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九章 李春江-医道通天 365bet可信吗_365bet提款靠谱么_365bet提款多久到账

下一章          上一章

 

     第一千零九章李春江

    “别徒劳了,这渔网掺杂钢丝制成,你跑不掉的。:”朱珠看着渔网里的人,咯咯娇笑着:“忍者奇术,不过如此。”

    渔网被拉上岸,几位姑娘用绳索把那个人捆起来,怕他用什么特俗方法逃跑,困得非常密,整个人就像一枚粽子,蜷缩着,可以自由活动就是他的眼睛,流露着不甘心和懊恼。

    “怎么回事?”凌威打量一下那个人,转脸向朱珠询问。

    “这个你不用管,警戒是我们的事,不用你费心。”朱珠摆了摆手,用脚踢了一下那个人,大声说道:“什么名字?”

    “李春江。”那人倒是很配合,脱口而出。不过他的名字平淡无奇,说不说也只是个代号而已。朱珠柳眉微动:“名字倒是有诗情画意,偏偏做偷偷摸摸之事。”

    “我这是忍术,怎么可以和偷偷摸摸相提并论。”李春江不服气地大声嚷起来。

    “汉语不错,你是中国人吧。”朱珠弯下腰打量着李春江,脸颊还算秀气,二十出头。

    “我就是中国人,看了动画片对忍术感兴趣才学习的。”李春江有点傲气地扬了扬下巴:“我学的可是古代奇术,整个日本就我一个人会。”

    “那真是可惜,他们的奇术要真的失传了。”朱珠抬脚踢了一下李春江。李春江的眼睛忽然瞪得很大:“你什么意思?”

    “私闯小岛,你认为会怎么样。”朱珠用尖刀在李春江的脸上比划着。

    “你们敢杀人,那可是违法的事情。”李春江叫了起来。

    “你还跟我谈违法,让你来的人没有告诉我们是什么人吗?”朱珠咯咯笑着,旁边的姑娘们也跟着笑起来。

    “没有,我刚到建宁就让我过来了。”李春江并没有想象中的忍者那么冷酷,倒有点慌张:“我只是打探一些事情然后汇报回去就行。”

    “告诉你吧,我们是东南亚一带有名的杀手,算你倒霉,撞到我们手里,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了。”朱珠向旁边两位姑娘挥了挥手:“不用问了,擅自上岛,图谋不轨就按老规矩让他消失。”

    “等一下。”李春江的脸色一下子白得像一张纸,大声叫道:“你们杀了我,我好不容易专研的忍术就要失传了,要不,我传给你们。”

    “我们要那个有屁用,你怎么厉害,还不是被抓到了。”朱珠不屑地撇了撇嘴。

    “好吧,你们告诉我是怎么发现的。”李春江泄气地耷拉着脑袋,就像许多人一样,临死还好奇自己怎么死的。

    朱珠看着李春江的脑袋,思索了一下:“好吧,我们不让你死不瞑目,就解答你最后一个问题,让童馨告诉你。”

    说完,朱珠和身边的一位姑娘嘀咕几句,那位姑娘立即跑开,不一会儿,带着童馨走回来。童馨一路上听了那位姑娘的汇报,来到近前就好奇地蹲下身,打量着李春江,笑着说道:“抬起头来看看,能练成忍术隐身的是什么样人。”

    “有什么好看的。”李春江微微侧脸,看童馨只是个带着稚气的小姑娘,有点诧异:“是你发现我的?”

    “不是,是她们发现有人侵入,我只是撒了点可以让练习忍术之人浑身不自在的药粉而已。”童馨说得很自然,脸上带着微笑,似乎对自己的杰作很满意:“怎么样,滋味不错吧。”

    “你、、、、、、”提到痒痒,李春江浑身又难受起来,不安地扭动着,声音不稳:“你怎么知道那种药粉的配置,听研究忍术的人说早已经失传。”

    “不错,他们所说的失传是几百年,可惜我例外。”童馨眯了眯眼:“就像传说忍术已经失传,偏偏被你学会了一样,什么事都可能发生不是吗,你来了这个小岛,偏偏我记得那种药方,不知道是有缘分还是你活该倒霉。”

    “就算我倒霉吧,杀剐随你们便。”李春江彻底绝望了,再次低下头。他心里确实不甘心,他只是个对忍术痴迷的人,机缘巧合认识了一位日本的忍者,一学好多年,对于忍术的具体作用他没想过,只是不断修炼,终于取得日本人都无法取得的成就。因为传授忍术的那个忍者是为了井上家族服务。李春江就欠井上家族的人情,所以他第一次施展忍术就是被井上肖英派上永春岛,用井上肖英的话说他的忍术奇特,不会有人发现。可是,刚刚踏入小岛没有几个小时,就被抓获,而且落在一群杀手手里。

    “走吧。”朱珠身边的两位姑娘抓住李春江身上的绳索,连拉带拽拖向一个树丛。童馨瞪大眼看着朱珠:“要干什么,关禁闭吗?”

    “杀。”朱珠抬手下劈,凶猛有力。

    “等一下,我看这个人本质不算坏,留着吧。”凌威一直在旁边观看,到此时才插言,朱珠毕竟是在守护着这个小岛。她们的事凌威极少插言,他现在并不是像以前那样反对伤人性命,相反,有许多时候杀人是为了救更多的人,他自己也会做。只是觉得李春江和那些残忍的井上家族杀手不一样,算不上凶恶,关键是没有伤害任何一个岛上的人。

    “凌大哥,恕我不能听你的话,斩草要除根。”朱珠神情很坚决:“这个人的忍术很奇特,要不是童馨,他在我们永春岛会来去自如,什么秘密都保不住,如果他要是杀人和偷盗什么,更是难以防范。”

    朱珠的话让凌威一时无语,是啊,一份善心固然是好事,朱珠的话也没有错,一个可以隐身的人,如果放虎归山后果实在难以预料。假如关起来,谁也说不准会不会逃脱或者被救走,还不如除掉一劳永逸。

    李春江被拖到树丛边,两位姑娘已经拔出寒光闪闪的匕首。童馨忽然跑过去,伸手拦住两位姑娘,大声嚷道:“不行,我还是觉得不可以随便杀了他,他是我想方法抓到的,杀了他就是我的罪过了。”

    “我的姑奶奶,你就别添乱了。”朱珠撇了撇嘴,大声说道:“他现在已经是井上家族的人,不能留后患。”

    “井上家族的人不一定就要死吧,小泉明智现在不就和你在一起吗。”童馨扬着脸争辩。

    “小泉明智和这个人不同。”朱珠微微跺脚,对于童馨她有点无奈,这个姑奶奶要捧着。

    “我看没什么不同。”童馨扫视一眼:“这样吧,我和凌威商量一下,能不能有不杀他又防止他作恶的方法。”

    “除非废了他的忍术。”朱珠退让了一步,但是也提出一个难题,言下之意,废不了忍术还得杀。

    凌威的本意也不想杀李春江,低声和童馨商量起来,童馨对于这种忍术还是比较了解,知道了其中的原理,凌威是研究人体的专家,难题立即迎刃而解,功夫无非是利用气血运行的特殊方法激发出潜能加以运用,阻止已经形成的特殊气血通道就可以废了。抽出几根钢针交给童馨:“期门,百会,三阴交,全部封闭,他就算废了,别说施展忍术,普通人的体力都不如。”

    一个手无缚鸡之力,没有任何功夫的人自然没有任何危害,朱珠不再反对,看着童馨在李春江身体上扎几针,李春江一阵颤抖,虚脱地瘫坐在地面上。

    李春江来的时候是用工夫隐藏在凌威乘坐的画舫底,现在没了功夫当然无法从水中行走,凌威让人用船把他送出永春岛,一直送到太湖岸边,扔在湖堤上。

    晚霞的残红铺满太湖,泛着一片嫣红。李春江躺了一会,有了点力气,缓缓站起来,找了个公用电话拨通井上肖英的手机:“井上先生,我在湖堤上,请您派一辆车来接我。”

    “怎么回事,你不是在岛上吗?”井上肖英语气惊讶。

    “发生了意外,没想到岛上有高人,我现在整个废了,我要回去继续练习,过几年回来报仇。”李春江咬了咬牙,一脸痛苦。自己费尽心思,流了无数汗水修炼的功夫一下子被毁,比杀了他还难过。

    井上肖英沉默了一下,缓缓说道:“你在迎宾大道等着,马上一辆牌照1203的黑色桑塔纳过去接你。”

    “谢谢。”李春江挂了电话,扭身向迎宾大道走去,迎宾大道紧邻湖堤,很快就到了。等了好一会,一直到晚霞余晖落尽的时候,朦胧的光线下,远远可见一辆黑色轿车飞驰而来。李春江瞪大眼,不错,是那个号码。他立即向路中间跨出一步,用力挥动手臂。

    轿车并不像李春江盼望和想象的那样停下来,相反加快了速度,直接向他撞过去。李春江大吃一惊,下意识向一旁躲闪,可是他的体力连普通人都不如,躲闪迟了一点,整个人被撞得飞起,高高地飞上一棵树,挂在树丫里,昏死过去。

    黑色轿车没有丝毫停留,向前飞奔,马上消失在远处。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