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一十三章 夜色-医道通天 365bet可信吗_365bet提款靠谱么_365bet提款多久到账

下一章          上一章

 

     轿车在一个偏僻的树林边停下,又有几辆轿车跟过来,车里大约有二十几个人,本田傅莹一脸不解地看着井上梅子:“要运送多少毒气,来了这么多人。 ”

    “我不是说了吗,毒气不在我们手里。”井上梅子一边说一边拿起对讲机:“大家注意,呆在车里,等到天黑再行动,第一组跟着我从前面进攻拖住对方,第二组从后面进入运走我们要的东西。”

    “用得着这么慎重吗?”本田傅莹不屑地撇了撇嘴。

    “我劝你最好别轻举妄动,他们中随便一个人伸手都很厉害。”井上梅子瞥了她一眼,语带警告。

    本田傅莹噘了噘嘴,表示一下不服气,对于井上梅子更加不屑,觉得这个小姑娘未免过于谨慎。井上梅子不再理会本田傅莹,缓缓闭上眼,布满烧伤的脸颊在晚霞照耀下有点狰狞。

    不远处的小山头上,历春归眺望着这边,侧脸瞄了一眼历芊芊:“等会你带点人过去,配合一下。”

    “配合什么人?”历芊芊柳眉微皱,有点不解。毒气是被鬼谷和楚家的人弄走的,目的是引出井上家族的人报仇,两方都是自己这一方的联盟,帮任何人都不妥。

    “双方都有用,不想他们伤亡太大,你浑水摸鱼,保持一下平衡就行。”

    “难度好像很大。”历芊芊犹豫了一下。

    “你尽管去做,我答应你会得到你想要的东西。”历春归脸上露出一丝微笑,不是慈爱,而是那种看透人心的得意,只要有贪欲就可以利用。

    凌威在傍晚的时候才离开保和堂,刚下台阶,就看见小雪远远走过来。凌威停下脚步,看着小雪靠近:“好久不见了,小雪。”

    “是的,凌大哥,我们找个地方喝两杯。”小雪淡淡笑着,笑容坦诚中带着一点落寂,没有平时欢乐的样子。

    “好啊,刚好我也很久没有喝酒了。”凌威看着小雪清澈的眼睛。

    酒吧很多,不用开车步行穿过一条街就到了,小雪调酒在建宁是出名的高手,刚刚走进酒吧的门,经理就迎过来,许多喝过小雪调酒的客人也纷纷围过来,嚷着让小雪调酒。小雪摆了摆手:“改天吧,今天我只是想自己喝两杯,大家请便。”

    小雪走近吧台,很麻利地调了两杯酒,端在手中,走到一个角落和凌威坐下,门口两位年轻人走进来,在不远处一张桌子边落座,是柳明柳暗兄弟两,凌威笑了笑:“要不要请他们过来一起坐坐。”

    “不用了,他们不会过来,是我爹拍他们保护我的,我在他眼里永远是个孩子。”小雪手指捏着酒杯,温和地笑了笑。

    “父母对孩子总是这样。”这次轮到凌威笑得落寂了,他从来没有父母疼爱过。他换了个话题:“你爹他们怎么样?”

    “还是那样。”小雪说得有点含糊,没有说谷主在为历春归做事,微微停顿了一下:“过几天我打算带着大家回鬼谷,只是还没有得到我父亲的认可。”

    小雪轻轻抿了一口酒,然后看着凌威线条明朗的脸颊,眼睛暗了一下。她和父亲交涉过,但是父亲的态度依旧很固执,要找到井上家族的人报仇,还要报答历春归的救命之恩。随着凌威在岛上的实验顺利进行,小雪敏感到鬼谷的人会和凌威等人有不好的交锋。不愿意面对,但是看到凌威却又不知道怎么开口,只能轻轻叹息一声。

    “等你父亲想通了就行,你不用回那个山谷,保和堂会为你们安排好一切。”凌威轻声安慰,在他看来小雪的烦恼还是来自于鬼谷中那场荒唐的婚礼,谷主不愿原谅他。

    酒吧里响起一首舒缓的舞曲,前面小舞台上有个女人在唱着情歌,有人在台边相拥着缓缓舞动。小雪轻轻站起来,向凌威伸出手。凌威并不擅长跳舞,甚至是很笨拙,不过女人邀请,他也知道不能拒绝,何况是小雪。两个人缓步舞动起来,灯光忽明忽暗四周变得迷离起来。小雪的心也跟着迷离。舞跳了一曲又一曲,感受着凌威有力的胳膊和宽广稳重的胸膛,她恨不得就这样永远跳下去。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何况是跳舞,当一支快节奏歌曲响起的时候,跳舞的人纷纷放开对方,两个人也不得不分开。走回桌子边,把酒杯中剩下的酒喝完。

    离开酒吧,街上灯光闪烁,夜幕已经拉开,微风吹着身上,一阵清凉。两个人沿着街道漫步了一会,不知不觉走回到保和堂门前,小雪停下脚步,凌威笑了笑:“进去坐坐,里面可有你很多老朋友。”

    “不用。”小雪请亲摇头。

    “我送你回去吧。”凌威紧走几步,打开一辆轿车的车门,不等小雪回答,向不远处一直跟着自己和小雪的柳家兄弟招了招手:“你们过来吧,一起送你们回去。”

    轿车很快离开保和堂,刚刚消失在街道上的灯光阴影中,一辆中巴悄悄在保和堂门前街道上停下来,里面的人并没有下车,一个人低声向身边的人下命令:“那个小丫头没有离开,前后夹击,一定要把她抓回去。”

    “可以动枪吗?”一个人询问。

    “猪脑袋,井上先生说了,不要闹得太大,保和堂现在影响很大,要是死了人还动枪,整个省的警方都会出动,我们岂不是自寻死路。”

    “明白,抓住那个小丫头就行。”有人心领神会地回应:“不过,真要是挡道伤亡恐怕也难避免。”

    “记住就好,行动。”中巴车车门打开,十几个人分两路向保和堂包抄过去。

    、、、、、、、、、、、、、、、、、、、、、、

    、、、、、、、、、、、、、、、、、、、、、

    一路上,小雪没有说话,柳家兄弟似乎也不是太开心,神情淡漠。凌威觉得气氛有点尴尬,打开音乐停了一会,感觉什么音乐挺起来都不是很舒服,又关了。

    穿过一片灯火零星的原野,空气从没有关紧的车窗玻璃缝隙里透进来,格外清新,凌威情不自禁地深呼吸了一口。

    “前面右拐弯,准备停下。”小雪伸手指了指,胳膊忽然僵硬起来,手指的方向,不大的小山林里竟然有几束强光手电的光芒不断闪动。

    “有情况。”柳明大叫了一声,趴在车窗玻璃上观看。不用他们再提醒,凌威脚下用力踩油门,向小雪手指方向疾驰,眨眼间来到小山包下的树林边,一个急刹。车门猛然被推开,柳家兄弟和小雪冲了下去,天空有半个月亮,光线朦胧,依稀可见林间的小道。

    “等我一下。”凌威抓起车上的一个手电筒,打开,跟着三个人跑过去。

    穿过树林,耳中听到一阵杂乱的打斗声,小雪微微停了一下,侧耳听了听:“我们分开来,柳明柳暗你走左边,我和凌大哥走右边。”

    “好,你小心点。”柳明答应一声,没有丝毫犹豫,带着柳暗向左边的一条小道冲去,凌威的身手他们知道,有凌威保护小雪比他们两还要好一点,无需太担心,他们更关心谷主和其他人的安危。

    兄弟两刚刚离开不远,就传来一阵柳明的吆喝声,显然被人拦住了。小雪紧跑几步想包抄过去支援,一颗大树后忽然窜出两个身影,向着她飞扑,手中寒光闪动,是匕首,小雪急忙侧身躲闪,晚了一点,有一把匕首划开了她的胳膊。小雪忍不住哼了一声。

    凌威靠得很近,脚尖点地,飞身窜过去,身体刚刚离地,旁边一个较小的身影从树后奔出,挥动匕首猛然迎击,凌威一个空翻躲到一边,那个人继续追击,不过并不太严厉,匕首在面前横划,挡住凌威。

    和小雪缠斗的两个人忽然向旁边奔跑,把小雪引了过去,凌威伸手抽出腰间的钢针,手中的手电晃动照向对方,钢针准备飞出,胳膊刚刚抬起旋即僵硬下来,对方蒙着脸,但依旧看出很熟悉。

    啪,对方捡起一枚石子,果断砸灭了凌威手中的手电筒,四周立即暗了下来,双方都没有动,静静站了几秒钟,凌威谨慎地向前迈步,那个人再次迎过来,胳膊横扫,并没有用匕首,凌威伸手迎过去,对手胳膊很细,力道却不小,双方交手几下,对凌威的拳脚似乎很熟。

    “梅花,是你吗?”凌威忽然明白过来,大声叫道:“快点住手。”

    “你不要过去我就住手。”井上梅子嘶哑着声音说道:“你不该在这里出现的,打乱了我的安排。”

    “你们又在伤人,我不能坐视不管。”凌威向前逼近一步。

    “你不用管,我会给你交代的,你不过去他们也不会有多大损伤。”井上梅子毫不相让,手中匕首晃动着,却没有出击。两个人僵持起来。

    一两分钟过后,远处的打斗声似乎小了很多,凌威轻轻叹息,语气坚决:“让开,我不想伤你。”

    “不行。”梅花忽然打开一个小手电,光线下,另一只手平举着一把手枪。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