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七章 忍者 上-医道通天 365bet可信吗_365bet提款靠谱么_365bet提款多久到账

下一章          上一章

 

     中午的饭菜是朱珠亲自做的,有地道的淮扬菜还有东南亚的特色,吃起来感觉很不错,也许是心情比较好的原因,祝玉妍和厉春柳交谈得很愉快,母女连心,不时发出阵阵笑声。,凌威放下筷子,笑着说道:“厉阿姨,你和祝玉妍继续聊,我们到实验室看看。”

    “好,你们去吧。”厉春柳轻轻挥了挥手。看着凌威和童婉茹离开,母女两的脸色同时冷了下来。

    “你打算怎么办?”厉春柳担忧地看着女儿。

    “不知道,我想留在永春岛,这里毕竟是爹爹的基业。”祝玉妍笑得有点失落。

    “可是,这里现在属于凌威,而且他们管理得很好。”厉春柳声音有点沉重,还带着一点沧桑:“你爹当年是杀手组织的老大,我是建宁市副市长,两个人就这样在太湖上相望,没有团聚,没有想过将来,但是我们感觉很幸福,爱,除了拥有还有别离,是为了对方的利益而生活。”

    “妈,我明白自己选择的是一条不归路,凌威不可能和我一起隐姓埋名,他有他的辉煌事业,他属于整个世界,不是我一个人的。”祝玉妍声音淡然,话锋一转:“不过,我现在还不能考虑那些,现在岛上正在做一些重要的实验,我预感不会那么一帆风顺,过了这一关如果我还活着再讨论其他的,如果像上次一样永远消失,我现在考虑岂不是太可笑。”

    “孩子,你不会有事的,答应我保护好自己,我不能再失去你。”厉春柳语气焦急,一脸不安,在母女情深面前她丝毫没有副市长的那种沉稳矜持,就像一位普通母亲一样,听到不好的消息立即慌张起来,紧紧拉着祝玉妍的手:“我也不会让永春岛有任何意外,已经安排西门利剑亲自指挥,在外围警戒,还有武装特警随时待命。”

    “但愿您的安排用不着。”祝玉妍轻声叹息,眼睛转向茫茫太湖。

    一阵脚步声,朱珠出现在门前,向厉春柳打了个招呼,目光转向祝玉妍:“有情况,监视屏幕上似乎有人闯入,我派出很多人寻找,却找不到一点线索。”

    “有意思,竟然还有人和我们捉迷藏,这一点我是他祖宗。”祝玉妍眼中闪动着逼人的光芒。就像一只伺机而出的猎豹,随时准备着扑击猎物。这种本能她是在无数次厮杀中训练出来的,毫无淑女可言。

    “你去处理事情吧,我要回去了,下午还有个重要的会议。”厉春柳站起身告辞,看了看祝玉妍,嘴张了张又闭上,快步走了出去。

    监控室内,一排屏幕显示着各种画面,朱珠手指点着几个屏幕:“这,这,还有这,都出现过人影,不过马上就消失,没有一丝痕迹。”

    “回放一下我看看。”祝玉妍眼睛紧紧盯着屏幕,画面上果然有朦胧的影子闪动一下,但极其短暂,在中午艳丽的阳光下看起来就像喝醉酒花了眼一样,非常怪异。祝玉妍的眉头皱得很紧,凌威刚刚回来就发生这样怪异的事情,不得不让她忧心,缓缓在屏幕前坐下,聚精会神地看着,她有把握,只要确定是人,发现具体方位,几分钟之内就让对方永远在地球上消失。无论是什么来头,只要觊觎凌威的实验就毫不容情。

    时间一点点流失,过了两个小时,画面上没有任何异常,让人怀疑前面真的只是幻觉。祝玉妍觉得脖子有点僵硬,微微晃了晃。朱珠等人也跟着微微放松,递一杯茶给祝玉妍。

    “看什么呢?这么认真。”一阵清脆的笑声,童馨轻巧地走进来,她是岛上的常客,虽然只有极少数人知道她真正出处,但她是凌威的朋友,保和堂重点保护对象却是无人不知。所以来去自如,刚才画面上已经发现她上岛,对于她进入监控室祝玉妍一点不奇怪,轻声回答:“我们在寻找一个人影,大白天见鬼似的,一闪而过。”

    “你确定是人吗?”童馨饶有兴趣地看着屏幕,来到这个相隔几百年的地方,她第一觉得不可思议的就是电脑和电视,一时半会别人和她还真解释不清。

    “不确定。”祝玉妍对自己的判断都有点动摇。不过,她的话音刚落,朱珠抬手指着一个屏幕:“快看,在那?”

    一个影子在阳光下闪过,越过一条小道进入小花丛,这次清晰了一些,不过也只是看了个人的形状,同样是太快,颜色和附近的风景一样,分不清楚。

    “第一小队,行动,人工湖边东南b点,格杀勿论。”祝玉妍拿起对将机迅速下命令,语气坚决。画面上立即出现七八个女人,手里都拿着家伙,其中两位还有手枪。一起向刚才人影出现的地方扑过去。

    但是,还是像前几次一样,一无所获,连一个脚印都没有。祝玉妍听完汇报,用力拍了一下桌子:“真是大白天见鬼。”

    “如果真的有人,就是一种很厉害的功夫。”朱珠轻声分析。

    “你也太异想天开了,功夫再好也不可能大白天隐身,除非他有法术。”祝玉妍挑了挑眉头,否定了朱珠的话,自己却也无法解释刚才的现象,只好沉默一下。

    祝玉妍沉默思考的时候手下一般不插言,童馨不是她手下,自然不受拘束,随口说道:“还真有一种功夫来去无影,我见过,是日本的忍术。”

    “不可能,忍术我们之中有人练习过,现在日本的忍术高手也见识过,绝对达不到这样的水平。”朱珠用力摇了摇头,语气很肯定:“他们也会来去无影,但是多数在夜间和深山密林里,躲藏方便。”

    “不不不。”童馨接连摆手:“忍术的高境界就是一种很特意的功能,可以改变颜色和附近的景物融合,甚至连气味都和附近的环境一样。我和我爹就治疗过一位练习忍术出偏的人。”

    “你见过?”朱珠瞪大眼,一脸不可思议。

    “是啊。我十三岁的时候。”童馨很干脆地回答。

    “你现在多大?”

    “二十不到。”

    “几年前的事?”朱珠一时语塞,童馨的话大大出乎她能够想象的范围。

    “等一下。”祝玉妍想了一下旋即明白过来,一把拉着童馨走出门外,到一个僻静的地方,继续说道:“童馨,你说的或许没有错,可那是在几百年前,现在早就失传了。”

    “那倒不一定,我都活着,为什么忍术不可能出现。”童馨的想法永远很直接,直接得似乎有道理。

    “就算你说的对,那么有什么办法吗?”祝玉妍眉头还是皱着,,要真的出现什么古代忍术还真是一件头疼的事。

    “岛上这么小的范围找到忍者也不是不可能。”童馨很认真地说道:“据我所知,练习那种忍术对一些药物会过敏,忍者在变幻本身色彩和气味的时候如果吸入会产生很难受的反应,我可以配置一些混合的,让他全身奇痒,自然忍不住露出马脚。”

    “你怎么不早说,快点配药方试试。”祝玉妍高兴地抓住童馨的胳膊晃荡着。无论是不是真的有忍者存在,童馨既然有方法就要试一试,死马当活马医总没有错。

    童馨的药方并不复杂,是十几种容易引起过敏的中药材,混合在一起加工成粉末就行。永春岛是凌威实验的地方,不缺少的就是中药材。很快就加工出一大包,足足有十几斤。按照童馨的吩咐,朱珠带着人就像游玩一样走了一大圈,悄悄在各个容易隐藏的地方洒下,然后盯着屏幕,守株待兔。

    太湖之滨建宁市中心,富春茶楼二楼雅间,井上肖英和历春归相对而坐,房间里飘逸着茶香。两位老者,一壶清茶,看起来是一幅悠闲的人家美图,可两个人谈论的事情实在不美。

    “你确定李春江不会被发现?”历春归看着井上肖英,语气带着疑惑。

    “不会,他是我们的最后一张王牌,是古代忍术的唯一传人,说起来也奇怪,我们日本无数人训练都没有成功,竟然被中国在东京留学的一位学生掌握了。”井上肖英得意地捋着胡须:“刚才李春江已经发过来一张图片,你猜是什么。”

    “我哪里猜得到,又不是神仙,别卖关子了,快点说吧。”历春归摆了摆手。

    “你看这两个人,看起来是母女。”井上肖英把手中的手机竖起来,屏幕对着历春归,屏幕上清晰地呈现出一对母女样的人站在窗前。

    “这有什么好看的,让他侦查,不是欣赏美女的。”历春归对女人不感兴趣,瞄了一眼就移开目光。

    “你看清楚了再说。”井上肖英阴阴地笑了笑:“女儿是凌威以前的妻子祝玉妍,另一个却是建宁市副市长厉春柳。”

    “真的吗?”历春归眼睛一下子瞪大,认真看了看,脸上渐渐绽出微笑:“这才是凌威的软肋,抓住了不怕他不就范,乖乖地把长生不老药交出来。”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