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四十八章 谁够虔诚-医道通天 365bet可信吗_365bet提款靠谱么_365bet提款多久到账

下一章          上一章

 

     起死回生是医学的最高境界,一般只有传说中的神医才能做到,凌威虽然掌握高超的医术,但是从没有想到过起死回生。其实,死了就是死了,回生的只是一时昏厥或假死,就像现代的心脏骤停,遇到高明的医生让心脏恢复了跳动,古时候不知道原理,就传为神话。

    凌威对医术是很讲究原理的,西医有解剖图,化验单,中医有奇经八脉阴阳学说,对于虚无的传说不是太相信,就连已经有点眉目的长生不老他都是半信半疑。但是,眼前的事情颠覆了他所有的观念,这个女孩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没有死,但是,让一个人假死上百年而且能救活,需要的技术已经难以想象,现代医学绝对做不到。这种神话般的事情居然让自己遇上了,有了脉跳就说明有了生机,女孩活了。

    凌威缓缓凝神体会着姑娘脉搏的变化,细微而缓慢,就像刚刚苏醒,如果测量血压现在一定很低。但是,就像一台机器,既然启动了就会慢慢运转,这位姑娘应该是生命力旺盛的时候变为假死的,恢复正常只是时间问题。

    叶小曼似乎也感觉到了姑娘的变化,站在一旁默默无语,黑暗中姑娘似乎渐渐有了呼吸,然后哇的一声,吐出了一颗亮闪闪的珠子,身体俯卧,珠子落到地面滚了滚,滚到了一旁的墙角,珠子发出柔和的光芒,像只小电灯泡,照亮不大的房间。依稀可见姑娘后背在一起一伏呼吸着。

    凌威迅速取下姑娘后背的八根空心针收好,不等姑娘醒来,伸手操起人扛在肩上:“走吧,时间不多。”

    凌威所说的时间不多是指外面的情况很紧急,还有一个意思是自己的身体有点支持不住了,心脏一阵阵揪心的疼痛,花毒很厉害,进来的时候要不是迅疾一点,现在已经倒下了。

    叶小曼早就巴不得离开,听到凌威的话立即转身向外跑,刚走出几步,又急急忙忙回头,捡起地面上的珠子,用两根手指捏着,充当照明,有了点亮光,走道里的地面看得清晰一点,凌威加快脚步向外冲,到了洞口,外面忽然发出一阵声响,有石块坠落的声音。一股更加浓郁的花香扑鼻而来,凌威感到一阵窒息,心中撕裂般疼痛,闹嗲晕眩,身体一阵虚脱,倚靠着石壁缓缓倒了下去。

    “凌威,凌威,你起来,我们就要出去了。”叶小曼把珠子塞进口袋,不停摇晃着凌威的胳膊,凌威眼睛用力睁开,额头汗水滚滚,声音微弱:“先把这位姑娘背出去。”

    “不,我先救你。”叶小曼摇了摇头,把那位姑娘放到一边,抓住凌威的手臂,把凌威背在肩头,凌威个子高,双脚靠地,被叶小曼连拖带拽背着向前,一百六七十斤哪是叶小曼这样柔弱的姑娘能够承担的,时间又是刻不容缓,尤其在花丛中,叶小曼拼尽了力气,汗珠滚滚而下,走得异常吃力。

    “叶小曼,凌威怎么啦。”黄思羽一直在外面探头观看,见到叶小曼一阵惊喜,看到凌威耷拉着脑袋又是一阵惊恐,声音嘶哑。

    “凌威昏过去了,你们快点帮帮我。”叶小曼尖声叫着。

    “小姐,我来了。”程怡然兴奋地向前冲,刚冲出两步就被耿忠一把抓了回来:“你找死啊,这样进去不仅救不了人,连自己还得搭上。”

    “可是、、、、、、”程怡然指了指举止缓慢,明显力不从心的叶小曼。

    耿忠没有理会叶小曼,而是抓住日本人的绳索,把一头甩给叶小曼,大声叫道:“抓住。”

    叶小曼伸手抓住绳索的一头,耿忠用力拉扯,借着力道叶小曼脚步轻快了很多,转眼接近这边花树的缺口,程怡然伸出手,一把把叶小曼拉过来,用力过猛,叶小曼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凌威也从她的肩头滑落,程怡然急忙抱住叶小曼,黄思羽则抱住凌威,顺手交给身边的两位年轻人,大声吩咐:“上飞机,快。”

    两位年轻人一个人反抱着凌威,另一个人在下面托着,沿着软梯迅速爬上还在天空盘旋的直升机。

    “我们也上去吧。”黄思羽望了望空中,载着凌威的直升机离开,另一架又靠近过来。缓缓降下软梯。

    “再等一下。”叶小曼大口喘着气,摆了摆手。

    “还有什么事?这里很危险,必须马上离开。”黄思羽看了看四周,有石头从高处不断滚落,脚下的地面还在晃动着,危险迫在眉睫,要不是为了凌威她早就离开了。

    “里面还有人,我要救出来。”叶小曼活动一下手脚,转身再次走向里面。

    “什么人?”黄思羽疑惑地看着叶小曼的后背,大声问:“我们没有看到别的人进去啊。”

    “一时说不清,出去再说。”叶小曼向身后摆了摆手,她无暇解释,必须节省体力。另外,里面发生的诡异事情一时半会也确实说不清。

    返回里面的速度要快了很多,可能是叶小曼心情好的原因,凌威出去了,她悬着的心彻底放下来。对于自己的生死倒是没有考虑,这些花对于别人就像魔鬼一样可怕,对于她丝毫没有影响。

    那位姑娘躺在原来的地方,依旧闭着眼,探了一下鼻息,活着。叶小曼把姑娘背起来,姑娘身体很轻,比背凌威要轻松多了。很快就返回到黄思羽和耿忠的身边,大家七手八脚把姑娘运上飞机。坐在飞机上向下望,叶小曼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下面的地面晃动得更加剧烈,山崖崩塌,她和凌威进去的那个山洞转眼已经不见,倒下的山石把那些高大的花树都压了下去,而且四面的悬崖还在继续倒,有一种天崩地裂的幻觉。

    “可惜。”黄思羽有点遗憾地叹息一声。

    “可惜什么?”叶小曼侧脸看了看黄思羽:“人平安就好。”

    “我是可惜凌威寻找的东西没有了,京都很多人等着救命呢。”黄思羽柳眉紧皱,她在担心京都那几十位重要人物的命运。

    “这是天命,那里面有许多洞口,我和凌威偏偏选择了这一个,除了这位姑娘,其它一无所有,要找的东西一定在别处,这一下永远埋了。”叶小曼微微苦笑了一下,转脸看着那位被救出来的姑娘,姑娘眼睛依旧闭着,就像熟睡一般,嘴角好像还多了点微笑。

    “她是谁,怎么在里面?”耿忠好奇地看着姑娘白皙的脸颊,轻声询问。

    “我们刚进去就看到一片蓝色的光,然后、、、、、、”叶小曼回忆着洞里的事情,刚刚说了个开头,黄思羽忽然摆了摆手,瞥了一眼驾驶飞机的两个人。叶小曼心领神会,话语戛然而止。太诡异的事情往往隐藏着秘密,确实不宜透露、

    飞机在临溪镇落下,几分钟的事,停在吴家药铺的门前,许多看热闹的镇民远远站着。黄思羽等人吧那位姑娘直接运上二楼的房间。房间里有两张床,黄思羽把姑娘放在一张床上,迫不及待地转脸看另一张床上的凌威。

    凌威双眼紧闭,脸颊痛苦地扭曲着,童宛如拿着毛巾擦拭着他脸颊的汗水,但越擦越多。叶小曼在一旁担忧地念叨着:“不会有事吧,云姨,您快救救凌威。”

    “我正在想办法。”云姨坐在床边的凳子上,手把着凌威的腕脉拧眉思索着:“火气旺盛,心脏本身就属于火,火太旺有**的倾向,就像一个人把自己架在火上烧,自然疼痛难忍,一般人早就疼痛而死,凌威身体结实,意志力很强,暂时还不会有危险。”

    “想到方法没有?”听说没有生命危险,叶小曼焦急的神情稍微放缓一点,语气还是比较急迫。

    “需要一种至阴的药物先来压制火气,不过这种药物不太好找。”云姨轻声说道:“是一种小草,红色叶子,长在龙骨崖靠近的另一个悬崖上,下去需要体力,我只下去过一次。”

    “我去吧。”耿忠立即插言:“我这把老骨头采药没问题。”

    “你的体力虽然好,但是不适合,需要一个女孩子。纯阴的才能保持阴气,而且要有一颗很虔诚的心才能得到。”

    “云姨,这是不是有点玄了。”叶小曼有点尴尬地笑了笑。要说虔诚,她对救活凌威的虔诚之心是不容置疑的,但纯阴就不太符合了,自己和凌威有过夫妻之事,算不得纯阴。

    “有些事不可以用常理来揣测,我也是根据传说,既然龙骨崖下有很多神秘的事,这种药草我们还是应该用特有的方法去取。”云姨看了看窗外远处的山头:“时间不多了,一天一夜,不然凌威即使活下去也会伤到脑神经,后果难料。”

    “不是有那八根针吗?”叶小曼想起山洞里的一幕,一边说一边指着凌威腰间的针囊,既然能让那位姑娘起死回生,就应该能救活凌威吧。

    “那个要到火气压下去运用。”云姨快速说道:“我马上灌点药下去,不过治标不治本,你们快点想办法,找出一个合适的人选。”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