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二十章 伪装-医道通天 365bet可信吗_365bet提款靠谱么_365bet提款多久到账

下一章          上一章

 

     春夏秋冬,一年四季按照自己固有的规律不断运行着,冬天的寒冷来得早,春天同样来得也很早,虽然还没到新年,不知不觉,青城山已经春意融融,有风从远处吹过来,带着一点淡淡花香。【/文字首发:西下的阳光照在病床上,感觉更加暖和。

    凌威伸了伸腰,活动一下手脚,二十几个小时,不停地把脉,下针,开方,铁打的身子也会跨,他感到手腕一阵阵酸痛。

    “凌威,歇一会吧,还有**个病人,今天可以完成。”云姨在一旁轻声提醒。

    “童姑娘,你歇歇吧,不用你动手了。”凌威一边说一边取下病人后背上的针。凌威瞥了一眼童婉茹,只见她一脸疲惫,病人基本都是凌威诊断下针和开方,童婉茹只是稍微配合,但毕竟是个弱弱的姑娘,禁不起折腾。八针法虽然微妙,但也就那八个方位,凌威开始运用的时候有点生疏,上百位病人下来,不断重复,已经变得娴熟无比,确实用不着童婉茹帮什么忙了。

    “没关系,我还是坚持一下吧。”童婉茹温和地笑了笑,眼神明亮,虽然疲惫但显得很高兴。凌威没有再多说,继续替下一位病人把脉。童婉茹侧脸靠近云姨:“您看凌威,快要一天一夜了,还是精神抖擞,是不是有点过于兴奋或执着。”

    “兴奋和执着是肯定的,但他与别人不同,要是换了一般人,早就趴下了,他把脉下针却依然快捷稳重,纹丝不乱,开方思路清晰。”云姨欣赏地点点头。一位医师不怕辛劳很难得,更难得的是保持好的精神状态。中医诊断对医生敏感性要求很高,从细微的脉搏中感觉身体五脏六腑气血的变化。疲劳之下,敏感性丝毫不减反而越来越好的恐怕只有凌威。

    “这或许是天医一脉的幸运,遇到他不至于失传。”童婉茹微微有点感慨,也有点欣慰。天医家族到她手里已经名存实亡,她只是钻研茶道,严格说已经脱离医学。她也时常为此感到遗憾,凌威今天的出色表现让她的心放下来。如果说八针法是父亲留下来的医学精华,那么,这个精华一定会在凌威手里发扬光大。

    “这不仅是天医的骄傲,也是整个中医界的骄傲。”云姨顺着童婉茹的话继续说道:“他不仅有过人的天赋,还有一颗胸怀天下病患的仁心,一定会成为医学宗师。”

    云姨的脸色变得轻松起来,几十年来她是第一次彻底地放松,十几岁开始她就不断行医治病,为了病患也为了云家医学的传承,云家经过上百年的发展,人丁却越来越少,最后所有重担压在她一个人身上,她的压力丝毫不亚于童婉茹。现在凌威也成了她解脱的突破口。这个突破口也可以说是她自己制造的,大周天针法按照规矩是不外传的,遇到凌威以后她忽然突发奇想,故意让凌威接触医术,当时凌威瘫痪在床,她并没有指望凌威可以行医,甚至没有指望凌威站起来活着离开龙骨崖下的山谷,完全一时兴起。但是,凌威出乎她的意料,不仅领悟了大周天针法,而且站起来离开了山谷。几年以后重新回来,青出于蓝,医学比起她还要高明。

    “凌医师,吃点东西吧。”一位年轻人提着许多食物走进来,凌威从前几次的交谈中知道他叫楚明,楚家的人,楚青竹吩咐他四个小时送一趟吃的,很准时。

    凌威正在替一位病人扎针,抬手挥了挥:“云姨,你和童姑娘先吃,不然饭菜就凉了。”

    楚明拿起一盒牛奶,插上吸管递给凌威:“凌医师,这是专门为你准备的,高能量,你先喝点吧。”

    “谢谢。”凌威接过牛奶,轻轻吮吸了一口,继续扎针。

    “不用客气,你是在为我们共和堂治病救人,应该我们感激你。”楚明客气地笑着。

    提到共和堂,凌威忽然愣了一下,转脸看着楚明:“对啦,你出去拿点红牛饮料,我想喝点。”

    “这个、、、、、、”楚明疑惑地看着凌威手中的牛奶,不知道他为什么忽然想起喝红牛。但他没有提出异议,转身走了出去。凌威顺手把牛奶递给一位病人,高烧的病人很口渴,几秒钟就把一小盒牛奶喝完,抬手把纸盒扔进废纸篓。

    留针的时间间隙。凌威吃了点食物,楚明拿着几罐红牛饮料进来,放在凌威面前,瞄了一眼垃圾篓里面的牛奶盒,嘴角露出一丝不易觉察的微笑。不紧不慢地收拾完快餐盒,缓缓退了出去。

    凌威看着楚明离开的背影,若有所思,低声吩咐童婉茹:“你让信得过的人盯着刚才喝牛奶的病人,随时向我报告情况。”

    “你怀疑刚才楚明给你的牛奶有蹊跷?”童婉茹脸色有点紧张。

    “没什么,只是有点奇怪而已,牛奶味道有点怪。”凌威眉头微皱,他有神农尝百草的本领,任何药物甚至食物进入口中都能发现特性,刚才吮吸了一点点就感觉牛奶有点异样,但又不像是药物,不敢确定。

    “你肯定多心了,共和堂没有人敢对我和我的客人不敬,更不敢背地动手脚。”云姨说得很肯定,楚家一直依附于云家,现在云家只剩下她一个人,她依然有自信楚家不敢妄动。但是,稍着停顿,她还是伸手示意一位身穿护士服的姑娘过来,在她耳边嘀咕几句。姑娘瞄了瞄那位喝了牛奶的病人,拿起温度计让病人夹在腋下,然后又仔细观察一下眼睛和面色,拿笔记录下来。

    凌威离开病房到下一间的时候,那位姑娘依旧盯着病人。童婉茹疑惑地说道:“云姨,这位姑娘好像很听你的话。”

    “是的,她叫吕行芳,那年她家三个人生病,都是重症,是我帮他们调理好的,没有花费一分钱。”云姨淡淡微笑着:“每次我义诊她都会过来帮忙,还想我收她为徒,她办事绝对放心。”

    剩下的病人不多,但也花费了几个小时,已经是夜幕降临,楚明没有再送东西过来,三个人离开病房。凌威这时才感觉非常疲倦,离开收容病人的别墅,在不太明亮的路灯光下,沿着一条石板小道穿过一个人工湖,看到了一栋两层小别墅。这是楚青竹昨晚就安排的,凌威一直没有过来,现在他迫不及待想扑倒在席梦思上,美美地睡上一觉。

    别墅客厅里亮着灯,两位姑娘正在等候:“云姨,吃的用的已经准备好,需要什么尽管吩咐。”

    “不用,我们自己来。”云姨不习惯被人服侍,向两位姑娘挥了挥手,两位姑娘并没有走,缓缓退到一边,恭敬地站立着。

    桌上的饭菜很丰盛,还热乎着,看来楚明一直在关注着,不然也不会这么及时。三个人坐下来刚刚吃了几口,云姨的手机铃声忽然响了起来,云姨急忙打开,里面是姑娘的声音,有点急促:“云姨,那个病人睡倒下去了,生理特征正常,没有生命危险,但就是叫不醒。”

    “我知道了。”云姨挂了手机,贴近凌威低声说道:“是麻药一类的东西,不会致死认命。”

    “看来这顿饭也吃不成了,我必须晕过去。”凌威看着饭菜苦笑了一下。缓缓趴在桌子上。

    云姨和童婉茹相视一眼,凌威要演戏,她们只有配合。童婉茹首先惊叫起来:“凌威,你怎么啦?怎么忽然晕倒啦。”

    凌威趴在桌上依旧一动不动,云姨也喊了两声,然后转身看着那两位姑娘:“快点叫人,没看到有人晕倒吗。”

    “云姨,凌医师可能就是劳累过度,没什么大碍。”两位姑娘不理会云姨。云姨瞪了瞪两个人,故意一脸紧张地把了把凌威的脉搏,长长松一口气:“可能真的累了,送他回房间吧。”

    “我们来吧。”旁边的两位姑娘一起近前。童婉茹摆了摆手:“不用,我们俩可以带着他回去,告诉我们几号房。”

    “二楼,五六七,三个贵宾房。”

    两位姑娘看着云姨个童婉茹架着凌威一步步沿着楼梯爬上二楼,其中一位拿出手机:“一切进展顺利,东西马上就能到手。”

    “干得好,让楚明小心点,得手后立即送过来。”手机里响起一个阴沉的命令声。

    、“是,我们马上通知楚明。”两位姑娘同时答应。

    凌威躺在床上,快速把到青城山的事回忆了一遍,解下腰间的针囊,然后又从随身带着的包里取出另一根腰带,上面也带着针囊,针囊里同样是一些形状各异的工具,然后把腰带围在腰间,用手拍了拍,非常牢固。

    一切收拾好,凌威脱下外套胡乱扔在地板上面,然后倒在席梦思上,呼呼大睡。过了不知多长时间,手机铃声响起,打开,传来云姨的声音,只说了两个字:“来了。”

    凌威一激灵,下意思摸了摸腰间的真囊,深吸一口气,放慢呼吸,继续保持睡眠状态,走道上响起轻微的脚步声,来到门外停了下来,然后就是好一阵的沉静,似乎在等待什么。

    看无广告,全文字无错首发小说,-/文字首发,您的最佳选择!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