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五十一章 回生 上-医道通天 365bet可信吗_365bet提款靠谱么_365bet提款多久到账

下一章          上一章

 

     药草,苦涩无比,难以下咽,就更不用说咀嚼了。可童宛茹必须咀嚼。凌威出于半昏迷状态,整珠草药根本咽不下去,这种草药不能熬煮,必须保持纯天然,还需要纯阴女人的吐液带服。这样一来,唯有嘴对嘴喂服。

    房间里只留下云姨在一旁,她需要掌握凌威服用药草后的反应情况,相对于童婉茹等人,云姨就像一位慈爱的长辈,在一旁看着童婉茹也没有心理障碍。

    药草刚刚进入口中,一股苦涩的感觉在舌头上迅速扩散,童婉茹张了张嘴,差点呕吐出来,眉头紧蹙。

    “坚持。”云姨轻声鼓励。童婉茹点了点头,开始咀嚼,她愿意为凌威去死,但那种苦的滋味比死还难受百倍,直苦得童婉茹眼里夺眶而出。她更加明白这种药草运用为什么要虔诚,只有绝对的虔诚才会忍受得了。

    童婉茹把药草咀嚼得尽量细一点,然后靠近凌威的床头,缓缓俯下身,微微犹豫了一下,两个人的嘴唇靠到了一起,把药物喂进凌威的嘴里。凌威条件反射地咽了下去。童婉茹身体直起来,又抓住一些药草塞进口里,嘴里已经苦得有点麻木,咀嚼起来倒是没那么痛苦了,第二口,第三口、、、、、、、

    一连十几口草药,云姨示意童婉茹停下来,观察一下凌威的脉搏,微微点了点头,紧蹙的眉头舒展了很多:“好点了,再加把劲。”

    药起了效果,童婉茹也是一阵惊喜,悬着的心放了下来,抓起药草塞进嘴里,加快速度,大口咀嚼起来。两大把药草,很快被咀嚼完,全部喂进凌威的腹中。童婉茹用热茶漱了好几次口,嘴里的麻木感还没有消失,她也顾不上伸不直的舌头,坐在床头继续盯着凌威的脸颊。

    房间外,叶小曼等人在焦急地等待着,云姨没有让他们看治疗的过程,没有说原因,他们也绝对服从,多多少少也猜出点什么,这时候只要能救活凌威,什么都无所谓。哪怕让他们洞房花烛叶小曼也愿意。

    凌威的神智一阵阵迷糊,感觉如同在火中焚烧,嗓子眼就像夏日干旱的河床,干涸得要冒青烟。骨节和肌肉针刺般疼痛,那种痛感向心脏聚集,心脏每一下跳动就像打雷一样,捶打着每一根神经,随时都要崩溃。

    生不如死的煎熬,容易让人放弃,凌威感觉很累很累,真想休息一下。可心中还有一丝念头在不断提醒他,许多人在等着他回去,有老有少,有病患有亲人,甚至还有躺在棺材里的死人。

    耳边似乎听到许多人的叫声,但分不清是谁,张了张嘴想要点水,哪怕一滴也可以,干涩的嗓子发不出一点声音。

    时间不知道过了多久,似乎是几个世纪,一股清凉进入口中,他立即贪婪地咽下去,一口接着一口,清凉的感觉从喉咙进入胃中,然后向四肢扩散。就像久旱遇到大雨,心头的烦躁火热很快消散,心跳也变得缓和下来。耳边传来童宛如的声音,有点含糊,舌头似乎短了点:“云姨,好点了吗?应该醒了吧。”

    “脉象恢复正常,花毒还要进一步处理。”云姨的声音在一旁响起来,还是那么温和。凌威散乱的意识慢慢收拢,缓缓睁开眼,第一眼看到的是童宛茹的脸颊,不是平时见到的那种清丽脱俗,头发凌乱,额头有两块伤痕,没有包扎,血已经止住。

    “你醒啦。”童婉茹忧郁的眼神变得兴奋喜悦,脸颊上同时飞起一阵红晕。

    “我昏迷多久了?”凌威手按着床板,缓缓坐起来,有一种虚脱的感觉,汗水湿透的衣服黏在身体上,紧绷绷难受。

    “一天一夜。”童婉茹笑着回答,忽然有点尴尬,起身拉开房门,对着走道大声叫道:“进来吧,凌威醒了。”

    “太好啦。”第一个大叫着进门的是叶小曼,身边紧跟着耿忠等人,一下子挤了大半房间。云姨急忙挥手:“大家出去一些,留下叶小曼和耿忠。”

    进来的人又很快退了出去,叶小曼伸手拉着凌威的胳膊,感受一下真实,笑得很灿烂,扫视一眼云姨和童宛茹:“谢谢你们,一定很辛苦吧?”

    叶小曼是凌威事实上的夫妻,感谢的话完全是站在一家人的立场上,童婉茹神色暗了一下,抬手拂了一下鬓角的秀发,神情恢复以往的端庄平静:“叶姑娘客气了,我们只是做了点小事,是凌威身体恢复得好,他体内的毒素还没有解除,现在解毒要紧。”

    叶小曼对于童宛茹采药的事在心里就有点纠结,为了凌威无暇多想,现在凌威醒来了,好奇心带着一点醋意涌上心头,正想问救治的过程,童宛茹提到凌威身上的毒还没有解除,立即把她的注意力转移开来。焦急地看着云姨:“云姨,你快点想办法解毒啊。”

    “叶姑娘,别急,凌威刚刚消耗体力过大,一天一夜没有进食,身体虚,不适宜针灸,要喝点参汤。”

    “参汤已经熬好了。”耿忠在一旁接过云姨的话,转身走出房门。不一会儿端着温热的参汤走进来。他是熬药的高手,当然知道什么时候用什么药,病后体虚需要补元气是基本常识,参汤必不可少,事先早就准备好了。

    喝了一大碗参汤,又吃了点东西,凌威精神振奋了许多。下床活动一下手脚,云姨观察一下他的脸色:“可以解毒了。”

    解花毒凌威已经有了办法,不是依靠汤药,完全使用针灸,针就在桌上,八针法童宛茹也是非常熟悉,立即拿起针,吩咐凌威坐好,撩起凌威后背的衣服。

    “等一下。”凌威忽然抬起右手阻止童宛茹,目光盯着旁边那张床上的姑娘。姑娘是从山谷里带回来的,一直就像睡觉一样躺着,呼吸匀缓,各项生理指标正常,这两天忙着抢救凌威,姑娘就被搁置在一旁。

    云姨,叶小曼,童宛如和耿忠一起顺着凌威的目光望过去,四个人眼中同时露出诧异的神色。那位姑娘的手指微微颤抖着,腿部也微微晃动。叶小曼首先叫起来:“她、、、、、、她活了。”

    把姑娘背回来的目的就是救活,但是叶小曼知道她睡了上百年,忽然醒来还是感到一点不可思议的惧怕不安。

    凌威的心中感到非常激动,在山谷中他让姑娘恢复了生机,但并没有真正苏醒,有行动才能算复活。现在,真的要达到起死回生了,是任何一位中医师都梦想和希望见到的事情。凌威缓缓靠近姑娘的床边,看着姑娘清丽的脸颊。姑娘手指的颤动还在继续,慢慢的颤抖延续到胳膊,然后整个人跟着颤抖。

    “怎么回事?”云姨伸手搭上姑娘的腕脉,凌威同时抓住另一只手的腕脉,由于颤抖得厉害,脉搏一时难以琢磨,过了好一会儿,凌威和云姨松开手,相视着摇了摇头。

    “没有办法吗?”耿忠声音低沉,略带伤感,作为老人看着年轻的生命渐渐消失总是免不了感慨。

    “有。”云姨神情凝重:“用大周天针法,而且需要阳刚之气的那种针法,施诊的必须是男子。”

    “这还不容易,凌威就会大周天针法,完全符合条件。”耿忠望了望凌威又望了望云姨。

    “不行。”云姨摇了摇头:“情况很不好,真正恢复的可能性极为渺茫,运用大周天针法要消耗大量体力,凌威身中花毒,稍有不慎不仅救不了人反而搭上自己。”

    “这、、、、、、”耿忠张大嘴,一时不知道说什么,救一个上百年前就应该死去的人,而且是希望渺茫,搭上凌威这样一位神医级别的人,确实有点不值得。但是,医生的天职就是救命,只要有一丝生机都不应该放弃。

    “准备针。”许久,凌威缓缓说出三个字,语气坚定,双手在胸前十指交叉,快速扭动几下,活动关节。

    凌威性格算是比较温和,但是在医学方面很坚定,决定了的事很难更改,他准备出手,别人也就不再异议,叶小曼张了张嘴又闭上。童宛茹想说什么,只是嘴角翘了翘,也没有说话,拿过十几根刚刚消过毒的钢针,递给凌威,凌威取过两根,捏在手中。看了看墙上的电子钟,皱眉计算了一下时间和血脉的关系。然后在姑娘云门穴下了一针。停顿了一下,又在姑娘的期门穴下了一针。

    一连下了八针,每一针都经过细心的计算,下针也是谨慎无比,一轮下来,凌威额头再次有汗水滚滚而下,整个人虚弱地坐在一旁,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那位姑娘。姑娘身体的颤抖平息了一会,手臂上的肌肉开始微微跳动,青筋暴起,手指不断卷曲。

    又过了一会,凌威伸手把了把姑娘的脉搏,快速把针取下来,姑娘手臂恢复了平静。

    “好了吗?”叶小曼伸手擦了擦凌威脸上的汗水。

    “这才是开始。”凌威苦笑了一下,救人哪有那么容易,世上的事都有平衡,要想得到多少往往就要失去多少,想让一个人起死回生自然要付出很大代价。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