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七章 山谷(2)-医道通天 365bet可信吗_365bet提款靠谱么_365bet提款多久到账

下一章          上一章

 

     吴家药铺二楼走道尽头有个小房间,一张床一张桌子,还有几个凳子。药铺刚开,还没有准备专门的病房,这一间是为了应急。楚方的情况很特殊,凌威毫不犹豫地把他转移到小房间。看了看柳明柳暗:“你们继续回去监视,楚方的事情,任何人都不要说,顺便把童婉茹和耿忠请上来。”

    柳明柳暗转身出门,童婉茹和耿忠不用招呼,已经出现在门口。耿忠瞥了一眼床上的人,诧异地说道:“楚方。”

    “您认识他?”凌威目光闪亮,期待地看着耿忠。柳明柳暗在山谷的入口处只是远远看着,并没有听到说话,只知道事情蹊跷,这个人重要,细节却一无所知,耿忠竟然认识这个人,真是太好了,根据身份可以揣摩到一些内幕,同时确定这个人究竟有多么重要。

    “他叫楚方,楚家年轻一代中医学比较突出,和楚云平辈,我有点印象,生性耿直。”耿忠简单说了一下,看着眼睛紧闭的楚方,眉头微皱:“他怎么啦,昏迷不醒?”

    “柳明说是被扔进山谷的入口,中了花香的毒,四肢被折断。”凌威把楚方的脑袋摆放微微侧点,防止口中的吐液呛着,人在无意识之下什么意外都可能发生。

    “混蛋。”耿忠气愤地骂了一句:“没想到楚家已经到了自相残杀的地步,楚方一定是言语上得罪了谁,或者知道了一些见不得人的内幕。”

    “利欲熏心。”童婉茹微微叹息,眼中流露出洞察世事的光芒:“有些人被压制会韬光养晦,休养身心,那是真正智慧的人。可那种人不多,太多的人被压制得心理有点扭曲,一旦释放就会变本加厉。楚家世代为我们云家服务,充满不甘,到了楚云才有个突破口,把家族的手直接伸向全国,为了上百年期待憧憬的荣华富贵,一定不择手段。”

    “全部该死,上百年养了一群狼。”耿忠攥紧拳头,用力挥了挥手。

    “您别急,我相信善恶到头终有报。”童婉茹倒是很平静,一副泰然的样子。

    “我就是他们的报应。”耿忠情绪有点激动,眼中露出一缕寒光,这样的眼神在耿义的眼中曾经见到过,流露出心中的冲动和激愤。凌威急忙摆了摆手,打断他的思维:“您先别急,先把楚方救醒,看看具体怎么回事。”

    凌威清楚楚方的情况,短时间无法绝对清醒,耿忠也可以冷静一下。抬手从腰间抽出一个小针囊,打开,是八根空心针,上次在楚家的别墅故意把假针让人偷走,这套针就再也没有出示过。

    撩起楚方后背的衣服,凌威中指和食指捏住一根针,小指点在楚方的脊柱上,微微计算了一下,把针缓缓扎了进去,紧接着又是第二根针,第三针、、、、、、一连八针,凌威长长嘘一口气,看着微微颤动的针尾,等待结果。

    “你会八针法。”耿忠盯着八根针一脸惊讶:“谁教你的?”

    “是我。”童婉茹轻声回答。

    “你是天医的后人?”耿忠脸色更加惊讶,童婉茹的身份知道的人不多,加上她不行医,没有人会把她和天医联系在一起。耿忠回来得匆忙,云姨也没有来得及向他提起过,听到童婉茹的回答自然倍感惊讶。

    “很惭愧,我虽然是天医的后人,对医学却并不精通。”童婉茹有点歉意地笑了笑,这一点她觉得愧对先辈,是她唯一不安的心结。

    “你把八针法传下来就很不错了。”耿忠显然很了解天医的情况,看着童婉茹的目光有点惋惜:“八针法我见过,应该是你爷爷辈吧,八针法神奇之处可以起死回生,是天医家族的精髓。”

    “这点我算对得起祖宗但也有点违背祖宗不传外人的训条。”童婉茹柳眉微蹙,旋即笑了笑:“不过,他们泉下有知也不会怪罪我吧,总比失传要好得多。”

    “没有人会怪罪你,天医也不是绝对不外传,只是害怕所传非人,大周天针法传给云家就是一个例证。”耿忠笑着安慰童婉茹:“你爷爷一直担心八针法会失传,曾经想传授给我,可惜,我不是学医的料,只学到一些熬药的技术。”

    “这么说爷爷如果看到凌威学会了八针法也会高兴的。”童婉茹心结解开,变得眉开眼笑,出尘的脸颊上多了点世俗的妩媚。

    “那当然,我老人家一把年纪还骗你不成。”耿忠朗声笑起来,似乎回到了和童婉茹的爷爷在一起时意气风发的时光。

    不知不觉二十几分钟过去,凌威把了把楚方的脉搏,涌动的气血已经平稳下来。伸手取下楚方后背上的空心针,把楚方的身体翻过来,观察一会呼吸和心跳,然后直起腰,转脸面对耿忠:“等会我开一副药,您熬好帮他服下去,在他醒来之前就麻烦您照顾。”

    “为什么要我照顾?”耿忠在保和堂是熬药的,从来不照顾病患。凌威知道他的身份以后更是恭敬了几分,不再指使他做杂事,就更不用说伺候人了。

    “楚方的事我不想让其他人知道,而且,这个人很重要,楚家如果知道一定会想方设法灭口,您刚好可以保护他。”凌威看了看还在昏迷的楚方:“手脚折断,需要用药固定,暂时不能挪动了,所以、、、、、、”

    “我明白,大不了我搬过来住。”耿忠打断凌威的话:“放心吧,有我在,谁也别想伤到楚方。”

    “那个历芊芊经常四处走动,好像比较麻烦。”童婉茹略显担忧地说道:“她似乎对什么都感兴趣。”

    “那个丫头我来对付。”凌威凑近童婉茹耳边嘀咕了几句,童婉茹连连点头。凌威把空心针递给童婉茹收好,拉开门走了出去,门口走道上。历芊芊正悠闲地看着远方的山峰。凌威可以确定她偷听过,但听到多少不确定。

    凌威没有停留,故意加快脚步,急匆匆从历芊芊身边越过。历芊芊扬了扬手:“凌威,干什么这么急?”

    “有点事。”凌威吞吞吐吐,脚步略着停留,再次向楼梯口行走。历芊芊看了看凌威出来的小房间,犹豫了一下,跟着凌威走下楼。

    凌威经过大厅向吴茵打了个招呼,走出大门,拦了一辆的士沿着街道向前行驶。历芊芊紧接着走出吴家药铺的大门,也拦了辆的士。山区小镇,街道上车辆很少,历芊芊很快就跟上了凌威。一前一后离开临溪镇,沿着青城山脚下饶了一会,进入一个风景游览区,游览区右边有几栋分散的别墅,凌威在一栋别墅院门口停下来,保安打开大门,他快步走了进去。

    历芊芊来到别说门前走下车,保安还没有把大门关起来,其中一位拦住准备进入的历芊芊:“姑娘,你找谁?”

    “我是这里的主人约来的。”历芊芊笑得很妩媚。

    “对不起,主人已经病了很久,概不见客。”保安很平静地戳穿历芊芊的谎言:“您请回吧。”

    “对不起,我是跟着刚才那位医师来的,是一位名医吧。”历芊芊探头望了望,故意露出一脸好奇。

    “你说对了,是一位神医,老板听说他来到这里,专门邀请过来。”保安没有隐瞒,说得很自然,强调了一句:“老板吩咐了,除了这位神医,谁都不见,所以,很遗憾,姑娘你请回吧。”

    “没什么。”历芊芊微微笑了笑:“不知道这位神医要在这里呆多久?”

    “这个、、、、、、”保安犹豫了一下,看着历芊芊的笑脸似乎有点心软,放低声音:“至少三四天吧,我们老板的病很特殊,需要调理,还答应捐出一大笔钱给希望小学,这位神医才答应过来诊病。”

    历芊芊柳眉蹙了蹙,觉得保安的话没什么破绽,向两位保安轻轻挥了挥手,转身离开,并没有坐的士,而是走向不远处的一个山坡,在一棵树下静静做了一回,然后选择不远处的一个小旅馆,找到一个窗口对着那栋别墅的房间住了下来。坐在窗口端着茶静静看着山野,一直到夜幕降临,凌威没有出来。

    “姑娘,吃点东西吧。”旅馆的老板娘在门外轻声招呼。

    “送进来吧。”历芊芊大声说道:“简单点,清淡的野菜类就可以。”

    老板娘答应了一声,不一会儿端着一个托盘进来,一碗稀饭,几个馒头,还有三盘农家小菜,轻轻放到桌子上:“姑娘,吃吧。”

    “老板娘,对面别墅了住的是什么人?”历芊芊伸手指了指窗外朦胧夜色下的别墅。

    “一个很古怪的老人,听说有病,很久没出来了。”老板娘很健谈:“下午听说请了个神医,估计还是比较玄,不是任何事都能靠金钱解决的。”

    “好啦,你出去吧。”历芊芊挥了挥手,她不愿意再听下去。

    山野附近没有路灯,夜色很暗,一般很少走动,历芊芊估计凌威不会在夜色下离开,但还是不放心,轻轻吹了声口哨,一只小鸟从远处飞过来,在历芊芊的手掌上停留了一下,历芊芊拿出一块布片让小鸟闻了闻,小鸟振翅飞起,向不远处的别墅疾驰。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