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一十二章-医道通天 365bet可信吗_365bet提款靠谱么_365bet提款多久到账

下一章          上一章

 

     身体在不断下落,刮断了几根大树的枝桠,最后嘭的一下落到地面上。童馨并不感觉有什么疼痛,整个人都被李春江包着。直到李春江的手臂无力地松开她才缓缓站起来。

    李春江眼睛紧闭着,嘴角流着一缕鲜血。童馨急忙弯下腰,伸手探了一下脉搏,还好,人还活着。掏出手机拨打了120.救护车很快就呼啸而来,悬崖下杂树很多,无法靠近,几位医生护士用担架把李春江抬上救护车。

    救护车一直开进建宁第一人民医院,李春江被直接推进了抢救室,一位医生看着被意外吓得有点反应迟钝的童馨:“要通知你们的家人吗,你叫什么名字,给个号码。”

    “我叫童馨,号码xxxxxxxx。”童馨随口把凌威的号码说了出来,那位医生拨通号码,声音平缓职业:“童馨是你们家的吗,她和男朋友好像从悬崖上跳下来,现在在第一人民医院急救室,希望你们尽快过来一趟。”

    凌威在童馨离开保和堂很久以后才发现她不见了,问了问保和堂的其他人,说是出去了,方进军还派人跟着,不过跟着的人很快就回来了,说是童馨忽然上了一辆去风景区的中巴,没有跟上。既然是风景区,人来人往,又是白天,不会出什么事。凌威也就没有放在心上,继续和孙笑天研讨一下建筑方案。当他接到电话的时候,惊讶得跳了起来。童馨怎么会跳悬崖,还和一位男朋友,太扯淡了吧?

    可是,听对方的语气不是在开玩笑,第一人民医院离得不远,离开保和堂打的十几分钟就到。冲进一楼急救室门前的通道,远远看到童馨完好无损地站在那里,凌威长长松一口气,来到近前,上下打量几眼,再次确认没事,奇怪地看着她的脸:“怎么回事?还有一个和你一起跳崖的男人。”

    “是李春江。”童馨撇了撇嘴,凌威来了她一颗悬着的心才放下来,心有余悸地说道:“有人要抓我,我就在山上的树林里拼命跑,眼看就要跑不动了,李春江忽然冒出来救了我,然后我们被追得走投五路,就跳了悬崖。”

    “你没有伤?”凌威疑惑地皱了皱眉,只要是悬崖就不会太低,怎么可能没有丝毫伤害。

    “他用身体护着我。”童馨噘了噘嘴,瞄了一眼急救室的门,一脸担忧。

    “别急,会没有事的。”凌威轻声安慰着:“具体说说怎么回事,那些人是谁。”

    “我也说不清。”童馨摇了摇头:“听李春江说是井上家族的人。”

    “井上家族?”凌威微微一怔,和井上家族扯上关系总不是什么好事:“他们认出李春江没有?”

    “应该没有,李春江出现很突然,跑得又快。”童馨思索着,柳眉微皱,加重了语气:“确定没有被认出来,李春江伪装得好。”

    急救室的门缓缓打开,一位医生走出来,取下口罩:“谁是病人家属?”

    “我是。”凌威近前一步:“怎么样了,医生。”

    “脱离危险,你们办一下住院手续。”

    “好,稍等。”凌威转身,并没有去住院部,而是直接到了四楼院长办公室,马院长见到凌威,有点意外,站起身:“凌医师,真是稀客,好久不见。”

    “马院长,今天来是和你商量一件事,刚才急救室收治了一位病人,和我们保和堂有关,已经脱离了危险,我们想把他带回去。至于一些费用,保和堂会交过来。”

    凌威开门见山直视着马院长,说出来意,马院长没有丝毫犹豫,打了个哈哈:“一点小事,何必要你凌医师亲自来,打个电话就行了,病人叫什么名字,我通知他们一下。”

    凌威现在在全国中医界都是首屈一指的人物,身份丝毫不亚于马院长,在某些方面甚至超过他,要一个病人自然不在话下,马院长恰好做个顺水人情。

    “不用,我们自己来。”凌威摆了摆手,他可不想把李春江的事弄得家喻户晓。和院长客气几句,转身离开办公室。拨打了一下陈雨轩的电话,不一会儿,陈雨轩亲自带着一辆救护车把李春江接到了保和堂。

    床还是那张床,李春江离开不到一天又回来了,只是原来身体还可以活动自如,现在只能暂时躺着。他很无奈地撇了撇嘴,望着陈雨轩:“我原本想到那里散散心,没想到遇到童馨,看来我是和保和堂有缘,不过事先申明,我可没有钱付药费。”

    “不用你付,在这做工抵账。”陈雨轩笑了笑,既然李春江救了童馨,也算一位功臣。总要客气一点。

    陈雨轩的话就算是把李春江留了下来,凌威把了把李春江的脉搏,只是内脏震伤,从高处落下,骨骼居然没有断裂,可能和他学练忍术,全身柔软有关。要不了几天就可以完全康复,不必要太担心。需要谨慎的是李春江的身份,不让外界知道为好。凌威立即打电话让西门利剑给李春江做个暂时的身份。

    “最近你不要乱走,在保和堂也要低调。”凌威细心叮嘱李春江,然后瞄了一眼童馨:“还有你,也不要乱跑,第一次在京都,这已经是第二次了,你要学会照顾自己。”

    “知道啦。”童馨拉长声音,做了个鬼脸:“大不了我关在保和堂不出去。”

    “那样最好。”凌威白了她一眼:“我再警告你一次,长生不老药成功的时候一定会有意外,你可千万别再有什么事。”

    建宁南郊不起眼的住宅区,一栋二层小楼的四合院内,井上肖英脸色阴沉地看着眼前低着头的几个人,声音冷漠:“你们还有脸回来,连一个姑娘都抓不住,一群废物。”

    “井上先生,我们也没想到忽然会冒出一个。”领头的中年人低声回答,转脸看了一下身边的一位姑娘。继续说道:“是本田傅莹让那位姑娘下车的,如果不是中途下车,也不会出现意外。”

    “李林玉,不要相互推卸责任了。”井上肖英低声吼了一句,脸色发青。但是他也很无奈,要是以前领头的早就毙了,现在却不行。井上家族遭到全世界通缉,日渐衰微,需要人手。这批人是临时训练出来的,根本无法和井上家族原来的精英相提并论,只能凑合着用。

    “李玉林,暂时不追究你的过失,你立即打听童馨的情况,不惜一切代价把她出来研究。”井上肖英目光严厉地扫视着一群人,然后落在那位姑娘的身上:“本田傅莹,你是经过特殊军训的人,你就执行特殊任务。”

    “什么任务?”本田傅莹做了个漂亮的军姿,躯干笔直。

    “井上梅子在执行任务,你过去配合,不过我告诉你,井上梅子的目的是把西门利剑引过来,你要牢记。”井上肖英语气加重几分:“无论如何都要达到目的。”

    “既然目的是西门利剑,那么直接把西门利剑解决掉岂不是更好。”本田傅莹想法很特别,一种标准的军人思维,直奔主题,取其首脑。

    “你的想法我很赞成,但是我要提醒你一句,西门利剑不是好对付的,他是刑警中的精英。”井上肖英脸色缓和了一点:“要想出手必须有绝对把握,出其不意。”

    “谢谢,我会谨慎的。”本田傅莹自信地笑了笑,喜欢和强者相对抗才是一个出色军人的个性,这群人里她是唯一一个在反恐特警队里训练过的,有点滑稽的是,她偏偏做了恐怖组织的活。

    井上肖英下达完指令,一群人立即散开,本田傅莹不满地瞪了一眼李玉林,明显对刚才李玉林推卸责任不满意,带着秋后算账的味道。然后大步离开院子,在附近的另一个院子里见到了一脸疤痕的井上梅子。井上梅子显然得到了井上肖英的话,向本田傅莹点了点头:“跟我走。”

    “去哪?”本田傅莹随口问。

    “你走就是了。”井上梅子柳眉微拧:“记住规矩,不该问的不要问。”

    “可是,井上先生是让我来配合工作的。”本田傅莹很不服气地回了一句,她听说过井上梅子是井上肖英得力手下,没想到只是一个身材苗条的丑八怪,有点鄙视。就连解决一个西门利剑都要她配合,更加有点不屑,语气自然没有那么尊重。

    “你要是不满意现在就可以离开。”井上梅子冷冷回了一句,目光带着寒意,本田傅莹感觉心头一寒,急忙移开对视的目光,不再说话,默默跟在井上梅子的身后。出门上了轿车一直向南行驶好一会儿,四周越来越荒凉,本田傅莹再也忍不住好奇,眼睛看着窗外:“不是说制造事件吗,在这荒山野岭制造什么?”

    “我们要拿到井上家族的毒气。”井上梅子这次没有怪罪她多嘴,随口回答:“毒气在别人那里,我们要抢回来。”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