十八号就应该把祝玉妍等人一起炸死,你还预先警告他们,玩一下警察抓贼的游戏,现在纵虎归山,祝玉妍和小雪守着永春岛,明天是最后一天,恐怕我们要想得到长生不老药有点难度。”

    “放心吧。”历春归胸有成足地笑了笑:“今晚祝玉妍就会离开永春岛,西门利剑已经离开了,只剩一个凌威,身手再好也无济于事。”

    “他们会不会把长生不老药藏起来。”井上肖英对于历春归的自信还是不放心,每个环节都要考虑一下,这是他谨慎的本质。

    “长生不老药炼制需要一定的灵气聚集,不能改变地方,所以只能在同一地方不间断熬炼才能完成。”历春归微笑着说道:“有的放矢,依照我们两联手的实力,还怕不成功吗。”

    “话虽如此,可天有不测风云,谁知道会不会有意外,别忘了凌威身边还有许多人,叶小曼是跨国公司总裁,祝玉妍是杀手组织老大,孙笑天也是足智多谋。”井上肖英提出一连串名单,都是机智的人。

    “井上先生,我看你的胆子越来越小了,前怕狼后怕虎,怎么能回复你们井上家族的辉煌。”历春归不耐烦地挥了挥手:“要是你想退出还来得及,我一个人去抢长生不老药。”

    “我什么时候害怕了,不是已经布置行动了吗。”井上肖英对于历春归的话有点敏感,情绪微微波动:“井上梅子已经把毒气准备好,就等着时机。”

    “时机差不多了,今晚放出毒气,至少可以把西门利剑拖上几天,我们只要攻下永春岛就行。”历春归挥了挥手:“调集人手,开始行动。”

    “好,我马上通知井上梅子。”井上肖英拿出手机,拨通号码:“梅子吗,立即行动,扩大影响。”

    “是不是越大越好。”手机里响起井上梅子嘶哑尖锐的声音。

    “当然,影响越大越好。”井上肖英随口回答:“让本田傅莹协助你。”

    “不用,我自己行,不就是放毒气吗,放心吧,马上晚间新闻你会看到报道。”井上梅子信心满满的说着,然后挂了电话。

    井上肖英得意地看了看历春归,历春归微笑了一下,身体后仰在沙发上:“那么,今晚我们就看看电视,看好戏开场。”

    夜色笼罩城市,霓虹灯闪烁着,人流反而比白天还要汹涌,城市的夜生活开始了,劳累了一天的人们大多数选择放纵潇洒一下,尽情享受松闲的快乐。

    醉仙阁茶楼依旧以高调的姿态挺立在建宁市中心,凌威快步走进大门,进入电梯间。

    七楼雅间,西门利剑正倚在沙发上,童婉茹拿着茶壶,把茶缓缓倒进茶杯。童婉茹这几天身体硬朗一点,永春岛的实验暂时不需要她,凌威也担心这几天会有大事,她的身体经不起折腾,不如让她暂避一下,回到茶楼是最好的方法。

    凌威进门坐下,端起茶喝了一口,童婉茹的茶道果然无人能敌,一口下肚,就像夏日的凉风吹过,烦躁的心情立即平复下来。

    “没有任何井上梅子的消息,也没有发现毒气。”西门利剑没有等凌威开口询问,静静说道:“是不是他们发觉我离开了永春岛,取消了行动。”

    “不会,相反他们要加紧行动,拖住你,不然你会随时支援永春岛。”凌威看着窗外的夜空,脑海中迅速转动着,长生不老药不会那么顺利成功,或者不会那么顺利掌握在自己手里。面对着暗中的对手,他要把风险降到最低。每一方面也要考虑最周全。

    “可是,他们如何行动,我已经向局长作了汇报,这两天整个建宁是公安干警武警以及一些民间团体全部出动,滴水不漏,第一时间会把他们控制起来。”西门利剑剑眉紧皱,一脸迷惑不解。公安方面做的这一切对方不可能不察觉,那么,如何行动,假如真的行动会是怎么样难以收拾。

    西门利剑的问题凌威和童婉茹同样无法回答,房间内陷入沉默,凌威默默喝茶,童婉茹打开电视,屏幕上正在播报每天晚上按部就班的新闻,男女播音员字正腔圆地交替播报着。忽然,画面切换了了一下,播音员声音变得略显急促:“下面插播一天新闻,本市莲花小区附近发现一种刺激性气味的气体,正在大面积扩散,许多人出现了呕吐头晕反应,目前没有人员伤亡,有关方面正在追查气体来源,我们密切关注,稍后会陆续报道。”

    “梅花?”西门利剑条件反射般跳起来,眼睛盯着屏幕上人流嘈杂慌乱的画面。

    “应该是她。”凌威缓缓站起身,看了看童婉茹。童婉茹反应挺快,拿出一张建宁的地图铺在茶几上,三个人同时低头。西门利剑手指在地图上滑动着,最后停在一个地方:“是这里了,毒气在狭小空间内可以置人于死地,我们的注意力都在一些地铁站,居民楼,没想到会有人在大街上放毒气,这样不容易被发现,但毒气杀伤力大大下降,随着扩散越来越弱。”

    “不管他们为什么这样做,抓住时机,今晚解决掉。”凌威语气果断:“我们走。”

    “这是警察的事,和你好像无关。”西门利剑对着凌威摆了摆手。

    “别的不是,这件事和我有关,我要争取时间,让你明天回永春岛帮助我。”凌威一边说一边迈开脚步。

    警车停在楼下,两个人弯腰钻进去,西门利剑随手把报警器放到顶部,一路呼啸着向莲花小区奔过去。还没有到目的地,对讲机里传来公安局长的呼叫声:“西门利剑,听到回答。”

    “我是西门利剑,请讲。”

    “已经发现疑犯的踪迹,有五六个人,驾驶一辆面包车向东南狮子路方向逃窜,你立即过去参加追捕。”

    “是,我立即赶到。”

    打开电子地图,建宁是立体图清晰出现在眼前,狮子路就在左边不远处,西门利剑刚要转方向盘,凌威微微摆手:“右边迂回过去。”

    “为什么?”西门利剑不解地侧脸看了一眼凌威。

    “追捕的人不缺你一个,要的是出奇制胜。”凌威指着电子地图:“疑犯走的路线都是闹市区,有点奇怪,必须慎重考虑。”

    西门利剑犹豫了一下,轿车右拐上了另一条街道,迂回了一个半圆来到城郊一条公路上。略显昏暗的路灯底,一辆面包车疾驰而过,西门利剑下意识加快速度,紧追不放。凌威没有追踪的经验,疑惑地看着前方:“你能确定是要追捕的车辆?”

    “我直觉是。”西门利剑回单干脆利索。凌威没有再问,直觉说起来不可信,但是在经验丰富下的直觉就要可靠多了,就像中医诊脉,许多时候也是直觉。

    “西门队长,听到回答。”对讲机里再次响起呼叫。

    “我是西门利剑,请讲。”

    “道路上发生爆炸,无法追踪疑犯,现在疑犯已经脱离市区,向东南方向五号公路去了,车牌号xxxxxx。”

    “明白。”西门利剑一边回答一边凝神观看前面的面包车:“我正在追赶。”

    警笛声在后面烦躁地紧跟着,本田傅莹有点恼火,对着身边的井上梅子低声说道:“让我干掉那辆警车,一直跟着太麻烦。”

    “坐着别动,我自有分寸。”井上梅子声音冷漠:“现在听我指挥,不到万不得已不要伤人。”

    “我们又不是什么善男信女,怎么不能伤人。”本田傅莹不服气地叫道:“你释放毒气我就觉得有问题,大范围根本没有杀伤力。”

    “你给我闭嘴。”井上梅子低声吼道:“井上肖英说了要扩大影响,我的方案影响不够大吗,要责疑还轮不到你。”

    “我没有责疑你的意思,只是就事论事。”本田傅莹不服气地反驳,不过声音并不大。

    井上梅子沉默了一下,淡淡说道:“本田傅莹,我知道你对我不服,那么你说说怎么办,就按你的就事论事。”

    “截住后面那辆警车,解决掉。”本田傅莹握紧拳头,挥舞了一下。“

    “好。”井上梅子拍了拍前面驾驶车辆的手下:“就按本田傅莹说的办。”

    面包车一个急刹,忽然横在路面上,警车也一个急刹,在十几米外停下,警车车门缓缓打开,先走下一个人,身材壮实有力,路灯光下看得很清楚,井上梅子微微皱眉,她没想到会是凌威,向着本田傅莹讥笑地噘了噘嘴:“你下去对付吧。”

    “我、、、、、、”本田傅莹一时语塞,额头忽然沁出些许汗水。不久前她和凌威交过手,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就被撂倒。

    “去啊。”井上梅子推了本田傅莹一把,恼怒中带着点恶作剧的意味,凌威出现,不用说警车里面是西门利剑。如此尴尬的局面,她把不愉快全部集中到了本田傅莹身上。

    ♂♂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