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八章 忍者 下-医道通天 365bet可信吗_365bet提款靠谱么_365bet提款多久到账

下一章          上一章

 

     春日的阳光很温和,透过窗户照在井上肖英的脸上,井上肖英笑得也很温和,一副人蓄无害的模样:“历先生,我不同意你的方法,我觉得还是直接奔向目标来得光明正大。,”

    “光明正大?这样的话你井上肖英没有资格说。”历春归摇了摇头:“如果不是利用凌威的聪明才智你不会这么快就找到长生不老药的药方,而且让凌威进入实质性的熬制。”

    “这点确实不是太光彩,但是,目前为止真正收益的还是凌威,算不上利用吧。”井上肖英面不改色地笑着:“长生不老药严格说也有我一份,我只是拿回我应得的。”

    “你总是可以找出冠冕堂皇的理由,我不需要找,想做就做。”历春归笑了笑:“说说你所谓光明正大的计划吧。”

    “我的计划不复杂,要想得到长生不老药,必须等到药物熬制成功以后,然后上岛取药。”井上肖英慢条斯理地说着:“岛上的防备很多,主要有两个,一白一黑,黑是黑道的杀手蝴蝶组织,白是西门利剑带领的刑警和水上巡逻队,我们要把这两支人调离,至少让他们分心。”

    “蝴蝶那一支我来解决,厉春柳是最好的工具。”历春归插言:“西门利剑要麻烦一点,毕竟是一位出色的刑警队长。”

    “刑警的职责是维护治安,如果出现一些治安方面的问题,他就无法守着永春岛外围了。”井上肖英胸有成竹地捋了一下胡须:“不过要想惊动西门利剑必须大一点的案子。”

    “如果恐怖组织出现,应该算是大案件了吧。”历春归手指用力敲打着桌子:“井上家族的毒气够严重的了。”

    “你果然是我的自己。”井上肖英朗声笑起来:“我现在就要准备一下,让西门利剑自顾不暇。”

    说完。井上肖英掏出手机,拨通号码,手机里传来井上梅子有点嘶哑的声音:“叔叔,什么事?”

    “你准备一些毒气,找个恰当的地方搞点动静,我要把永春岛外围警戒的力量引开。”

    “可是,我们家族现在是国际通缉的重点,这样做是不是太冲动。”井上梅子大声说道:“我认为当务之急是保存实力,低调一点。”

    “你懂什么,按照我的话去做就是。”井上肖英有点不悦,井上梅子最近执行任务接连失败,态度反而有点抵触自己,难以控制,要不是缺少人手早就把她淘汰了。

    井上梅子在电话里愣了一会,声音低沉:“好,我立即去办。”

    “但愿这次不会让我再失望。”井上肖英挂了电话,眉头微微皱了一下,对于井上梅子的不满又加剧了一点,这次李春江如果立了大功,他思量着应该取代井上梅子。

    永春岛,上空依旧罩着淡淡金色光芒,身在其中却并感觉不到什么不一样,凌威和童婉茹去了一趟熬制长生不老药的房间,阴雨和耿忠正在仔细观察药物的变化,见到凌威,耿忠招了招手。凌威凑近过去,药液已经转入鬼谷得来的那个陶罐中,不是像平常中药药液那种暗红色,呈现一种淡淡的金黄。如果在一般药方中,这是件非常奇怪的现象,在这里却不是,长生不老药如果没有独特怪异之处反而会很奇怪。

    “再有几天就可以完成了,一定要好好庆祝一下,大醉一场。”耿忠一脸兴奋,按理已经过了冲动的年纪,可是长生不老药实在是一种奇迹,对于致力于中医的每一个人可以说是梦寐以求,能够熬制这样的药物终身无憾了,就是到了八十岁,耿忠照样还会激动。

    “耿老先生,还没有到庆祝的时候呢。”阴雨是药王的弟子,论起对药物的了解比耿忠要多得多,也更加谨慎:“最后这几天才是关键,永春岛上空一直有异象,我担心会有什么事发生。”

    “能有什么,地震还是海啸?”耿忠乐观地笑了笑:“这里是太湖,地质稳定,至多是暴风雨,没什么了不起。”

    “不怕天灾,就怕**。”阴雨忽然叹息一声。

    “二位放心,我们已经做了最周密的安排,最后关头不会有其他人靠近小岛。”凌威语气坚决,阴雨的话他很清楚什么意思,许多神奇的东西都带着意想不到的灾难,天灾只是一小部分,大部分是人为的争夺,人心的贪婪和阴狠比起地震海啸山崩还要可怕。

    “天有不测风云,无论怎么严密的计划都会有漏洞。”阴雨拿起旁边一个檀香木的小盒,打开,里面是十几颗鹌鹑蛋大小的金色药丸,推到凌威面前,解释道:“这是我和耿忠这几天另外熬制的药丸,估计长生不老药出来也和这个相差无几,这种药也有强身健体的作用,你呆在身上,或许有用。”

    “谢谢。”凌威很慎重地接过药丸,让童宛如收好。对于阴雨的才智不得不佩服,未雨绸缪,防范于未然,心思缜密。这些药丸药用价值不大,但是一旦出现争夺,鱼目混杂可以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离开熬药的房间,凌威在人工湖边站立了一会,然后沿着暗道进入地下实验室,走道里的灯光还是比较昏暗,经过摆放水晶棺材的地方,又略着停留,对着棺材里的女孩默默祈祷这次埃及之行能带来奇迹。

    叶小曼居住的地方就在水晶棺材停放的隔壁,实验室中心地带,也是最吸收灵气的地方。她的脸色比起凌威离开的时候还要红润一点,没有凌威预料中的衰退。不过,这点并不令凌威奇怪,病情的反复在这个实验建筑里属于很正常。凌威奇怪的是见到叶小曼的时候她正盘腿打坐在床上,闭目垂帘,老僧入定一样。

    “这是怎么回事?”凌威侧脸询问站在一旁整理衣服用具的程怡然,叶小曼一直是她贴身照看。

    “不知道她中了什么邪,原来刚进这里比较害怕,听说佛经可以辟邪壮胆买就买了很多回来。”程怡然面带忧色地看着叶小曼:“谁知道她一下子入迷了,整天就琢磨那些经书,不过病情稳定了,没什么反复,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

    “应该是好事吧。”凌威也说不准怎么回事,模棱两可地回了一句。

    叶小曼缓缓睁开眼,活动一下手脚,面色平静:“凌威,回来啦,收获怎么样。”

    “还好,我找到了兰教授,不过没有带他回来,找到了可以让人复合的东西。”凌威一边抓住叶小曼的手腕把脉一边说着。

    “太好啦,可可就可以复活了,我要感谢她给了我心脏,让我多活了这么长时间。”叶小曼淡淡微笑着:“我可以把心脏还给她了。”

    “你说什么傻话,救一个,死一个,那有什么意义。”凌威微微皱眉。

    “这样不是更好吗,省得你两难。”叶小曼抬头看着凌威棱角分明的脸颊。

    “两难什么?”凌威有点不解。

    “假如我和可可一起站在你面前,你会选择谁。”叶小曼抛出让凌威瞠目结舌的问题。他的心忽然乱起来,站起身在房间里走动几步,挥了挥手:“不要胡思乱想,好好休息,治病要紧。”

    心烦意乱地离开叶小曼的房间,身后传来叶小曼轻声叹息,凌威的脚步立即加快几分。童婉茹一直跟在凌威身后,默默无语。

    人工湖上的荷叶已经绽开一点点绿意,凌威放缓脚步沿着石板小道信步走着,傍晚的风带着凉意,吹在脸颊上,心中冷静了许多。

    “船到弯头自然直。”童婉茹轻声说了一句,凌威转过身,静静看着童婉茹:“谢谢你,还是你了解我。”

    “我们是朋友,需不着客气。”童婉茹温和地笑着,笑容如春风,吹走凌威心中的烦恼,但是,童婉茹心中的烦恼凌威却不知道。

    “在那里。”一个清脆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凌威转脸看过去,朱珠手中握着一把匕首,带着四五个人向一个花丛围过去,花丛中猛然跃起一个身影,衣服呈现草绿色,乍看就像一颗小树在移动,直奔凌威和童婉茹跑过来。速度很快,眨眼间就到了童婉茹身边,凌威急忙靠近童婉茹,伸手把她揽在怀里,另一只手攥拳用力挥出,那个人伸胳膊挡了一下,紧接着闷哼一声,可能没料到凌威的拳头那么强硬,吃了点暗亏。不过他反应极为敏捷,一扭身向人工湖上的小桥奔去,想奔向对岸的小山头。当他跑到桥中间的时候,忽然硬生生刹住脚步,桥的另一头有五六个姑娘手拿着寒光闪闪的匕首,一步步逼进过来。

    “投降吧,你跑不了了。”朱珠目光闪动,一边围堵一边出言瓦解对方的斗志。

    “想得美。”桥上的人哼了一声,一个飞跃,扎进了人工湖。朱珠却一点不慌,挥了挥手,几位姑娘立即跑到人工湖的不同角落,在水里捞了几把,拉住几根绳索,用力扯动,一张大渔网浮出水面,网中是那个绿色衣服的人,就像一条大鱼,胡乱挣扎着。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