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一十章-医道通天 365bet可信吗_365bet提款靠谱么_365bet提款多久到账

下一章          上一章

 

     离建宁八十公里有个小镇,依山傍水,水只是一条比较宽阔的大河,山是一个海拔一百多米的小山包。. 不过郁郁葱葱,风景很美。

    小山下有个小别墅群,在林木遮掩间,非常雅静。里面住着什么人附近没有人知晓,因为进出的都是轿车,离别墅群二三里路就有人警戒,附近俨然成了禁区。禁区的形成有两种情况,一种有势力,另一种是有钱,这两样一般人都不会得罪。

    楚云坐在一栋别墅二楼的一个窗口,面前茶几上摆着一个茶杯,一股淡淡的茶香在房间内飘荡。脸色很复杂,有点欢欣,还有点不甘,甚至还有点仇恨。窗外一处宽阔的院子里,十几位年轻人在训练着格斗术,动作凶猛有力,虎虎生威。

    楚青竹站在一旁,手指轻轻揉动着大辫子,眼睛也盯着那些年轻人,一脸忧郁:“这样做似乎不太好吧,大周天针法现在完全用于技击了,有违医生的宗旨。”

    “你懂什么,大周天针法还是治病救人,我现在只是为了夺回我失去的东西。”楚云不悦地瞪着楚青竹:“我们楚家不能就这样毁了,我要重整旗鼓,共和堂现在不是还在支撑吗,迟早一天会辉煌起来的,打败保和堂。”

    “我想退出。”楚青竹声音放低了很多,避开楚云的目光。

    “你说什么?”楚云加重了语气,一脸疑惑。

    “我是说我要退出共和堂。”楚青竹调整一下呼吸,直视着楚云。

    “为什么?”楚云不解地问道:“共和堂一直在治病救人,和你信封的医学宗旨毫不违背。”

    “不。”楚青竹摇了摇头,大辫子微微晃动:“最近共和堂依靠一些特殊的药方治疗特殊病症,取得一定成就,但是,我们宣传的只是药方的正面效应,事实上,药方的毒性远远大于效果,我已经仔细研究过,许多人是被药物杀死的。”

    “这话可不能乱说,后果会很严重。”楚云冷声说道:“我们那些药方针对的都是绝症病人,死亡很正常,救活几个就是奇迹了。”

    “但是,如果不是服药,那些死亡的人会活得更长一点。”楚青竹神色暗了暗,语气带着遗憾,似乎是自己犯了罪,眼神坚定:“所以我决定了,离开共和堂,随便找个小地方,依靠自己的医术混口饭吃还是可以的。”

    “你带着共和堂的秘密离开,自己认为合适吗?”楚云轻轻哼了一声,逼视着楚青竹:“你辜负了楚家对你的栽培。”

    “你如果觉得可以,就让那些人杀了我,共和堂的事我已经交代好了,后会有期吧。”楚青竹毅然地转过身,大步走出别墅,楚云看着她倔强的身影走过训练场,拿出对讲机,犹豫片刻,缓缓放下,微微叹息一声。

    另一栋别墅内,历春归和历芊芊并肩而立,看着楚青竹的身影,历春归声音低沉:“芊芊,楚青竹可能要离开共和堂。”

    “离开就离开,有不少她一个。”历芊芊并不介意。

    “但是,她带着许多共和堂的秘密,现在共和堂是我们的,共和堂的秘密就是我们的秘密。”历春归语气严厉:“我可不愿意看到自己不想看到的结果。”

    “我想楚青竹会保守秘密的,她毕竟姓楚。”历芊芊思索着说道:“我认为大可不必多虑。”

    “不,在我看来只有一种人最可靠。”历春归脸色阴沉下来:“你去办吧。”

    “可是、、、、、、、”历芊芊张了张嘴,历春归抬手打断她要说的话:“没什么可是,你现在越来越心软了,记住,你想得到凌威必须按照我说的做。”

    “是。”历芊芊答应一声,转身离开别墅,向着楚青竹消失的方向追过去。

    一个小树林边,历芊芊拦住了楚青竹的去路。楚青竹脸色平静地看着历芊芊:“你是来杀我的?”

    “是的。”历芊芊直视着楚青竹,从她眼里看不出一丝害怕,很坦然。

    “动手吧。”楚青竹语气依旧很平静。

    “你不怕死?”历芊芊有点奇怪地皱了皱眉。

    “怕死有用吗,我只是想按照自己的方法生活,治病救人,很简单。”楚青竹笑了笑:“现在共和堂和以前不一样了,我不想通过我的手杀人。”

    “我不在乎杀不杀人,但是今天不想杀你。”历芊芊有点为难:“可是又不能不执行命令。”

    说完,历芊芊抽出一把匕首,靠近楚青竹。楚青竹没有动,她明白自己和历芊芊反抗是徒劳,下定决心离开她就预料到后果不会太好,只是没想到来得这么快,也可见那些药方的秘密确实见不得人,更加确定自己离开的决定是对的。

    历芊芊的匕首并没有扎向楚青竹的要害,而是抓住楚青竹的一只手,匕首挥了一下,楚青竹的小指一个指节飞了出去。历芊芊弯腰捡起来,淡淡说道:“你已经死了,我想我们不会再见到你。”

    楚青竹按着断指的截面,脸色苍白,咬了咬嘴唇,快步向树林中跑去。历芊芊在原地站了一会,拿着楚青竹小手指指头,返回别墅群,没有向历春归交差,而是直接找到楚云,把小指指节放在他的面前。楚云诧异地瞪着眼:“什么意思?哪来的?”

    “楚青竹的,这是留给你唯一的纪念。”

    “你们、、、、、、、”楚云惊骇地跳起来。

    “你不忍心当然要我们来做,别忘了我们的利益是一致的。”历芊芊淡淡笑了笑、楚云脸色铁青,愣了一下,忽然暴怒起来,对着历芊芊吼道:“你给我滚。”

    “我会走的,不过你要记住,做事不能心软,不然成不了大事。”历芊芊声音平静冷漠,缓缓转身离开。

    楚云呆呆站立,好一会儿,忽然大声吼起来,挥动着拳头:“我要报仇,我要报仇,凌威,还有井上家族的人,这一切都算在你们头上。”

    人总喜欢为自己找借口,明明是自己犯下的错,责任却要别人来承担,楚青竹是楚云的得力助手,楚家仅存的医术高明之人,现在没了,楚云感到了一种绝望,绝望得想发疯。

    凌威并不知道楚云毫无来由地把一种责任强加到自己头上,就算知道他也不会在乎多一点压力,现在他的压力已经够大的了。一连三天他都在永春岛上,一边研究长生不老药最后的熬制一边设计类似于京都医学院那栋小楼的图纸,废寝忘食,终于在第三天早晨把图纸画好,刚刚从办公桌上移开目光,伸了个懒腰,童馨脚步轻快地走进来:“凌威,好了没有,我想到保和堂去,在这岛上闷死了。”

    “我带你去。”凌威快速收起图纸。虽然睡眠不足,图纸和长生不老药都顺利让他格外兴奋。稍稍吃了点朱珠准备好的早点,带着童馨离开永春岛。

    保和堂里的医生们见到凌威和童馨格外高兴,纷纷围过来,问这问那,凌威难得放松一下,一一作答,问题很多,足足用了一个小时。陈雨轩从楼上走下来,笑着说道“

    我说今天怎么这么热闹,是凌大医师回来了,大家别闹了,让他歇一会,正好那位病人一直没醒,我正要找人会诊。”

    大家纷纷闪开,各就各位做事,凌威随着陈雨轩上楼,一边走向病房一边笑着说道:“什么疑难病能够拦住你陈雨轩老板。你的水平可是中医界首屈一指的。”

    “我们就别相互吹捧了,让童馨笑话。”陈雨轩瞥了一眼身边的童馨,继续说道:“这位病人是捡来的,身份不知道,一直昏迷,似乎是车祸,外伤不大,主要是内伤,奇怪的是经脉堵塞,我用好多方法都无法打开。”

    “这倒是有点奇怪,没有听说过车祸把经脉撞得堵死的。”凌威听说有奇怪的病症,立即来了兴趣,加快脚步沿着走道走向一间病房。

    病房内静悄悄的,只有一个护士守着一位病人,旁边的监护仪在滴滴响着。凌威和童馨只看了一眼病人,同时笑起来。

    “怎么回事?”陈雨轩一脸不解,不知道有什么好笑的。

    “这个人叫李春江,日本人,经脉是我和童馨堵上的。”凌威简单解释了一遍,接着说道:“这经脉不解开病人无法醒来,就不要说恢复了。”

    “既然不是好人,就让他继续昏迷,一直到死。”陈雨轩对日本人有一种痛恨感,尤其是井上家族的人。

    “他也不算坏,我们问过小泉明智,这个人确实没有参加过伤天害理的事,第一次执行任务就栽在童馨手里。”凌威一边说一边伸手把了把李春江的脉搏,向童馨点了点头:“大周天针法,解开他经脉的堵塞。”

    童馨立即拿出钢针,飞快地在李春江身体上扎了几针,大约十五分钟,李春江缓缓睁开眼,扫视着凌威,陈雨轩还有童馨,张了张嘴:“谢谢。”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