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六十三章 不可告人-医道通天 365bet可信吗_365bet提款靠谱么_365bet提款多久到账

下一章          上一章

 

     京都作为全国政治经济中心,人文荟萃,繁华热闹,和乐镇离京都很近,比较起来却是天差地别。轿车行驶在街道上,感觉很静,两边的店铺小而精致,楼房都不高,许多遮掩在绿树中间。整体给人清爽宁和的印象。凌威有点紧张的神经微微放松下来,把轿车停在一个商场门前。徒步四处闲逛了一会,路过一个小报刊亭,买了一张小镇的地图,在路边一个小花坛边的木椅上坐下,研究了一会,把基本的街道和一些显着的标记记在心中。然后向前拐了一个弯,看见不远处有个中药堂。

    中药堂的名称也叫保和堂,在这里却并无保和堂的分店,这是搭乘保和堂这趟中医药堂的快车。凌威信步走进去,游目四顾,中药堂不大很干净,坐堂的是一位中年人,正眯着眼聚精会神地帮助一位老人把脉。靠近一面墙边放着条长长的木椅,椅子上坐着一排病患,很安静。

    “谁是这里的老板?”凌威开门见山,直接问。诊脉的中年人站起身:“我就是这里的老板张广和,请问有什么事?”

    “借一步说话。”凌威伸手招了招。张广和见凌威有点派头,和气生财地笑了笑,走进一点。

    “最近是不是有一位姑娘经常来买药,药方同时有豆蔻当归七叶一枝花。”凌威看着张广和的眼睛。张广和忽然移开目光,笑得有点勉强:“对不起,我没见过那位姑娘用这样的药方。”

    “你尽管说,我没有恶意。”凌威笑了笑:“我和她是朋友,听人说最近在这个小镇出没,不知道在哪落脚。”

    “我真的不知道。”张广和摇了摇头:“这个镇上有三家中药堂,说不定是在别家买的。”

    “一定是在你这里买药。”凌威语气肯定。梅花见到保和堂几个字肯定会有感触,从心理上会觉得亲却一点。

    “恕不奉告。”张广和态度强硬了一点:“没别的事请回吧,我要工作。”

    “如果你不说,可能工作都会没有了。”凌威干脆也来点硬的,没有时间解释,也解释不清楚。

    “什么意思?”张广和疑惑地看着凌威。

    “没什么意思,你这个保和堂好像不是建宁保和堂的分店,我打个电话给陈雨轩,立即对你起诉,后果不用我说了吧。”

    保和堂是陈雨轩主持的,张广和未经允许挪用就是侵权,追究起来张广和不破产也差不多,至少病患们听到他这里不是那个神奇的保和堂,失望之余会流失不少。

    张广和既然把这里叫保和堂,对保和堂自然也会有一点了解,陈雨轩他自然是知道的。,大老板不是他这样小人物惹得起的。皱眉看着凌威,并没有回答凌威的问题,把话题岔开:“这几天经常有人打听那位姑娘。”

    “还有谁?”凌威有点好奇,看来关注井上梅子的不是自己一个人。

    “还有一批丑八怪。”

    “丑八怪?”凌威下意识疑问了一句,忽然想起什么,刚要开口,张广和目光看着门口:“说来就来了。”

    门口出现几个相貌奇丑的人,凌威嘴角浮起一丝微笑,果然不出自己所料,是鬼谷的人,也只有他们才称得上一群丑八怪。

    “各位,实在抱歉,我真的没有见到你们所说的那位姑娘。”张广和迎过去,陪着笑脸。

    “少废话。”一位鬼谷的人大声嚷着:“我们打听过,在我们来这里之前那个人经常来店里,还指导你针灸技术,你不可能不知道她的下落。”

    凌威在一旁恍然大悟,井上梅子一定有恩于张广和,听意思是传授了针灸技艺。鬼谷找井上梅子是寻仇的,张广和自然不会做忘恩负义之事。

    “那是以前,走了好几天了。”张广和抵赖不过,只好承认,但还是没有说出井上梅子的下落。那几个鬼谷的人根本不相信张广和的话,其中一位大声吼着,抬手张开五指,一下子把木质柜台扎了几个洞:“今天要不说我们就这个店砸了。”

    四周响起一阵惊呼,有几个人想掏出手机报警,看了看几个奇丑的人,微微哆嗦着又把手机收了起来。张广和的脸一阵青一阵白,凌威抓紧机会低声说道:“我打发掉这几个人,你告诉我那位姑娘的下落,我保证不会伤害她。”

    凌威化妆成一位中年人,此时已经把墨镜拿下,张广和看着他的眼睛。犹豫了一下,可能在权衡利弊。微微点了点头:“行,你帮我解决眼前的麻烦。”

    “你们是不是找一位脸上有烧伤的姑娘?”凌威走两步靠近那几位奇丑的人,笑着说道:“我倒是见过。”

    “什么时候,在哪?”那几个人同时问,语气急迫。

    “刚才我进小镇的时候,看见她离开了,驾驶着一辆轿车,向南。”凌威随口编着,这些人相貌丑,智商也不太高,他比较了解,一些小谎话就能对付过去。

    “我们凭什么相信你?”有个人反应稍微灵活点,直视着凌威,目光凌厉凶狠。

    凌威从腰间取出一根三棱针,抬手递给那个说话的人:“你把这个交给小雪,小雪会告诉你们的。”

    三棱针比较粗,小雪一时好奇,专门为凌威定制过几根,上面刻着一个及其细小的凌字。不过这几个人并没有细看,既然对方认识小雪,一定知道他们的来路,这就不用多考虑,直接回去问小雪就行。

    几个丑鬼急急忙忙赶来,又风风火火离开。张广和松一口气,对着凌威拱了拱手:“谢谢。”

    “不用客气,他们以后不回来了。”凌威轻轻摆手:“告诉我那位姑娘的住处。”

    “幸福大街125号。”张广和倒是很守信用,可能看出凌威真的没有恶意,至少比刚才那些明显寻仇的人好千百倍。

    幸福大街这个名字很吉利,几乎每个城市都有。在这个小镇是中心街道,店铺林立,行人众多。凌威在人群中一边走一边观看着门牌,看到125号微微愣了一下,竟然是一个门面房,没有营业,卷帘门拉下来一半。门前停着一辆面包车,几个人正从里面把东西搬出来装上车,是一些大箱子,上面写着食品的标志,有几个看起来挺沉。

    凌威靠近一点,对着一位搬东西的中年人笑了笑:“请问大哥,这家关门了吗?”

    “我也不清楚,我是搬运工,只负责把东西搬上车。”那位中年人拿出一瓶矿泉水,一边喝一边回答。

    “我原来*经常在这边买东西,熟客,可惜要换个地方了。”凌威一脸遗憾的摇了摇头:“不知道老板还在不在。”

    “你说老板啊,换了好几个了。”另一位搬东西的人在一旁答话:“我是隔壁的,最近换了个很奇怪的姑娘,头发很短,整天用围巾包着脸,今天早上离开了,托人把钥匙留了下来。”

    “就一位姑娘?”凌威满脑子疑问,围巾包着脸应该是井上梅子无疑,可是她怎么做起了生意。

    “是的,就一个人,也没做什么生意,进了一批货,然后一直关着门,今天忽然又要把货搬走,不知道搞什么鬼。”

    搬货的人也是一脸不解,低声唠叨着。店铺里出来一位年轻人,大声叫着:“还不快点搬,工钱不想要啦。”

    “来啦来啦。”另个人急忙答应着跑过去。凌威看着店铺门前的年轻人,忍不住笑起来,招了招手:“柳明,过来。”

    柳明听到喊叫,转脸看了看,凌威化妆的次数不多,常用的就是这个中年人模样,柳明看过,微微愣了一下旋即明白过来,快步靠近:“凌大哥,是你啊。”

    “你们在干什么?”凌威低声询问。

    “搬东西。”柳明也压低声音:“是小雪和柳谷主让我来搬的,好像是楚云的主意。”

    “你们和楚云在一起?”凌威脑袋有点晕,楚云和鬼谷的人搅合在一起,他们和井上家族都有仇,搬运的东西竟然是井上梅子的。

    “我们一直和楚云在一起,我也看不惯他,可他对谷主有救命之恩。”柳明很无奈,他还是喜欢在建宁的无拘无束时光。

    “我们先不提楚云,你告诉我知道搬运的这些东西是什么吗,是谁给你们的?”凌威想理清思路,看看井上家族又在玩什么花样。

    “不知道是什么。谷主吩咐绝对不能看。”柳明也是一脸茫然,他对谷主绝对服从,说不让看就不会看一眼。别人也别想看。

    “我可以看看吗?”凌威瞥了一眼装进面包车的箱子,按耐不住好奇。

    “这个、、、、、、按理你可以看。”柳明知道小雪对凌威的感情,也信任凌威,不过还是摆了摆手:“你还是不看吧,谷主无意中说过,打开会害死人的,估计不是什么好东西。”

    凌威的眉头拧了拧,和井上家族有关,果然又是不可告人的东西,他们要干什么?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