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六十八章 救命-医道通天 365bet可信吗_365bet提款靠谱么_365bet提款多久到账

下一章          上一章

 

     血液留在洁白的座椅上,触目惊心,玛丽黑sè紧身裤里面的血还在向外渗透着,以沉稳着名的空姐也慌乱起来,手抓着那位教授的胳膊:“教授,快看看怎么回事

    “内部出血,应该是子宫内血管问题。”教授很快说出自己的判断和方案:“先用止血药,必须立即手术。”

    “手术恐怕不行。”两位空姐抬着玛丽走向前面的舱一边说着:“我们这只有简单的急救药和包扎的东西,动大手术没有足够的设备和药物以及鲜血。”

    “那就迫降,越快越好,手术风险很大,要开腹找出出血点。”教授快速说道:“病人随时都可能有危险。”

    “我去问一下。”一位空姐快步离开。玛丽被安排在一个很小的房间内,两位飞机上专门的医护人员快速给她上了观察的仪器,但是玛丽痛得不断扭动,固定在手腕和身体其他部位的仪器连接立即脱落。

    事出意外,但不是什么大的安全事件,只是一个人的危险,机舱里没有乱,只有凌威和另外几个人围过去观看。乘务长急匆匆走过来:“对不起,飞机无法在附近迫降,只能等一个小时以后。”

    “一个小时太晚了。”教授接连摇头。

    “有别的办法吗?”乘务长语气沉稳,眉宇间却流露着焦急慎重,飞机上乘客忽然出现急性病并不少见,空姐培训的时候就有这一课,不过大多数是高血压心脏病昏厥脑出血,这些都是可以暂时缓和一下,然后迫降飞机到最近的医院。每次只要拿出最恰当的方案就可以,像眼前这样危机是第一次见到,内出血一个小时如果不采取措施,乘客只有死亡一条路。

    “没有其他办法。”教授是专家权威级别,他的话就是定论。卡亚在一旁惊慌地叫起来:“这怎么办,怎么办?救救我姐姐。”

    “别叫,我来试试。”凌威上前几步,伸手搭上玛丽的脉搏,微微闭目

    教授对世界各地的医术很了解,推了推眼镜:“你这是中国的把脉,那只能观察脉搏的跳动,神奇一点也相当于血压仪之类的,现在是内出血,需要彩超确定位置再动手术。”

    教授的话,凌威充耳不闻,也可以说是根本没有听,他的心神随着经脉深入,然后感觉到肌肤血管,然后顺着血液流动着,就像视察河道那样缓缓观察着,寻找出血的缺口。

    “想到办法了吗?”卡亚瞪着眼在一旁询问,声音焦急紧张,不敢打搅凌威,教授那里没了希望,她立即把希望转到凌威身上,病急乱投医。/

    凌威还是没有动,教授在一旁咳嗽了一声:“别耽误时间了,打止血针。”

    “这样的出血打止血针也是无济于事。”一位医护人员遗憾地回答。

    “可这是唯一方法。”教授继续建议。

    “你们别说了,凌大哥一定有办法。”柳明站在房间门口,听到谈话不耐烦起来:“没有方法就安静点让别人想方法。”

    柳明的话直接得有点粗暴,但也很有道理,教授立即住口,一脸不屑地看着凌威,其他人也一起盯着凌威的后背。病人的血在流,还好凌威并没有让他们久等。站起身看着那两位医护人员:“麻醉,手术。”

    “全麻我们的药不够,血液也没有库存。”医护人员摇了摇头。

    “有什么就准备什么。”凌威反应很快,摆了摆手:“其他人离开。”

    房间的门关了起来,留下乘务长,两位医护人员,还有凌威,卡亚作为病人唯一的亲人也留下,教授陪着她,一部分他是医学权威,可以有所帮助也为了好奇心。

    病人的衣服除了下来,凌威抽出几根针,以最快的速度扎进穴位,过了半分钟,病人的神sè缓和下来,不再扭曲痛苦当然不是因为病缓和了,而是局部已经麻醉,她感受不到疼痛。

    “你忍着点,短时间无法全身麻醉,我要用手术帮你止血。”凌威看着玛丽苍白的脸颊,声音温和:“你坚强点。”

    “没事,你动手。”玛丽微微点头,声音虚弱。

    “手术刀,纱布,止血钳、、、、、、”凌威向两位医护人员说了一遍,两个人立即把要的东西递过来。

    手术刀锋利异常,快速在玛丽小腹部划开一道口子,深度合适,刀口处泛出很多鲜血。凌威的手指迅速进入刀口,用纱布擦一下血,然后伸进止血钳,夹住一根血管,但是血并没有停止,反而加速流出来。凌威眉头一下子拧得很紧,毕竟只是凭感觉,知道出血点却无法更清晰看到有多大,没想到是两根血管。

    凌威的动作并没有因为意外而停顿,再次用纱布擦拭一下血液,眼睛盯着刀口里面,立即看到了另一条出血的血管,伸进止血钳夹住。

    等了半分钟,没有再看到出血,凌威长长送一口气,快速把血管破裂的地方补好。然后缝好刀口,动作流畅娴熟。

    那位教授脸上露出震惊的神sè,他是埃及医学界的权威,见识过许多超一流的外科主刀手,看到凌威的手法,他可以肯定埃及全国能够和眼前这位年轻人相比的不超过一两个。但是,仅仅依靠把脉判断出出血点,原本需要剖腹寻找的手术只用很小的刀口就解决了,准确快捷,这简直不是一位医生能做到的。

    “可以了吗?”卡亚在旁边一直紧紧攥着拳头,见凌威停下手,才谨慎地问了一句。

    “血止住了,但是、、、、、、、”凌威望着玛丽的脸颊,脸上原本放松的神sè忽然一紧,眼中露出慎重的光芒。

    “怎么啦?”卡亚惊叫起来。

    “需要输血。”教授看着脸sè苍白,双目紧闭,显然已经昏迷的玛丽:“失血过多,随时会有生命危险。”

    “我来。”卡亚伸出手腕。

    “你们是亲姐妹吗?”凌威看着卡亚。

    “不是,堂姐妹。”卡亚摇了摇头。

    “血型。”

    “a型。”

    “不行。”凌威摇头,扫视一眼房间里的人,看着两位医护人员:“玛丽什么血型?”

    “h阴性,极为少见。”

    凌威忍不住苦笑了一下,这种血型就是在医院都难以找到,何况是在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飞机上。不过他是个从不绝望的人,立即拉开房门,柳明柳暗还在门外等待,见到凌威,柳明立即问:“怎么样了?”

    “需要输血,h阴性血,恐怕很难找到。”凌威快速回答,目光转向其他乘客,还没有开口。柳明拉了一下他的胳膊:“别找啦,我是。”

    “你?”凌威诧异地瞪着眼。

    “是的,不久前刚刚体检过,我的血型极其特殊,医院建议我献血为同样血型的病人造福。”柳明一边走进房间一边说道:“我还没有来得及献就跟着你来了,现在刚好。”

    两张床靠在一起,柳明和玛丽并排躺着,血液从柳明的血管缓缓流进玛丽的血管,过了一会儿,玛丽慢慢睁开眼,侧脸看了看柳明,干裂的嘴唇动了动,没有发出声音。柳明笑了笑:“你别动,注意身体。”

    “四百毫升,差不多了。”旁边的医护人员轻声提醒,一般献血四百毫升向上就会对身体有影响,甚至发生意外。

    “这位姑娘安全了吗。”柳明转脸看着凌威,他只相信凌威对医学的判断。

    “差不多了。”凌威观察一下玛丽的脸sè,根据经验,玛丽还没有绝对脱离危险。

    “再抽四百毫升。”柳明向医护人员噘了噘嘴。

    “不行。我们要对献血的人负责。”

    “我身体壮得很,没问题。”柳明声音坚决:“不信你们问问凌大哥。”

    两位医护人员的目光一起转向凌威,凌威思索了一下,微微点了点头。

    输血在继续,玛丽的脸sè渐渐恢复了红润。飞机也平稳降落在开罗国际机场,一辆救护车和几辆豪华轿车等候在机场出口处,玛丽被推上救护车,凌威下意识跟了上去,柳家兄弟和那位教授也跟着上车。

    救护车呼啸着进入开罗的一家高级医院,玛丽被推进急救病房,过了大约一个小时,有一位医生走出来,用有点蹩脚的中文和英文对等待在走道里的一大群人说道:“没有危险了,在飞机上进行的手术很成功,不用第二次手术。”

    太好啦,卡亚高兴地跳起来,向着家里的亲属大声欢呼,然后用他们本地话语叽哩嘎啦交谈着,说了好一会儿,似乎才想起在飞机上的救命恩人,卡亚四处寻找一会,没有,只看到那位教授先生,急忙走过去:“您看到飞机上的那几个人了吗?”

    “刚才在这里的,走了。”

    “您知道他们住哪吗,叫什么名字?”卡亚追问了两句。

    “不知道,好像姓凌。”教授摇了摇头,卡亚一下子愣住了,开罗那么大,要想找几个不知道名字的外国游客无异于大海捞针,救命的恩人就这样擦肩而过了。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