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二十二章 大礼-医道通天 365bet可信吗_365bet提款靠谱么_365bet提款多久到账

下一章          上一章

 

     山区的村民平时除了解决温饱问题,还有一件重要的事就是病,虽然现代的医疗技术很先进,但昂贵的医药费还是令收入偏低的人望而生畏。尤其是一些慢性病,先进的医学也没办法,这时候传统的中医就有了用武之地,加上云姨和楚家的医术完全可以和现代医学的效果比美。在青城山附近的小镇,中医渐渐代替了西医,除了一些手术和特殊的病,大家想到的都是中药堂,当然,还有一个最基本的原因,青城山药材丰富,价钱自然就低,实在没有钱还可以自己根据药方上山采药。

    临溪镇紧靠青城山,药材来得更是容易,镇里许多人家都是依靠采集药材为生,在这里义诊比较容易,花费极少,穿镇而过的溪水清澈无比从山中来,似乎也带着山的灵气,熬出来的中药药效特别好。楚家的共和堂设在这里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同样的药方效果比其他药房的好,省里的许多领导都会专程赶来就诊。在这里除了云姨灭有人和共和堂竞争,事实上,云姨的义诊也是在共和堂的支持下,本质是一样,共和堂一枝独秀。

    但是,这种格局不久前起了变化,云姨病倒以后,一个叫吴茵的姑娘从外面学医回来,在临溪镇街道上也进行了义诊,反应还不错,把许多病患都拉了过去。临溪镇共和堂的医师宋义和不得不出面干涉,但是,碰了个硬钉子,竟然被一个年轻人顶了回去。他的干涉起了个反作用,吴茵决定开一个中药堂,公然和共和堂竞争。

    开中药堂需要很多东西,首先是租房,然后是装修,最起码要一些柜台,另外就是药材,吴茵只是和父亲一起过,手里没有几文钱,就算加上吴茵的男朋友席方,一时也难以开展。但是,吴茵在临溪镇口碑很好,一些接受义诊的病患纷纷出力,首先是房东,免了头三个月房租,许多人连夜把家中采集加工的药材送过来,价钱是最便宜的,而且是欠账。

    第二天天刚亮,一群木匠带着家伙抬着木料进入店里,拉开架势开始忙碌,太阳升起的时候已经做好了一张桌子,然后开始加工药柜,布置好框架,每打好一个抽屉,席方和吴茵就放进一种药材,在外面贴上标签。

    一群人忙得汗流浃背,吴茵觉得饥肠辘辘,看着许多人,正在考虑吃饭的问题,隔壁小饭馆的老板和伙计端着一大笼馒头包子,提着一桶稀饭进来,大声嚷着:“大家歇一下,开饭了,吃饱了好干活。”

    所有人停下手,也不用板凳,拿起碗装点粥,或站或坐,稀里哗啦吃起来,很快吃完,抬起衣袖擦了擦嘴,继续干活。吴茵一边收拾碗筷一边问饭店的老板:“多少钱?”

    “不用钱,要不是你那一副中药,我还躺在床上呢。”老板咧着嘴,笑得很慷慨。一位木匠停下手中的活,大声笑道:“华老板今天也舍得了,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你他妈别狗眼看人低,我也不是忘恩负义的人,就你们行,知恩图报,我就不行吗。”华老板手叉着腰大声吼道:“你们听着,无论在这里干多久的活,只要是你们义务劳动,吃饭就到我店里,分文不收,要是吃不好吃不饱你们还可以骂我。”

    “这可是你自己说的。我们就吃定你了。”有人跟着起哄。

    “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华老板胸口保证。老板娘忽然出现在门口:“还不快点,说什么呢。”

    “没、、、没说什么。”华老板的声音立即低了很多,整个人矮了半截,他是有名的怕老婆,惹得大家哄堂大笑,有人大声叫着:“老板娘,华老板说我们在这干一天他就请一天客。”

    老板娘愣了一下,旋即笑起来:“怎么,你们不信,想吃什么,老娘今天就给你们做。”

    “我想吃你。”有人开始调笑,这是乡村人特有的笑闹,和下流无关。

    “你过来,老娘喂你吃奶。”老板娘扭动腰姿,伸手掀了掀衣服。大家笑得更欢,就连吴茵也跟着咯咯笑起来,分外开心。

    凌威进门就看到了欢快的一幕,禁不住也笑起来:“没想到中药堂也会这样热闹。”

    许多人在昨天见过凌威,知道他来头不小,凭着针灸逼走了闹事的共和堂医师宋义和,一句话让吴茵放心地在这里开起来药房。纷纷打着招呼,吴茵也笑着迎过去:“凌医师,里面坐。”

    “这里面好像也没地方坐。”凌威笑着看了看凌乱的店堂,身体向侧面闪了闪:“你看,谁来啦。”

    “云姨。”随着吴茵惊喜的叫声,店堂内的人一起停下来,看着门口那位温和端庄的妇人,紧接着一阵欢呼。云姨几十年一直在青城山行医,在大家眼里就是活菩萨,不久前生病就让许多人深感担心,现在忽然出现,忍不住惊喜万分。

    “大家静一下,继续干活吧。”云姨温和地笑着,面对欢呼很坦然。她也有资格接受这样的欢呼。是她一辈子积德行善应该拥有的。

    云姨的声音很柔和,但很管用,干活的人继续工作,只是手中的工具更加快捷有力,似乎有了使不完的劲。吴茵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云姨,我要开药堂了,不过您放心,还会抽时间继续义诊的。“

    “你这样做没有错,你需要养家糊口。”云姨抬手抚摸一下吴茵的秀发,眼中露出慈爱,她常年义诊,知道义诊的难处,要不是楚家的经济支持,一年也活不下去,所以很理解吴茵的处境,瞄了一眼一旁的席方,继续说道:“是你男朋友吧,难得愿意跟着你来山区,我们也不能让他永远受穷不是吗,需要我的话,我也算你们医药堂的一份子。”

    “真的吗?您不四处走动义诊了。”吴茵惊喜地瞪大眼,有点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话。

    “怎么?不欢迎吗。”云姨轻声笑着,她最近听了不少吴茵的传闻,刚才在路上又听了凌威对吴茵的赞扬,早就有爱才之心。调侃着说道:“我越来越老,总要有个落脚的地方,赚点钱好养老。”

    “我养着你。我做梦都想拜您为师。”吴茵心花怒放,压抑不住喜悦咯咯笑起来:“我就跟着您了。”

    “傻丫头,跟着我没用,现成的好老师别错过了。”云姨眼角瞄了一眼凌威。吴茵愣了一下,知道凌威高明,但不认为会比云姨厉害,弄不明白云姨说话的意思,不敢表态。

    “算了吧,云姨,我四处乱走,还是让吴茵跟着你。”凌威微微摆手,他的话相当于承认云姨说得对。吴茵不禁有点后悔起来,柳眉蹙了蹙,不过凌威接下来的话让她心情又愉快了一点。

    “不过,我要在这逗留一段时间,还是要麻烦吴茵的。”

    “凌师傅客气啦,我可是求之不得。”吴茵笑得有点妩媚,立即改了称呼,嘴很甜。

    凌威四处看了看,又推开后门望了望后面的小院,倒是挺雅致。吴茵走过来,语气带着点遗憾:“这后面没有租。”

    “为什么?”凌威转过脸:“后面用于针灸很好,不然你的空间不够,以后发展起来受限制。”

    “没钱。”吴茵苦笑了一下,说出了一个现实的问题。

    提到钱,凌威立即笑起来,他现在好像有的是,保和堂有股份,曼雪集团也有。立即向吴茵挥了一下手:“把这里租下来,还有隔壁两间,租金我来付。”

    “这个、、、、、、、”吴茵犹豫了一下,这么多房子,毕竟不是小数目。童婉茹站在一旁笑起来:“吴姑娘,照他说得做,这家伙有的钱,也让他显摆一下。”

    “什么叫显摆。”凌威叫屈起来:“我可是做好事,另外云姨不是要常住这边吗,我也尽点心意。”

    “照这样说你还不如买下来。”童婉茹扬了扬俏脸:“我加五十万,算我一份,以后还想在这里看看山水。”

    “行,就这样定了。”凌威爽快地掏出一张银行卡,递给吴茵:“这点钱算是我送给你和云姨在这里落脚的礼物,童姑娘的五十万另外到帐。”

    吴茵脸上不再是喜悦,过度的喜悦让她麻木,好像是在做梦,凌威厉害,没想到身边这位仙女一样的姑娘也不简单,原以为只是凌威带在身边的花瓶,现在看来,这是个花瓶也是元青花。

    席方看着神情木然走向他的吴茵,担心地问:“你怎么啦?”

    “没,没什么,你跟我来。”吴茵如梦方醒,顾不上其他人,拉着席方就冲出了大门,急步沿着街道向前走,一百多米外是临溪镇最大的一家银行,直接冲进去。

    “你要干什么?”席方问了一句,吴茵毫不理会,拿出银行卡插进柜员机。手指按了按,屏幕上显示出一行让两个人目瞪口呆的字:“余额:一百三十五万。”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