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八十一章 针灸创意-医道通天 365bet可信吗_365bet提款靠谱么_365bet提款多久到账

下一章          上一章

 

     第九百八十一章针灸创意

    钢针纤细,扎进肉体几乎没有受到阻力,第一针扎的是肩胛前面的云门穴,属于手太阴肺经上的要穴,扎完之后凌威并没有继续扎下一针,而是把手指搭在那个埃及人的腕脉上,感受着肺经的变化,他针灸的手法娴熟,角度轻重补泻不会有任何问题,但是。埃及人肺经上传出的信息并不像预料的那样,变化极其轻微。

    凌威没有感到意外,这样的反应证明刘建的话是对的,针灸在埃及人身上的反应和华人不相同,反应缓慢治疗的效果自然也缓慢。

    反应不明显就要加强刺激,最直接的方法是用手指弹针尾,通过振动频率来提高效果,但每一根针都要用手指弹显然不方便,只能另想他法。凌威伸手把刚才的那根针拔下来,拧眉思索着。

    刘建站在一旁见凌威没有下完一套针就取针,有点意外,这种犹豫不决就是刚刚学针灸的人也不会犯的错误,要么下完一套针,要么就不下针,哪有随意下针立即取针的。简直就是儿戏,忍不住出言:“还是我来吧。”

    “你的方法?”凌威侧脸看着刘建。刘建回答倒是很快:“方法?赵帆师兄的治疗方案是最好的,已经在很多华人身体上得到了验证。”

    “你也说是华人,现在的病患不是,没有任何一个药方和治疗方案适合每一个人,所以要根据情况变通。”凌威认真地说道:“针灸是推动气血运行来治疗疾病,气血运行就会加快排毒速度,冲开淤积不通的病变地方。现在钢针扎进穴位反应很轻微,气血运行无力,根本无法冲开病灶,排毒功能也是微乎其微,治病效果就不言而喻。”

    “别说没用的,治病要紧。”刘建不耐烦地打断凌威的话,他的手艺平平,对医学理论反应很慢,凌威说的他没有消化,也不想消化,他可不想被一个刚来的教导,自己岂不是显得太无知:“你到一旁慢慢研究理论吧,等我扎完针再说。”

    说完,刘建伸手把凌威推向一旁,刚刚拿起针,赵帆忽然摆了摆手:“刘建,让他说下去。”

    “师兄。”刘建噘了噘嘴,却不敢反对。赵家中药堂师的师兄弟划分按照入门先后,赵帆是赵德伟的儿子,当然是最早的大师兄。

    凌威继续说道:“要想让针灸效果加强,一种方法是利用外力,弹针尾和用电流,这两样都不是很完美,所以还是要从病人身体上想办法。”

    “什么办法?”赵帆追问了一句,神情很诚恳。

    “我在想。”凌威思索了一下,眼睛一亮:“有了,用五行法,五行木火土金水相生,人体内特定时间有一种特定属性的经脉旺盛,那条经脉的气血运行最快,加以调动,立即会带动相生的下一属性旺盛,以此类推,就像水浪一个接着一个,越来越强。”

    “对。这样的效果很可能比预期的效果更强。”赵帆兴奋地拍了一下轮椅背,要不是不方便他一定会跳起来。正在喝茶的赵德伟诧异地停止和舒曼的谈话,看着几位年轻人。舒曼抬手摆了摆:“别管,让年轻人折腾,你能退休了。”

    “这个凌威似乎很不寻常。”赵德伟没有听清楚刚才凌威在说什么,但是从儿子的反应中知道一定是很厉害。

    “寻不寻常你就不用管了,对你们没有坏处就行。”舒曼端起茶杯向着赵德伟扬了扬:“来,我们继续喝茶。”

    喝茶很轻松愉快,另一边的凌威和赵帆交谈得也很愉快,很快确定了针灸方案,刘建在一旁诧异地看了一会,他有个很好的特点,就是不会嫉妒别人,凌威的理论既然得到赵帆的认可,他就心悦诚服,也知道这是个学习的好机会,迫不及待地说道:“我来下针吧。”

    “你不行,还是凌威来吧。”赵帆摇了摇头:“这方法是凌威想出来的,就是他的技术,我们没有权利运用,而且下针时间控制很严,不是轻易能掌握的。”

    凌威的方法如果能够成功,就是一种创举,可以让针灸在埃及人身体上发挥大作用,那么接下来的事可想而知,一个可以治病救人的好技术就相当于巨大财富,黄金有价医无价。赵帆父子是开中药堂的,更清楚其中的重要性。

    “方法是我们一起想出来的,你来吧。”凌威向着赵帆笑了笑,他可毫不介意什么技术,在国内自己的技术几乎就是公开的。

    “我?”赵帆诧异地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我已经残废了,行动不便,学了也没有用。”

    “那倒不一定,试试吧,这个创意属于你。”凌威轻轻拍了拍赵帆的肩膀,微微笑了笑。

    “你们快点。”那位埃及人在一旁有点不耐烦,催促起来。

    凌威站着没有动,向赵帆噘了噘嘴,赵帆把轮椅靠近埃及人,接过刘建递过来的钢针,但没有下针,拧眉计算着,凌威在一旁插言:“三阴交,先调动脾经。”

    “谢谢。”赵帆立即下针,紧接着略微思考一下,扎下第二根针,然后第三第四根。

    留针十几分钟,然后取下,那位埃及人活动一下手臂,神情兴奋:“不错,舒服多了,胸闷也轻松。”

    “你过两天再来,针灸三两次就可以好了。”赵帆向埃及人挥了挥手,平生第一次向客人下逐客令,他有点迫不及待地想和凌威讨论新的针灸方法。

    埃及人感谢了几句,走了出去。大厅里没有了病患,赵帆一点也不失落,把轮椅靠近桌子,拿着纸和笔:“凌威,来,我们讨论一下。”

    笔在纸上迅速划动,赵帆对针灸深有研究,加上凌威这样超一流的高手,针对一些疾病的治疗方案立即定了下来。

    不知不觉间,夕阳西下,艳红的霞光从大门照进来,赵帆抬起头,手中的笔敲了敲桌子,忽然叹息了一声:“这么好的技术,可惜我无法发挥。”

    “为什么不可以?”凌威抬手抓住赵帆的手腕,手指搭在他的脉搏上,继续说道:“这样的技术适合在埃及运用,所以你要留在埃及,把中医针灸发扬光大。”

    “为什么是我而不是你?”赵帆眼中充满疑问,这个凌威很奇怪,原本以为只是来学徒混碗饭吃,现在看来技术很高,完全可以依靠自己手艺吃饭,而且依靠刚才的创意开一家中药堂都可以。

    “以后你会知道的。”凌威没有直接回答赵帆的问话,手指从赵帆的手腕上离开,继续说道:“你伤了第五腰椎,神经受损,也不是没有希望恢复。”

    “没用的,医院要求动手术,我没同意。”赵帆摇了摇头:“希望不大,动手术三成把握,不如慢慢调理。”

    “你的选择是对的,不要说三成,一成都难。”凌威是一流外科主刀手出身,既然通过把脉感觉到了疾病的具体信息,就可以立即做出判断。

    “你的意思、、、、、、”赵帆扬了扬脸,看着凌威,微微张大嘴,等待着凌威的回答,同时也相当吃惊,通过把脉知道外伤他还是第一次见到。

    “中药堂交流什么时候进行?”凌威盯着赵帆的脸,声音平静。

    “明天。”

    “你还来得及参加。”凌威自信地笑了笑,一夜时间,对于别人来说恢复一位坐在轮椅上的人不可能,他却有把握,因为大周天针法可以迅速恢复被久伤的元气。

    “什么意思?”赵帆瞪大眼,一脸吃惊,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可以恢复。”凌威一字一板说着。

    赵帆的嘴一下子张得很大,说不出话来,绝对的震惊。他无数次想过自己恢复的那一天,却没想到这么快,快得就像做梦。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一位卷发大眼的姑娘大步走进来,恰好看到赵帆的表情,诧异地说道:“赵帆,你怎么啦,嘴张这么大,下巴脱臼啦?”

    “吕小雅,你才嘴巴脱臼。”赵帆转脸看着那位姑娘:“你怎么来啦?”

    “我怎么就不能来。”吕小雅甩了甩头发,声音很干脆:“我来问问明天的中药堂交流你们参不参加。”

    “你看我,能参加吗?”赵帆拍了拍腿。

    “你们必须参加,不然我爹就要把我和马家连在一起。”吕小雅有点焦急。

    “那是你家的事,我们的事你爹早就知道,现在我废了,我们也不可能了,他偏向马家也很正常。”赵帆声音平静,压抑着自己的情感。

    “可是、、、、、、”吕小雅扫视一眼大厅,欲言又止。

    “可是什么?”赵帆撇了撇嘴:“我知道你的意思,想我们赵家东山再起,可惜让你失望了,除了我就是一个也不太方便的老爹和一个不成材的刘建,没有人手了。”

    “我不管,反正明天你们要参加,不然我们的事真的就完了。”吕小雅噘了噘嘴,没有等到赵帆回答,一转身,又火急火燎地走了出去。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