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七十六章 旧情-医道通天 365bet可信吗_365bet提款靠谱么_365bet提款多久到账

下一章          上一章

 

     第九百七十六章旧情

    江南的小巷幽深悠长,夜幕下非常静,似乎把繁华的都是隔绝在外,凌威尽量脚步轻缓,降低脚步声,远远跟着前方的姑娘,从身影他可以确定是井上梅子,也就是自己第一大徒弟梅花。但是,自己追上不知道要说什么,只有等到西门利剑来到。西门利剑是刑警队长,井上梅子是通缉犯,两个格格不入的身份,但是凌威知道他们的感情,超相信超越了生死善恶,自从梅花忽然消失以后,西门利剑一直情绪低落,不久前听说梅花还活着,简直欣喜若狂,不断向凌威打听井上梅子的事,每一次见面的细节都要讲清楚。还缠住凌威一起找寻井上梅子。可惜凌威一直很忙,没有闲暇。在要去埃及的前夕忽然见到梅花,凌威当然要抓住机会。

    小巷拐了一个弯向前不远是一个丁字岔道口,前面的姑娘向扭身左拐进入另一条小巷,凌威刚要加快脚步跟过去,右边巷子里忽然窜出两个身影,向左边的小巷直扑过去,紧接着响起一个女子的呵斥:“井上梅子,站住。“

    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响了几秒钟,戛然而止。凌威走到左边巷子的进口探头观望,小巷子还是比较宽,那位姑娘站在一个垃圾桶旁,两个人背对凌威,手中举着枪对着井上梅子,在小巷的那一头,也有两个人举着枪,静静站立。

    两面堵截,毫无退路,那位姑娘慢慢扯下脸上的围巾,昏黄的路灯光下露出一张布满疤痕的脸颊,果然是井上梅子,声音尖锐嘶哑:“原田雅兰,是你?”

    “不错,是我。”背对着凌威的一位女子大声回答:“我一直没有回国就是要把你们井上家族全部抓住。”

    凌威想起来了,原田雅兰是来自日本的刑警女队长,为了抓捕井上梅子的父亲井上支柱来到中国,井上支柱死了她却没有离开。理由是继续追捕井上家族的其他成员,她也确实做到了,井上家族的许多小喽啰一个个被她收拾掉。不过,私下里还有一个说法,就是她看上了西门利剑,迟迟不愿回国。也就是说在某种程度上她和井上梅子是情敌,现在她们在夜色下的小巷子里相遇了。

    “你成功了。”井上梅子语气带着一种讥讽和怪异的失落感,直视着原田雅兰:“我想知道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我专门调查过你,你一直在建宁长大,这是井上家族老谋深算之处,好不容易才找到。”原田雅兰声音严厉:“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作恶必定会有报应,我知道你在建宁经常出入的场所,只要没有离开就一定会回来看看。”

    “你也是煞费苦心,守株待兔,费工费时,值得吗?”井上梅子讥讽地笑着。

    “值得,你就是一条大鱼,我相信你知道更多我们需要的东西。”原田雅兰继续说着,她不担心井上梅子逃跑,慢慢让对方斗志瓦解,井上梅子毕竟是很难对付的对手,困兽犹斗,她很难保证不会有牺牲。

    “你想得倒美,从我这里什么也得不到。”井上梅子冷哼了一声。

    “是吗,我倒要试试看。”原田雅兰向前走了几步,军用皮鞋发出清脆的声响,就像敲在人的心上。

    “站住,再前进我保证你们什么也得不到。”井上梅子忽然叫了一声,声音尖锐,一反手,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抵在自己的胸口。

    “井上梅子,你别乱动。”原田雅兰停下脚步,并没有因为井上梅子的举动而放松警惕,手中的枪依旧平举,手指扣着扳机,大声说道:“你冷静点,生命是重要的,你不在乎也要为你身边的人想想。”

    “你这一招没有用。”井上梅子忽然笑起来,有点嘶哑的声音带着凄凉:“我身边没有人会在乎我,也没有人关心我,我像一条死狗一样躺在街上也没有人伤心。”

    听着井上梅子的笑声,凌威心中一阵酸酸的,伸手从腰间取出两根钢针,犹豫着,不知道是不是要出手,毕竟原田雅兰是警察,感情和正义相比较就要纠结很多。

    身后出现一种淡淡的感觉,有人靠近,而且是悄无声息,凌威全身绷紧,身体下挫,向一旁躲闪。

    “别紧张,是我。”耳边传来西门利剑的声音。

    “你怎么才来?”凌威伸手指了指小巷:“是你安排的吗?我刚给你打完电话,原田雅兰就来个瓮中捉鳖。”

    “不是。”西门利剑探头看了看,双方在僵持着,原田雅兰显然在等待,她并不急,到手的鸭子不怕飞了,最坏的结果就是得到一具尸体。

    “你打算怎么办?”凌威询问西门利剑,这时候需要他拿决定。当然出于西门利剑的身份,应该出去劝说井上梅子放下抵抗,不过那样井上梅子的以后的生命不是马上结束就是要在牢里度过了。

    “你配合我。”西门利剑抬手指了指巷子里唯一的路灯。凌威点头,把手中的两根钢针收起来,捡起一个小石子。西门利剑抬起手,然后下劈,凌威手中的石子飞了出去。

    啪的一声,灯泡破裂,小巷进入一片黑暗,明亮到黑暗,大家眼前全部难以视物。西门利剑快速窜了出去,根据记忆向井上梅子所在的地方冲去。

    凌威根据记忆,冲向原田雅兰身边的一位同伴,一掌劈在对方后脑,那个人闷哼一声倒向一旁。

    原田雅兰没想到会忽然出现变故,在西门利剑冲出去的时候,她的手指扣动了扳机,一声枪响,听到了井上梅子地一声闷哼。

    打中了,原田雅兰向着井上梅子冲过去,刚刚几步,西门利剑冲了过来,一下子把原田雅兰撞倒。身体继续前冲,压低声音,故意嘶哑着叫了一声:“梅花。”

    “嗯。”梅花倚在墙上下意识答应,刚才刚要起步就被原田雅兰击中腿部。西门利剑的声音她并没有听出来,叫井上梅子她不会答应,叫梅花的在这种情况下一定是自己人吗,而且为数不多,值得信任。

    西门利剑一伸手抓住井上梅子的胳膊,转身跑了两步,发觉井上梅子的动作不对劲,一反手把她背在身后,向来路冲击。一连串动作度很快,原田雅兰刚刚从地面上爬起来,又被西门利剑装了个踉跄。西门利剑背着井上梅子一闪身进入旁边的另一个小巷。凌威转身紧跟着跑过去。

    原来在小巷那一头堵截梅花的两个人跑到原田雅兰的身边,打开了带着的手电。原田雅兰大声叫道:“追。”

    “原田队长,我们还是看看小马吧,好像受伤了。”那两个人并没有追,而是弯腰观看倒地的同伴,还好,只是昏迷,对方没有下死手。两个人同时松口气。

    “你们是不是知道救走井上梅子的是什么人?”原田雅兰扫视着那两个人,她带来的日本手下除了几位主管调查的都回国了,现在的人都是在建宁借调的,是西门利剑的手下,碍于西门利剑和井上梅子以前的关系,她没有通知西门利剑,就连几位伏击的人都是到了现场才知道。

    “原田队长,你这样说可就不对了,井上梅子是通缉犯,我们怎么可能和就她的人相通。”一位手下拉长声音,对于这位日本女队长显然不在乎。

    “回去吧。”原田雅兰无奈地挥了挥手,一边走一边拿出手机,拨通,好久对方才回答,声音慵懒:“喂,原田队长,什么事,我刚睡下。”

    “没什么事,想请你喝茶,你睡了就算了吧。”原田雅兰轻声笑了笑。

    “你在哪,我现在起床过去也行。”西门利剑声音大了一点,似乎刚刚清醒。

    “不用了。”原田雅兰挂了手机,忽然觉得自己有点蠢,凭西门利剑的智慧,救走了井上梅子怎么可能在话语里露出破绽。

    小巷不远处的一栋楼房二楼的房间内,一位姑娘快速替梅花清理伤口,西门利剑挂了手机,对那位姑娘说了声谢谢。

    “不用客气,我是凌医师的崇拜者,我反而要感谢你们,凌医师已经答应收我为弟子了,”姑娘笑着回答,她原本是医学院的学生,成绩平平,又不是中医科的,几次想拜凌威为师都被婉言拒绝,刚才凌威忽然赶来,情况很急,她也知道井上梅子这样的情形不简单,救命治病是医生的职责算不得错,最重要的就是凌威答应她进保和堂,要求就是今天的事只当没有发生。而且凌威的人品她相信,不会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

    子弹很快取了出来,姑娘用纱布在井上梅子腿上缠了几道,包扎好,井上梅子一直一言不发,没有用麻药,她的头汗水滚滚而下,却没有哼一声,西门利剑心疼地看着她,轻声叫了声:“梅花。”

    “我叫井上梅子。”井上梅子忽然摆了摆手,声音冷漠。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