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三章 绸缪-医道通天 365bet可信吗_365bet提款靠谱么_365bet提款多久到账

下一章          上一章

 

     有了凌威和云姨的加入,吴茵的药店完全有实力在临溪镇和共和堂一较高下,不过,吴茵毕竟嫩得很,一下子平步青云还是晕乎乎,有点胆怯,就一个门牌就斟酌了很久,吴家药铺,显得普通平凡缺少霸气,也显得吴茵的信心还是不够强。

    店名像个普通的小药铺,但吴家药铺并不小,在山区小镇最大的优势就是地皮不值钱,几十万就买了两个很大的门面,两层楼,后面还有小院,院子里有许多房间,是原来的房东用于旅游旺季接待客人的,现在被改成了针灸房,中药熬制房,药材仓库,还有一间宿舍。院子里还有许多花草,刚刚修剪过,许多花枝堆在一旁没有来得及运走。脚踩在凌乱的枯叶上,沙沙作响。

    楚云在后院中随意转了一圈,对于吴家药铺的规模立即了如指掌,如果全部运行起来确实可以掌控临溪镇和附近的一大半病患,对于共和堂不用说也是个威胁。但楚云暂时并不担心,楚家世代在青城山附近,实力雄厚,在临溪镇也有很扎实的基础,不是轻易就能撼动的。

    开业第一天总是很匆忙,加上许多意想不到的客人到访,药铺里的人都在前厅招呼人,后面非常冷清。楚云略作停留,转身返回,到了通向二楼的楼梯口,微微犹豫了一下,抬脚缓步拾级而上。沿着二楼走道向前走了二十几米,一个房间内内传出凌威的声音:“这件事非同小可,我们一定要谨慎,确保万无一失。”

    楚云停下脚步,微微靠近房门,侧耳凝听,紧接着是童婉茹的声音,有点忧郁:“那些花都有毒,布满山谷,如何进入,我看还是放弃了吧,那些京都的病人也怪不得你。”

    “话虽如此,除了那些病人,我还有许多人要救治,那个东西太重要了。”凌威声音低沉。

    “可是,那个东西确实存在吗?”童婉茹轻声疑问。

    “一定在。”凌威语气肯定:“当年徐福东都已经有了药方,只是没有带走。”

    房间里沉默了一会,童婉茹的声音再次缓缓响起:“你打算怎么办?”

    “我已经让黄思羽以卫生部的名义采购一大批防毒面具和设备,东西到了就进山。”凌威加快了语速,变得很坚决:“还有不少人虎视眈眈,我们必须抢先一步。”

    “好,我们先商量一下,怎么调集人手。”两个人的声音变得低了很多,似乎在悄悄商谈。楚云对接下来的内容没有什么兴趣。提脚向后退出,一步,两步,三步、、、、、、来到楼梯口,转身向下,刚走几步,耿忠夫妇两迎面上来,双方同时停下脚步,楚云微微笑了笑:“耿叔。”

    耿忠动作缓慢,似乎老态龙钟,看了看楚云,反应比较慢:“楚云啊,你什么时候来的?”

    “刚到,我四处走走。”楚云轻轻扶着耿忠:“我也刚听说耿义叔过世了,您节哀吧。”

    “是啊,他走了,连一句话都没有。”耿忠显得很伤心,眉头皱纹很深,似乎一下子老了十岁,遗憾地摇着头,把胳膊从楚云的手中抽出来,慢慢向楼上走去。

    楚云下了楼梯,穿过前面的厅堂,和吴茵打了声招呼,急匆匆离开吴家药铺,沿着街道向前走了一会,右拐进入一条岔道,楚天放驾驶着一辆银灰色轿车停在路边,楚云弯腰钻进去,低声说道:“回别墅。”

    楚云在楚家地位比较特殊,在青城山山脚下有自己的一处别墅,研究医学和召集人手都是在这里悄悄进行,家族中的老人很少到他的别墅干涉,无论他做出什么样的事,那些人都是充耳不闻,也算是默许,楚云毕竟是他们家族上百年来难得的人才。进出别墅的都是他的心腹。

    轿车绕着临溪镇外围行驶了一会,很快靠近别墅的大门。门前一位年轻人正在张望,楚天放放慢车速,把车窗放下一点:“夏英,探头探脑什么事?”

    年轻人凑近车窗,看了看楚云,脸色轻松下来,轻声回答:“来了一位姑娘,非要见老板,现在在客厅等着,看样子似乎有点来头,几位弟兄守着她,没有敢妄动。”

    “什么人,报名了吗?”楚云扬了扬眉,气势上能镇住他这帮手下的一定不寻常。

    “她只说姓历。”

    “姓历,是不是身材苗条,长得清秀,眼睛明亮。”楚云眉头皱了一下。

    “是。”

    “历芊芊。”楚云撇了撇嘴:“还好你们没有妄动,小丫头不是善茬。”

    二楼客厅,茶几临近窗户,历芊芊长发披肩,恬静地坐在沙发上,三根手指捏着精致的茶杯,微微转动着,画面显得柔媚动人。

    “历姑娘大驾光临,真是蓬荜生辉。”楚云进门就大声笑着打招呼,显得热情洋溢。历芊芊的态度却没那么客气,瞥了楚云一眼:“我等了很久,看来楚老板很忙吗?是不是又上山杀人放火去了。”

    “你、、、、、、”站在一旁的一位年轻人瞪了瞪历芊芊,攥紧拳头,满脸不悦。楚云向着他摆了摆手,走到近前,笑微微在历芊芊对面坐下:“历姑娘说笑了,我是个医生,治病救人,和杀人放火怎么能连在一起。”

    “是吗?”历芊芊微微笑了笑:“耿老头死了,一起陪葬的还有几个人,楚老板不会告诉我这个你也不知道吧?”

    楚云微微愣了一下,直视着历芊芊的双眼:“你究竟要干什么?”

    “干什么?我还要问你干什么呢。”历芊芊柳眉微挑,放下手中的茶杯:“大爷爷和你是合作的关系,你对凌威动手怎么不说一声。”

    “我没有对凌威动手,在山里他是忽然出现,再说也没有伤到他。”楚云轻声反驳,山里的事历芊芊显然已经知道,没有隐瞒的必要。

    “这件事不提了。”历芊芊忽然摆了摆手,结束话题,语气一转:“楚老板,知道凌威来青城山干什么吗?”

    “这个、、、、、、不太清楚,是回来看看云姨吧。”楚云一脸迷惑不解的样子:“难道他还有别的事情要做?”

    “我按你是揣着明白装糊涂,我就不转弯抹角了。”历芊芊直奔主题:“据我们所知,凌威这次是为了长生不老药,很可能就藏在山谷里,你要想办法务必拿到。”

    “山谷里到处是毒花,我们怎么进去。”楚云缓缓摇了摇头。

    “这点毒花我看拦不倒楚老板。”历芊芊意味深长地笑了笑,身体微微后仰,一副运筹帷幄的样子:“楚老板准备的一批防护服和防毒面具今天应该到了,很快就能派上用场。”

    楚云心中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自己的一举一动历芊芊竟然了如指掌,有点恐惧之下旋即又生气一股怒意,冷冷说道:“历姑娘,我拿到药方是不是还要交给历老爷子过目。”

    “当然。”历芊芊说得不容置疑。似乎是件天经地义的事。楚云忽然笑起来:“历姑娘,我为什么要听你们的,有什么好处。”

    “这是两个问题。”历芊芊不紧不慢地说道:“第一,你可以不听我们的,但是你做的许多事立即会出现在各大报纸上,共和堂的生意就会一落千丈,楚老板可以想象,一个杀人的医生就算不被判刑,逍遥法外,也无法再行医了吧。第二个问题,你会有什么好处,当然有,我们是合作关系,大爷爷说了,他对付凌威,解决你后顾之忧。”

    楚云略微沉默了一下,对于历芊芊和历春归他倒是不怎么担心,都是为了利益,翻脸双方都没有好处,关键是凌威,不仅眼下是对手,在全国各地共和堂和保和堂之间的竞争的关键也集中在凌威身上。现在历春归答应对付凌威再好不过了。微微点了点头:“历姑娘,我在京都也帮过你们的忙,所以,希望历老先生说到做到。”

    “ok。”历芊芊抬手打了个响指,笑着说道:“就这样吧,合作愉快。”

    说完,历芊芊站起身,直接向外走去,走到门口又停下来,回首看着楚云:“还有一件事我要申明一下,凌威由我们对付,你们不要伤到他。”

    “这个不好办吧,他要是对我们动手,难道我们束手待毙。”

    “如果他动手,你们可以考虑还击。”历芊芊柳眉微蹙:“不过,我还是不希望看到凌威有什么闪失。”

    看着历芊芊消失在别墅大门外,楚天放有点不服气地哼了一声:“太嚣张了。”

    “你如果有一位瘟神的爷爷也会这样嚣张,这种人能不得罪最好别得罪。”楚云有点感慨。

    “历芊芊说的是真的吗,凌威是为了长生不老药药方而来?”楚天放有点怀疑,长生不老药毕竟只是传说。

    “我在吴家药铺也听到凌威谈论,**不离十。”楚云望着远处的山峰,略着停顿:“不过,我们还是不要妄动,我总觉得是个圈套,这件事应该相当保密,现在快要搞得家喻户晓了。”

    “还是谨慎一点好。”楚天放也表示赞同:“不过,历芊芊让我们不要伤及凌威,怎么办?”

    “先斩后奏,历春归不会为了一个死人和我们翻脸的。”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