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四十七章 死而复生-医道通天 365bet可信吗_365bet提款靠谱么_365bet提款多久到账

下一章          上一章

 

     幽暗的洞穴有光亮是令人鼓舞兴奋地事情,但是如果光线是清冷的蓝色就让人有点心寒,再添上一口棺材就更让人不安了。全文字首发叶小曼是个姑娘,生活中无论如何强大,在这时候看到诡异的情景还是忍不住失声叫起来。

    “别怕,就是一口棺材吗,死人我见多了。”凌威抬手拍了拍叶小曼的肩头表示安慰。话虽如此,他自己心里也是直打鼓。蓝色的光线似乎在流动,如梦如幻,那口棺材不是普通的棺木,而是近乎透明的水晶,篮光流转下,棺材里似乎漂浮着一个人体,非常怪异。

    害怕归害怕,还是要进去的,而且现在情况危急,必须要快。凌威深吸一口气,紧紧拉着叶小曼的胳膊,声音尽量显得平稳:“走,记住我们要找的应该是一块玉佩,找到后立即返回。”

    “玉佩。”叶小曼一边走一边念叨,为了记住也为了分散有点恐惧的心神。

    两个人很快靠近那个发出亮光的地方,是一个房间,一扇石门倾斜在一旁,可能是震动的结果。房间是四方形,顶部是圆形,穹形顶部镶嵌着一块拳头大的玉石,光线是那块玉石发出来的,似乎有形状,伸出手,一种清凉的感觉,如水般流淌。房间四面墙壁和转角处各镶嵌着一面光滑的古铜镜,光线在铜镜上不断反射,在房间里形成一条条若有如无的线条,缠绕在棺材四周,显得虚幻缥缈。

    无论如何害怕紧张,人的好奇心不会减,甚至更加强烈。叶小曼和凌威同时靠近水晶棺材。透过棺材盖,看到里面躺着一位姑娘,整个人浸在一种透明的液体里,所以刚才远远看起来似乎是漂浮。姑娘紧闭着双眼,小巧挺直的鼻梁,白皙的皮肤还有点润红,秀发漂浮张开。

    “这个人死了吗,好像睡觉一样。[  ]”叶小曼没想到棺材里的是一位美女,看样子正是青春年华,诧异地眨了眨眼,看着凌威。

    “死了,我敢保证这个人死了有上百年。”凌威深吸一口气,压抑住心脏的又一阵疼痛,继续说道:“这是用一种特殊方法保存尸体的方法。东汉马王堆就出土过保存完好的女尸,皮肤依旧有弹性。”

    “我没看过马王堆的女尸,但我确定这个比那个完美。我死了以后要是能这样永驻青春就好了。”叶小曼忽然有点慨叹,从小到大一直生活在死亡的阴影了,对于死后的事考虑过无数次,眼前这种方法无疑是最好的。

    “我们还是找东西吧。”凌威不想把死亡与自己和叶小曼联系在一起,岔开话题。两个人同时把目光从棺材上移开,在房间里四处寻找。房间不大,很快就找遍了,除了棺材什么也没有,空荡荡一片。叶小曼失望地蹙着眉:“我们是不是走错了地方?有几个山洞的。”

    “或许吧。”凌威随口回答,疑惑地继续张望一遍,还是一无所有,无奈地转过身准备离开。拉着叶小曼刚走出几步,耳边忽然响起一个若有若无的声音,听不清说什么。他微微一愣,愕然回首盯着那口棺材,房间里没有其他人,如果死人也算的话除了他和叶小曼就是躺在棺材里的姑娘。

    “怎么回事?”叶小曼紧张地抓住凌威的胳膊,转过脸扫视一眼房间。寻找让凌威停下脚步的东西。但还是像原先看到的一样,除了那口棺材,什么也没有,难道、、、、、

    “这棺材有什么不对劲吗?”叶小曼声音有点颤抖。

    “你刚才听到什么声音没有。”凌威轻声问,语气尽量放松,但这时候问这样的话本身就很恐怖。叶小曼微微哆嗦了一下:“没,没有。\\首发\\”

    “难道是我的幻觉。”凌威把手捂着胸口,压抑住越来越激烈的疼痛,微微晃了一下脑袋,是不是毒素伤害了自己的神经。

    “我们走吧,换一个洞或者出去,这里太诡异。”叶小曼拉着凌威的手,向后退了一步。

    “等等。”凌威没有动,抬起另一只手摆了摆,眼睛继续盯着棺材,看着棺材四周若有若无的线条缠绕着,想起了建宁保和堂书房那副山水画,一个绝色女子,梦幻般的的线条,那是第一次见到,后来在鬼谷的一块玉佩上见过,在梦里也见过很多次,如今,这幅画面活生生呈现在自己面前,

    叶小曼是个聪慧的姑娘,看着凌威眉头紧皱,没有再打扰,静静站在一边。凌威看了十几秒,缓缓走近棺材,盯着棺材里的姑娘,当然没有活着的信息,还是那样静静躺着,躺了上百年,如果没有今天的变动,说不定要躺上千万年。

    “帮我找找,有什么线索。”凌威的目光在棺材上慢慢移动,他让叶小曼帮忙也是为了抓紧时间,他心中的疼痛越来越厉害,后背已经流出汗水,感觉时间不多了。必须解开眼前这个谜,

    棺材两米多长,凌威很快就扫描了一遍,没有发现任何和棺材有关的东西,倒是叶小曼轻声叫起来:“快来看,这里有字迹。”

    凌威急忙靠近过去,瞪了瞪眼:“没有啊。”

    “你身体蹲一下,从这个角度看。”叶小曼抬手拉了拉凌威的胳膊,凌威身体矮了矮,在水晶棺材靠底部的地方看到了一些字迹,这些字必须通过一定角度才能发现,叶小曼身材不高,恰好可以看见。

    字不多,内容很简单:引元气入体,方可起死回生,庸医勿扰。

    凌威犹豫了一下,转脸看着叶小曼:“我是不是庸医?”

    “不是。”叶小曼说得很肯定:“不过,这种起死回生的事只能是个传说,恐怕很难。”

    “明白你的意思,救不活就不应该打搅姑娘的清静,让她永远安宁。”凌威思索着说道:“我们是应该离开还是试试。”

    叶小曼看了看那个倾斜的石门,微微摇头:“环境已经破坏,恐怕这位姑娘以后也难以清静了,动手吧。”

    “好。”凌威点了点头,伸手扶住棺盖:“先把它打开。”

    棺盖比较厚,凌威身体中了花毒,力气下降,两个人用力才把棺盖推开一点,露出一条宽宽的缝隙。凌威缓缓伸出手,从液体里把姑娘抱起来,放在棺盖上,下意识伸手把了把脉搏,旋即苦笑了一下,死了上百年要有脉搏才是怪事。

    “引元气入体,什么意思?”叶小曼在一旁提醒,她不懂医学,但也知道这位姑娘离开那些液体的时间不能太长。

    元气,凌威是知道的,中医指的元气是天地间很玄妙的东西。可是在这里显然不是,那些元气起不到起死回生,只能是布置眼前局面的人留下的某种东西,而这里除了姑娘和棺材就只有那些虚无缥缈的光线。

    想到那些光线,凌威眼睛一亮,看了看空中那些飘渺的东西。把姑娘翻了个身,瞥了一眼叶小曼:“解开她的衣服,我要看她后背。”

    凌威是外科医生出身,看女人的身体根本不是心理障碍,可是这位姑娘是个死人,假如救不活看了身体就有点罪恶感。还是让叶小曼动手。

    叶小曼理解地笑了笑,轻轻解开姑娘的衣带,把上身的衣服褪了褪,姑娘后背光滑异常,凌威手指按了按,弹性十足,和活人没有什么区别。

    姑娘后背大椎穴附近分布着八个及其细小的红点,凌威手指在红点上比划几下,神情一怔,这八个位置和童宛如传下来的的八针一模一样。

    “怎么啦?”叶小曼见凌威发怔,担忧地看了姑娘一眼:“是不是没救。”

    “不。”凌威神情放松了很多:“我想我找到方法了。”

    伸手从腰间抽出八根空心针,谨慎地在姑娘后背比划了几下,然后缓缓把针扎了进去,每根针都是用补的手法,下针的先后也是按照逆时针补的方法。

    针扎完,姑娘没有任何变化,叶小曼有点担心:“是不是错了,还有别的方法吗?”

    “没有,这是最好的。”凌威思索了一下,拉着叶小曼后退几步,一直退到门口,直视着那位姑娘,现在他能做的只有等待,他是个一流的医生,知道治病救人不能太犹豫,认定一种最好的方法就要一直相信,做到最好。如果不断改变反而会适得其反。

    等待的时间并不长,大约两三分钟,房间内的空气似乎在震动,空中的那些线条不断扭曲着,渐渐形成一个逆时针旋转的漩涡。向着姑娘的后背慢慢聚拢,然后像水流一样,渐渐从空心的针中灌进去。

    渐渐地,空气中的漩涡旋转得越来越快,进入空心针的速度也越来越快。那些蓝色的光线似乎也被聚拢灌进了姑娘的身体,越来越淡。终于,四周变得一片昏暗,穹形顶部的玉石啪的一声掉到了地面上。

    “怎么啦。”叶小曼惋惜地叫了一声,出于女人对宝石的喜爱,她下意识前进几步,伸手抓起掉在地面上的玉石,玉石还有一点光,但极其微弱,还好,没有摔坏。叶小曼小心地收了起来。

    没有了光,根本看不清那位姑娘的情况,凌威靠近棺材,焦急地伸手摸了摸姑娘的手臂,然后把手指放在腕脉上,忽然,一种细微的悸动从手指上传过来,凌威心中忍不住一阵狂喜。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