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五十三章 玉佩-医道通天 365bet可信吗_365bet提款靠谱么_365bet提款多久到账

下一章          上一章

 

     人的体力是有限的,无论你如何坚强都会有力竭的时候。凌威的身体经过大周天针法调理过,强壮得不亚于任何一位拳击冠军,散打高手。劳累加上中毒他也无法承受。那位姑娘醒来的时候他还是倒下了。刚才被药草压制住的火热再次涌起。任何一种病情,反扑总是很厉害,就像海浪一下子淹没了一切。云姨从凌威脉搏上感到一种疯狂的热力,推动着气血快速涌动,那种花毒在凌威体内肆无忌惮地蔓延着。

    放血,再放血,凌威是个脚趾的指尖也被童宛茹用三棱针挑破,血滴落在床单上,触目殷红。

    “云姨,这样不行吧。”叶小曼看着凌威指尖和脚趾尖的鲜血,担忧地晃着云姨的胳膊:‘您再想想别的方法,要不,送省城医院抢救。“

    “花毒省城也没有办法,早就试过了。”云姨轻轻摇了摇头,眉头皱成深深的沟,一刹那似乎老了很多。童婉茹手捏着三棱针站在一旁一动不动,眼神一片茫然。叶小曼不懂医术,但是从云姨和童婉茹的神色上看到了两个字,绝望。心头一阵慌乱,脸色一下子苍白无比,身体忍不住晃了晃,耿忠急忙伸手抓住她的胳膊。轻声安慰:“别紧张,凌威会没事的,还有大周天针法可以抢救。”

    大周天针法无疑是神奇的,但不是包治百病的灵丹妙药仙道法术,它主要原理是利用天人相应的观点,通过计算气血流动的时间,施以针灸加快气血运行来激发潜能。现在凌威体内气血疯狂运转,已经到了极限,大周天针法用起来也是适得其反。耿忠明白这一点,但是除了大周天针法没有什么可以安慰叶小曼的,他的脸上也充满无奈。

    “不,不能这样,不是这样的。”叶小曼变得有点语无伦次,眼泪夺眶而出,在凌威身边的女人中,她是不需要掩饰感情的一个人,因为凌威是她的丈夫,虽然一直没有进行婚礼,在别人的眼里和她的心中早已经是事实。

    “叶姑娘,你先冷静一下,我试试。”云姨抬手轻轻拍了拍叶小曼的肩头,拿起桌上的几根钢针,看着凌威犹豫了一下。她没有说治疗而是说试试,说明没有把握,对于她这样一位精通医术的人来说,这就意味着没有了希望,死马当活马医。

    叶小曼的神情由担心恐惧变成茫然冰冷,呆呆看着云姨手中的钢针,钢针在灯光下泛着寒意。一直寒到大家心里,透心的冰冷。以至于云姨下针出现了大半辈子第一次颤抖。

    “住手。”一声清丽的呵斥,云姨愣了一下,看了看叶小曼,又看了看童宛茹,两个人都是一脸茫然,那么,清丽的声音是谁的?

    几个人同时一震,猛然转过脸,旁边床上的那位姑娘醒来以后大家就没有再看她,注意力全部在凌威身体上。姑娘也一直默默无言,沉浸在一种迷茫中。现在,她已经走下床,眼睛直视着云姨手中的针,声音平静:“这种针太硬,会要了他的命。”

    “有软一点的针。”叶小曼听到姑娘的话,似乎闻到了一点希望,急忙伸手解下凌威身上的针囊,把针全部倒下来,指着几根银针:“这个软一点,可以用吧。”

    那位姑娘没有说话,眼睛不是看着银针,而是看着那几根颜色灰暗的空心针,平静的脸上忽然有点激动:“这些针怎么会在这里?”

    “这是他得到的,救活了,你问他。”叶小曼伸手指了指凌威,现在她什么都不关心,凌威的命要紧。

    “扶他起来。”姑娘看了看凌威。耿忠上前一步扶着凌威半坐着。

    “脱掉上衣,露出后背。”

    耿忠按照吩咐,快速脱去凌威的上衣,露出光滑的后背。姑娘伸手在凌威后背的大椎穴附近比划了一下,拿起空心针,围绕着大椎穴按顺时针飞快把八根空心针扎进去。

    “八针法!”童婉茹诧异地叫了起来。八针法是天医一脉的绝学,她以为当今之世除了她和凌威没有其他知道。现在看姑娘的手法比她和凌威都要娴熟得多。

    扎完针,凌威的身体并没有异样。姑娘柳眉微蹙,缓缓抬起右手,拇指无名指和小指弯曲在掌心,食指和中指伸直成剑指,向前平伸点在八根针中间的大椎穴上。凌威身体就像触电般震动了一下,那八根针也跟着颤动起来,一两分钟以后,姑娘把手收了回来,八根空心针的尾部同时滴落出乌黑的血液。

    一滴,两滴,三滴、、、、、、、血液渐渐变成殷红色。姑娘抬手取下针,示意耿忠把凌威放下,伸手把了把凌威的脉搏,嘴角露出一丝微笑:“没有危险了,再服点药就行,拿纸笔来。”

    “来了。”叶小曼很快从抽屉里拿出圆珠笔和开方的纸,递到姑娘面前。姑娘看了看圆珠笔,柳眉微蹙:“这是什么?”

    “圆珠笔。”叶小曼解释了一下,忽然想起这位姑娘不是现代人,恐怕很难说清楚,一手拿着纸,另一只手拿着笔:“你说,我来写。”

    “当归一两三钱,地骨皮二两,长白参一两、、、、、、、”姑娘一边思索一边说着,最后又想了一下:“就这些了,趁热服下。”

    叶小曼把写好的药方交给耿忠,耿忠并没有立即去熬药,而是疑惑地看着云姨。云姨伸手把了把凌威的脉搏,转脸向耿忠点了点头:“熬药吧,应该没事了。”

    “太凌威有救,高兴得跳起来,抓住那位姑娘的胳膊:“谢谢你,谢谢你。”

    “这是我应该做的。”姑娘矜持地笑了笑,挣开叶小曼的手。

    “我叫叶小曼。”叶小曼眉开眼笑地介绍自己。

    “我叫童馨。”姑娘声音很温柔:“这是哪里?”

    “青城山。”叶小曼指了指窗外,可惜黑沉沉的夜晚,什么也看不见。

    “你姓童?”童宛茹靠近一步,神情很严肃地看着童馨。

    “是啊。”童馨坐在床边上,微微仰脸看着童婉茹,纯真清丽。

    “你知道现在是什么年头吗?”童婉茹又问了一句。童馨思索了一下,看了看四周许多她不认识的东西,柳眉微蹙:“我记得好像是崇祯元年。”

    “明朝。”叶小曼和云姨同时失声叫起来。

    “有什么不对吗?”童馨疑惑地扫视着大家。叶小曼摆了摆手:“好了,这些慢慢和你解释,你也姓童,和童宛茹有关系吗。”

    童馨当然不知道童婉茹是谁,眼睛疑惑地眨了眨。童婉茹接过叶小曼的话,轻声说道:“如果没猜错,她应该是我祖奶奶。”

    “祖奶奶!”叶小曼噗嗤一声笑起来,要不是凌威还没有醒过来,她一定捧腹大笑,童馨看起来也就二十岁左右,竟然当起了祖奶奶。不过笑归笑,她只是觉得滑稽,心里却很明白,这位姑娘来自古代却掌握童婉茹家族的绝学,从渊源上确实是童婉茹的祖奶奶。

    “太神奇了,你竟然来自古代。”历芊芊在一旁一直无语,这时候忽然跳起来,拉着童馨的手:“我告诉你现在是怎么回事。”

    “姐姐请讲。”童馨很客气,历芊芊立即眉飞色舞地讲述起来,一边说一边顺手拿过童婉茹放在一旁的那块玉佩:“童馨,这是你祖传的吗?”

    “给我。”童馨脸色微微一变,一把夺过玉佩,紧紧攥在手中,目光警惕地看着历芊芊。历芊芊尴尬地笑了笑:“我就是看看,没什么恶意。”

    “是吗?”童馨眼珠转了转,手掌还是紧紧攥着玉佩,没有松开的意思。旁边床上的凌威忽然呻吟了一声,叶小曼和童宛茹的注意力立即转过去。历芊芊眼中光芒闪了闪,轻轻拉了拉童馨:“饿了吧,我带你去吃东西。”

    提到吃,童馨嘴巴下意识动了动,历芊芊拉着她蹑手蹑脚走出房间,走下二楼,在后院有个临时的厨房,厨房里有许多做好的菜肴,因为凌威等人一直没吃,菜都放着,有点凉,历芊芊打开煤气,把菜倒进锅里热一下。童馨围着煤气转圈。满脸好奇。

    “喜欢吗?我教你。”历芊芊关了煤气,然后一步一步教童馨如何运用,童馨很聪明,一学就会,就像一个小孩子,小心地把菜放进锅里。

    “童馨,你那块玉佩给我看看好吗,我就看一眼。”历芊芊轻声和童馨商量。童馨瞥了她一眼,微微思索,伸手把玉佩从脖子里取下来,递给历芊芊:“就看一会,马上交给我。”

    “好。”历芊芊高兴地接过来,玉佩上密密麻麻写着字,是药材的名称,历芊芊感到有点眼花缭乱,根本无法记忆。但是,这点难不到她,伸手从衣袋里拿出一个微型照相机,一手拿着玉佩微微转动,一手拿着相机拍摄,很快把玉佩的全貌留了下来。,

    “你干什么?”童馨忽然伸手抢过历芊芊的微型相机,疑惑地上下打量着她。

    “那是放大镜,我只是想仔细看看。”历芊芊一脸微笑,把手中的玉佩还给童馨。童馨把玉佩重新挂回脖子上,看了看微型相机,扁扁的,不太明白,不过既然玉佩安全,也就不再多想,顺手把微型相机交给历芊芊,转身继续炒菜。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