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八十二章 比试-医道通天 365bet可信吗_365bet提款靠谱么_365bet提款多久到账

下一章          上一章

 

     幸福大街是开罗最大的华人聚集地,他们就像大街的名字一样是幸福,有先进的生活服务机构,先进的医疗体系,而且,作为华人还拥有最好的三家中药堂。

    赵家马家李家在埃及中医界都是赫赫有名,三足鼎立各有各的特点,这种情况一直白痴了十几年,不久前忽然被打破,赵家接连发生事故,大有一蹶不振的趋势。吕家恰恰相反,生意越来越好,他们及时提出埃及所有中药堂交流比试,明显是想把其他两家挤走,独占埃及市场。这次交流也得到埃及各界的关注,埃及医学界专门派出专家见证,埃及医药杂志还专门准备了专题报道,一时引起轰动。

    交流在幸福大街一个大剧院举行,上千个席位居然坐满了人,有各地中药堂的人,也有西医界的许多人,还有一些病患和好奇的人,大家都在好奇地观望和等待着。中医在埃及一直比较低调,这次行动无疑预示着一次翻天覆地的变化。好奇的人也想见识一下中医的神奇之处,既然是一次分高下的交流,谁也不愿意落后,自然会拿出看家的本领。

    坐在最前排显眼位置的是吕家和马家中药堂的人,吕家的老掌柜吕青扬看着旁边的马一平,笑着说道:“你看,不出我们所料,赵家没有人来。”

    “是啊。”马一平抬手捋了一下胡须:“看来这次交流之后我们要谈一下明辉和小雅的事情了。”

    “不错,小雅老大不小了,和你家明辉很合适。”吕青扬瞄了一眼冷着脸坐在一旁的女儿吕小雅。吕小雅撇了撇嘴,焦急地向大厅门口张望,可惜还是没有赵家的影子。

    “别看了,他们不会来了,没有人手,出来也是丢人现眼。”吕小雅的哥哥吕星轻轻抵了低吕小雅:“他们的情况你比我更清楚。”

    “不,他们就是不参加我也不会听爹的。”吕小雅噘着嘴,一脸不悦。

    “马明辉人不错,再说我妈那身体经不住打击,你就听话吧,赵帆已经废了,你留恋也没有用。”吕星轻声解释:“你总不能和一位站不起来的人过一辈子吧,不要意气用事。”

    “我、、、、、、”吕小雅撇了撇嘴,有点想哭的样子。吕星急忙摆了摆手:“好啦,好啦,别这样,过了今天的事再说。”

    一位胖胖的埃及人走上台,是开罗医学会的副主席,抑扬顿挫地说了一通话,旁边的一位姑娘立即翻译成汉语:“各位,欢迎大家光临这次中药堂交流大会,这次到会的是十八家埃及全国各地的中药堂,他们将让我们看到中医的神奇之处,接下来让我们拭目以待。”

    胖子进行简短的发言之后慢慢走下台,台上的姑娘略加停顿,接着说道:“接下来我宣布一下这次交流比赛的流程,比赛分为三场,第一场比试针灸的效果,第二场比试针灸基本功,见证一下认穴位的水平,第三场比试中医神奇的把脉技术,下面我们准备开始。”

    “等一下,还有赵家的人没有来。”吕小雅站起身,大声叫嚷,看神情真的有点急了,赵家的弃权不仅是赵家无法在埃及立足,也是预示着她和赵帆的事情永远划了个句号,她是接受中国式传统教育的人,对父母很孝顺,不太敢违背父亲的话,母亲血压高,不能受打击,所以她只能寄希望与赵家能够忽然振作,显然是不大可能,但是她还是不甘心。

    “小雅,你给我坐下,别胡闹。”吕青扬声音低沉严厉,然后向台上的姑娘挥了挥手:“继续。”

    “下面有请每家中药堂派出一个人,台上有相应的高血压患者,请在最短时间内用针灸降低血压,另外还有相应的人准备接受针灸麻醉。”台上主持的姑娘大声宣布,座位上各大中药堂商量了一下,纷纷派出手下上台,上台七八个人的时候,门口忽然响起一个洪亮的声音:“等一下。”

    “赵帆。”吕小雅兴奋地叫起来。大厅门口一辆轮椅缓缓进来,推轮椅的是一位吕小雅不认识的年轻人,轮椅上坐着赵帆,旁边跟着他的师弟陆建。说话的是赵帆,丝毫没有颓废的表情,脸上带着微笑:“我们没有来迟吧。”

    “没有,没有。”吕小雅大声说道:“刚刚开始,第一场比试针灸降血压和针灸麻醉,你们快点出人手吧。”

    “那好,刘建,你上吧。”赵帆随意向刘建挥了挥手,刘建答应一声,慢慢走上台。

    “赵帆,我要提醒你一下,今天三场比赛人员不能重复,你们人手够吗。”马一平在一旁插言,都是熟人,论辈分他是长辈,说话也不太用客气。

    “谢谢提醒,我们有人手。”赵帆指了指推着轮椅的年轻人:“这位是我们赵家中药堂刚刚招聘的中医师凌威,以后多多关照。”

    “临时抱佛脚,急了点吧。”马一平淡淡笑了笑,有点不屑。

    “那是我们的事。”赵帆也报以微笑:“我们三个人够了。”

    “那我就看看你们怎么厉害,韩宝仪,你上第一场。”马一平指了指身边的一位中年人,中年人为难地皱了皱眉,他原本是赵家的弟子,刘建的师兄,被马家高薪挖过来的,和赵家较量实在有点面子上过不去。

    “怎么?你不愿意。”马一平看着韩宝仪,轻轻哼了一声。

    “我上。”韩宝仪低着头,快步上台。

    吕青扬看着眼前的一幕,笑了笑:“即然这样,我们这边就让冯毅南上,他原本也是赵家的弟子,现在代表我们吕家,就让他们原本师兄弟三个一较高下。”

    赵家师兄弟三个刘建最弱是众所周知的事情,吕家和马家这样做明摆着是故意给赵家下马威,用赵家的人对付赵家,太有意思了。中医界知道底细的人纷纷把目光转向赵帆,赵帆的脸上看不出什么异样,还是面带微笑。

    台上的选手开始替各自的实验对象扎针,高血压是常见病,中医针灸基本同一,四五个穴位,但是刘建却多扎了两针。台下的明眼人立即切切私语起来。马一平靠近吕青扬,低声说道:“怎么回事?刘建和他两位师兄,还有其他人完全不一样。”

    “别出心裁,没什么。”吕青扬撇了撇嘴:“针灸降血压我们研究了一辈子,没有什么其他好方法。”

    台上的人针灸完第一个人,纷纷进行第二位实验对象针灸麻醉的实验,现在是在埃及,面对的毕竟是埃及人,所以这次选择上台接受实验的都是埃及人,既让他们感受到针灸的神奇,也可以大做宣传。

    针灸降血压和麻醉都是常见的,选手们下针都很快,扎完针下台,等待十五分钟,埃及医学院的几位学生拿着血压仪上台检测血压和观察麻醉效果,几分钟后,各自把自己观察的交到台下几位评审的手中。评审都是埃及的医学院教授,稍微商量了一下,把结果交给台上主持的姑娘,姑娘看了看,大声宣布:“清风药堂八分,威亚药堂八分、、、、、、吕家中药堂八点七分,马家中药堂八点八分,赵家中药堂九分。”

    “怎么可能?”马一平惊讶地叫起来,刘建是赵家最弱的弟子,业界公认不成材的家伙,而且刚才针灸的方法有和正常方法大不相同,怎么可能是最高分。

    “马老先生,难道你怀疑我们的公平。”一位评审转过脸看着马一平:“赵家中药堂的弟子降血压的效果非常明显,第一名当之无愧。”

    “我没有怀疑你们的公平,只是有点惊讶。”马一平急忙解释。

    “理解。”那位评审点了点头:“不过,我记得你们中国有句俗话,叫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也许是他们进步快。”

    台上服务人员搬上十几个皮人,固定好,那位主持的姑娘大声宣布:“这是中国运过来的设备,里面是钢架结构,每个穴位的地方都有一个针眼,接下来每位选手限时一分钟,扎三十五根针,按照准确率等分。”

    在光滑的皮人身上扎针,完全是训练认穴的基本功,各大中药堂商量一下,纷纷上台,吕小雅看着赵帆:“你们谁上,是你这位刚进门的师弟吗?”

    “这还用问,赵帆腿脚不便,这一场比速度,他怎么能上。”马一平的儿子马明辉在一旁回答。

    “谁让你说话的。”吕小雅瞪了马明辉一眼。

    “我说的是事实。”马明辉嘟囔了一句。

    “什么事实,你说错了,这一场我上。”赵帆笑了笑,忽然站了起来,马家和吕家的人一起瞪大眼,马明辉失声叫道:“你的残疾是装的?”

    “当然不是,只是我昨天才恢复,所以需要继续坐轮椅修养,恢复元气。”赵帆笑了笑,向吕小雅扬了扬手,快步上台。吕小雅大声叫着:“赵帆,加油,我支持你。”

    赵帆向吕小雅做了个ok手势。马明辉撇了撇嘴:“得意什么,最后一场才是关键,我看他那个新进的师弟凌威能做什么,等着失败吧。”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