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九十章 冤家路窄-医道通天 365bet可信吗_365bet提款靠谱么_365bet提款多久到账

下一章          上一章

 

 <>

    凌威没有回答萨默斯的话,侧脸看了看萨摩,意思很明显,自己做不了主。萨默斯是萨摩的朋友,当面当然不好意思拒绝,淡淡笑了笑:“凌医师,你就替我这位老战友把一把脉吧。”

    凌威微微点头,就像一位听话的下属,走近萨默斯,拿起他的手腕,三根手指压在对方的手腕上,默默感受了一下,松开手,看了看萨默斯的脸色:“腰部有暗伤,影响肾脏功能,进行过物理治疗,没什么效果。右侧第三根肋骨断裂过,最近有点反复。”

    萨默斯的眼睛一下子瞪得很大,他原本只是想和凌威找个机会套近乎,估计凌威是女儿要找的人。凌威的判断让他感到震惊,这些旧伤是在部队落下的,现代仪器都无法发现。最近身体接连发生不适,但许多医生都束手无策。凌威稍一点拨,他似乎看到了希望。当然不愿意放过机会,如果到这里是为了柳明的要求,接下来就是为了自己。

    “凌医师,有什么办法吗?”萨默斯语气急迫,顾不上向萨摩询问,直接向凌威提出疑问。

    “可以试试。”凌威说话就像一位谨慎的医生:“但是,需要一个过程,至少七八天。”

    “七八天?”萨默斯这次转脸询问萨摩了,这里不是随意来去的地方,一次两次无所谓,许多次就有点麻烦。

    “可以,萨默斯总裁平时我请都请不来呢。”萨摩答应得出乎意料的爽快,不过紧接着补充了一句:“为了替萨默斯先生负责,我亲自作陪。”

    作陪就是监视,不过这已经是最好的效果了,萨默斯的主要目的是治病,倒也不在乎。几个人再次进入萨摩的住处,凌威拿出钢针替萨默斯针灸了一会,然后随手开了个药方:“按照这个方子服用一天,明天下午来看看效果。”

    “我来看看什么药。”萨摩伸手抓过药方,看了一下,是一些补药,点了点头,把药方交给萨默斯。凌威立即告辞,没有做丝毫停留,回到小楼,直接继续观看药物的熬制。

    萨摩等到萨默斯父女消失在大门外,伸手按了按电话:“高尧,你密切注意最近凌威的举动。”

    “你是不是怀疑他和萨默斯有关系?”高尧轻声疑问。

    “不会。”萨摩回答很干脆:“萨默斯是何等身份,凌威绝对和他扯不上关系,一手可以遮天的人物,我是担心凌威利用治病的机会提出什么要求。”

    “应该不会,他刚才回来就专心研究药物,我想他也是个对医学痴迷的人。”高尧回答也很干脆:“他可能和那位兰教授一样,不会有什么其他想法。”

    “但愿如此。”萨摩放下电话,看着窗外不远处小楼的楼顶,微微沉思着。过了一会,走道上响起一阵脚步声,高尧走了进来:“萨摩先生,龙扬来了。”

    萨摩愣了一下,缓缓在沙发上落座,淡淡说道:“让他来见我。”

    “是。”高尧迟疑了一下,转身走了出去。不一会儿,陪着龙扬走进来。

    在集团里萨摩地位很重要,但是龙扬是罗曼将军的心腹,可以说身份丝毫不亚于萨摩,他不止一次以萨摩管理不力为理由要取代他,萨摩心知肚明,两个人既然是对头,在自己的地盘就用不着客气,萨摩瞥了龙扬一眼,语气很淡:“龙扬先生,不知有何贵干?”

    “我是奉罗曼将军的命令来看看你最近有没有成果。”龙扬一脸讽刺:“听说这几年公司在你手里没有任何进步,你是不是考虑换一个环境。”

    “谢谢你的关心,我懒散惯了,不想走。”萨摩反唇相讥:“我可不像龙扬先生,喜欢四处走动,听说不久前你到中国干了一番惊天动地的事情,可不可以把辉煌的业绩向我们说说。”

    “你、、、、、、”龙扬一阵恼怒,在中国和凌威的争斗中,自己带去十几个精英杀手全军覆没,自己光杆司令逃回来,一直是他的耻辱,没想到萨摩毫不客气地当面说出来。不过,萨摩也不是好惹的,这里现在完全是他的天下,有恃无恐才敢对他这个罗曼将军的得力手下讥讽。当然,这也是他办事不力,罗曼对他有点不信任了,别人才会落井下石。

    “我懒得和你计较,我现在要到那栋小楼看看。”龙扬岔开话题,那栋小楼是实验的关键,萨摩一直向上面汇报没有进展,他有点不放心,怀疑萨摩暗中实验,是抓住把柄的好机会。

    “随便看,要是有什么要求尽管提。”萨摩一脸不在乎的样子。

    “不必了,看完我就走,等会就不告辞了。”龙扬微微哼了一声,一转身走了出去。脚步声刚刚在走道里消失,萨摩猛然抓起电话,拨通凌威的号码:“凌医师,你和其他人立即离开小楼,关上实验室的门。”

    “是。”凌威站在小楼里实验室门口,接到电话立即答应了一声,向负责熬药的两个人挥挥手:“加点木材,立即回房间休息,等候吩咐。”

    几位熬药的人轮流几天早就有点累了,听到凌威的话,胡乱扔几根木材,大步走了出去,凌威把木材火又整理一下,站起身,锁好实验室的门,离开之前向窗外随意望了一眼。立即愣住了,只见龙扬大踏步走过来,已经进了小楼的下一层,真是冤家路窄,不得不相见了。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