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一十六章 阴谋-医道通天 365bet可信吗_365bet提款靠谱么_365bet提款多久到账

下一章          上一章

 

     暗淡的灯光照在小雪的脸上,那条刀口在右边脸颊上,从上向下,没有包扎,血已经被一种中草药粉末止住,血红一条显得触目惊心。!

    凌威弯腰观察一下小雪的伤势,把了一下脉:“小雪,你要立即到保和堂接受治疗,尤其是脸上的伤,会影响你的面容。”

    “面容有什么要紧。”小雪看了看身边那几位很丑的人,苦笑了一下:“我爹呢,你们没找到,还是没有追上。”

    “我追上了井上梅子,但是没有看到你爹。”凌威眉头微皱:“井上梅子也说没有看到。”

    “你相信她的话。”小雪看着凌威,眼神闪亮:“她现在是井上家族的人,不是你的徒弟,为什么不把她抓回来,她把毒气运走就是为了害人,你可以阻止她的。”

    “我只是想着找到柳谷主,没想太多。”凌威随口回答。事实上他真的相信井上梅子的话,甚至相信井上梅子不会用毒气害人,要说拥有毒气的罪过,小雪等人也同样有,毒气是他们抢来的,保存了很久,间接为井上家族做了仓库。

    “现在怎么办?”小雪扫视一眼四周,自问自答:“我一定要找到我爹,无论是谁,如果敢动我爹一根汗毛我就和他没完。”

    “井上梅子说还有一些蒙面人,不知道什么来路。”凌威思索着说道:“似乎在浑水摸鱼,不知道目的是什么。”

    “一定对我们不利。”小雪抬手抚摸一下受伤的脸颊:“划伤我脸颊的就是一位蒙面女人,我却想不起来和哪位女人有深仇大恨,到了毁容的地步。”

    夜已深,既然小雪不会离开她的同伴,凌威也不好勉强她去保和堂养伤,叮嘱了几句,转身离开。凌威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不好意思,没有把柳谷主找回来,我一定会想出办法的。“

    “你不用自责,这原本和你无关,只是凑巧碰到而已。”柳明笑了笑:“就算你想留下井上梅子或者销毁毒气也不可能,井上家族的人手很多,一哄而上我们三个人无法招架。”

    “理解就好。”凌威挥了挥手:“柳明,你要注意一下小雪的情绪,不要让她冲动,有什么情况立即告诉我。”

    “放心吧凌大哥,有我们兄弟在,小雪不会有事的。”柳明声音沉稳,带着一种久经风雨后的成熟味道。

    刚才山林里一阵热烈厮杀的时候,建宁市中心的保和堂一片静寂,李玉林带着十几个人围着院墙转了好一会,里面还是没有一点动静,一位手下有点疑惑:“会不会有什么埋伏,要不我们撤回去。”

    “放屁。没有行动就打退堂鼓,回去井上肖英先生会饶了我们吗。”李玉林低声骂了一句:“把后门撬开,我就不信我们十几个人还会应付不了一个中药堂。”

    保和堂的后门并不结实,很快就被撬开,李玉林示意一位手下进去,后院里开着一盏昏黄的灯,照得朦朦胧胧,静悄悄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李玉林缓步走进院子,低声吩咐三位手下在院子不同角落埋伏,领着其他人直奔二楼。

    白天李玉林派人做过调查,知道童馨就住在楼上的一个房间,不同病房还有许多伤员。可是,李玉林走在空空的走道上,头顶灯光蒙蒙,各个房间里都是黑漆漆的,有点怪异。李玉林抽出一把匕首横在面前,为了打破怪异的静寂,抬脚踢开一个房间的门,砰地一声,接下来还是一阵静寂,显得更加有点压抑。

    ,又踢开几个房门,都是空无一人。保和堂是个大有名气的中药堂,不可能没有一点安保设施,如此怪异一定有问题。但是,如果是圈套,设好了陷阱等待猎物,那么猎人在哪里。

    李玉林感觉就像一个冲锋陷阵的士兵,冲到了目的地准备厮杀一下,忽然没有了对手,站立在空寂的荒野上。一种恐惧感骤然袭上心头,低声吼道:“撤。”

    一行人急忙向楼下跑,刚刚下到后院,四周忽然亮起了灯光,把十几个人照得清清楚楚,紧接着一阵刺耳的警笛声响起,有警车向这边靠近过来。

    不用李玉林下命令,十几个人争先恐后向后门外冲,刚刚出门,紫玉河边跑过了一对刑警,手里举着强光手电,大声吆喝着:“不许动,我们是警察。”

    这样的开场白对哦与李玉林等人当然毫无意义,一群人没有丝毫犹豫分头散开,向夜色中飞奔,刑警们也散开,很快,四周传出一阵阵搏击声,然后是几声枪响。过了好一会儿,争斗平息。一位警官走进保和堂的后院,仰脸看着二楼走道上的孙笑天:“孙经理,击毙三个,抓住两个,这边没什么事吧?”

    “谢谢李警官及时赶到。”孙笑天大声笑着:“要不要上来喝杯茶?”

    “不用了,这是我们的责职。”警官摆了摆手:“西门利剑特意关照过,不过你们的报警系统还真及时。”

    “一点小意思,连接到公安系统网而已。”孙笑天谦虚地笑了笑,看着李警官带着人离开,转脸看了看身边的童馨:“好啦,可以安心睡觉了。”

    “刚才他们怎么没有看到我们?”童馨一脸好奇地看着四周,一切依旧,可是刚才自己和孙笑天一直站在走道里,看着那些人进进出出,他们竟然视若无睹。

    “我用了点小手段而已。”孙笑天微微有点得意,嘴里说是小手段,其中蕴藏的道理可不是一般人能掌握的。

    “障眼法?”童馨诧异地瞪大眼,在她生活的那个时代里,障眼法她就听说过,神奇无比。

    孙笑天眯了眯眼,竖起中指在嘴边,轻声说道:“天机不可泄露。”

    “切。”童馨不屑地噘了噘嘴,扭身回房间。

    凌威会到保和堂的时候孙笑天还没有睡,正在和陈雨轩低声商量着什么。凌威扫视两个人一眼:“怎么,雅兴不小,还是在谈工作?”

    “什么也不是,我们刚刚接待了一批不速之客。”孙笑天一边说一边倒一杯茶给凌威,抬手示意他在沙发上落座。

    “结果怎么样?”凌威有点惊讶,保和堂在市中心,竟然有人夜探,还是很多人。

    “结果我们保和堂没有动用一兵一卒,那些人就被警察解决了。”陈雨轩轻声回答。

    “今晚真是多事的一晚。”凌威喝了一口茶,把小雪那边的事说了一遍:“也太巧了吧。”

    “我看未必是巧合。”孙笑天摇了摇头:“夜袭我们保和堂可能是为了童馨,绑架柳谷主是为了牵制小雪,井上梅子带走的毒气我想是为了吸引西门利剑,恐怖大案,作为表现特出的刑警队长当然要出现。”

    “他们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陈雨轩在一旁不解地问。

    “永春岛!”凌威恍然大悟:“他们的目的还是长生不老药,现在做完全是解除岛上的警戒、”

    “是的,要想抢长生不老药,必须先应付岛上的祝玉妍和外围巡逻的西门利剑,还有,小雪在紧要关头也会帮助我们。”凌威手指扭着茶杯,轻声分析:“那么,他们的下一步计划将是什么?”

    “永春岛的警戒主要在西门利剑身上,另外就是祝玉妍。”孙笑天语速忽然加快:“祝玉妍的软肋在哪里?”

    “祝玉妍最关心的人还有一位,就是她的母亲历春归,是她家庭中唯一的亲人。”凌威忽然打了个寒战,急忙掏出手机,也不顾半夜三更,拨通厉春柳的电话,里面没有人回答,凌威又打了几遍,还是没有人回话。

    “我过去瞧瞧爱哦,但愿不要被别人捷足先登。”凌威站起身,飞快冲出保和堂。

    厉春柳是国家干部,待遇很丰厚,一个人住在一栋带院子的小别墅内。凌威驾车赶到的时候,院门敞开着,他直接把车开进大门,车刚刚停稳就跳下车,大步走进别墅,大声叫起来。叫了一会,一位中年妇女从里面走出,是厉春柳的保姆,看了看凌威:“你是来找厉副市长的吧,不巧,她今晚不在家。”

    “她会去哪?”凌威追问了一句。

    “接了个电话,慌慌张张出去了,我不知道她会去哪。”保姆有点憨厚地笑了笑,作为一个副市长的保姆,最重要的是什么话可以相信,什么样的话不可说。

    凌威苦笑了一下,微微摇头,又晚了一步。

    厉春柳在劳累一天后,刚刚进入梦乡被电话吵醒的,里面是个急促的女子声音:“快,我们大小姐出事了,要见您一面。”

    “在哪家医院?”厉春柳从床上一下子蹦起来,祝玉妍是她唯一的亲人,就是她的命*根子。

    “回笼路一百二十八号。”女子声音更加急促。

    “好,我立即过去。”厉春柳找几件衣服换上,大步跑出房间,冲进院子,打开大门上了轿车,轿车飞驰而出。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