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一十六章 秘密 上-医道通天 365bet可信吗_365bet提款靠谱么_365bet提款多久到账

下一章          上一章

 

     房间内是一张可以调节高度的病床,床头高高挂着生理盐水瓶,药水在皮*条里缓缓滴着。一位妇人躺在床上,盖着白色棉被,露在外面的手腕细弱不堪。脸颊消瘦苍白,丝毫不见那种华贵雍容。

    “云姨,云姨。”凌威站在床边,微微低头叫唤着。好一会儿,云姨缓缓睁开眼,眼神有点涣散,嘴角绽出一丝微笑:“是你啊,凌威。”

    “是我,我来看您了。”凌威有点激动:“您这是怎么啦?”

    “一言难尽。”云姨微微动了动:“扶我起来。”

    凌威伸手托住云姨的后背,把她上半身扶起,用两个枕头塞在后面支撑,云姨看着窗外,笑得柔和:“晚霞真美,我好多年没有认真看过了。”

    凌威明白云姨的意思,一生都在为病人奔忙,没有丝毫自己的空间,现在的叹息是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的无奈和一点凄凉。

    人生许多东西只有到了失去的时候才忽然觉得很精彩。云姨一辈子没有关注风花雪月,不代表她不喜欢。凌威轻声安慰:“等您好起来,我带您去山顶看日出日落。”

    “恐怕没有那一天了。”云姨说得很平静,似乎在说一个病人的情况,病入膏肓,回天无术。

    “有我在,您一定会好起来。”凌威抬手抓住云姨的腕脉,细心体会。不一会儿眉头紧紧皱起来,云姨的脉搏跳动有力,似乎没有什么大问题,但是仔细观察却发现心经过分亢*进,就像琴弦,绷紧了会发出美妙的音乐声,绷得过紧就恰得其反,声音尖锐刺耳,而且有随时断裂的危险。心经宏大,气血运行太快,耗尽心力和气力,整个人体就像即将干涸的小河。

    “我自己的身体自己清楚。”云姨微微摇头:“凌威,我知道你的医术现在很出名,但是,天命难违,医生不是神仙。”

    “既然你自己清楚,能告诉我怎么回事吗,这是什么病。”凌威很不甘心,他不用仔细去想,直接问,云姨一定思索过无数次。

    云姨微微犹豫,刚要开口,门口骚动了一下,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带着一点不悦:“你们干什么,云姨需要静养,谁让你们来打搅的,快点走开。”

    凌威转过脸,一位姑娘站在门外楚玉和韩震天的身边,脸色虽然很不悦但依旧显露出绝世的清丽出尘。凌威诧异地张大嘴,今天太奇怪了,接连都是熟人,竟然是童婉茹,在建宁分手,童婉茹几乎是以诀别的姿态离开,凌威还伤感了好一阶段,眼前的童婉茹似乎比以前还要精神。

    “凌威。”童婉茹抢先开口,脸上不悦的表情立即消失,绽出微笑:“我正要考虑让人找你,你就过来了。”

    “是云姨的事情吗,你仔细给我说说,还有,你的身体好像好多了。”凌威有点迫不及待,伸手拉住童婉茹的手,童婉茹脸色红了一下:“别急,坐下慢慢说。”

    房间里有两张椅子,凌威顺势坐下,童婉茹观察了一下云姨的情况,然后也缓缓落座,低声和凌威交谈。楚玉和韩震天对医学不在行,转身离开走道,进入一个房间,楚玉拿起电话:“哥,凌威来了。”

    “我知道。”电话里传来楚云的声音:“你不是要和韩震天去海南玩玩吗,我已经为你们准备了机票,你们明天就走。”

    “明天?”楚玉有点犹豫:“凌威刚来,他和韩震天是好朋友,我们总要招待一下吧。”

    “你哪来那么多事,叫你们走就走,是为你们好。”楚云的语气非常不悦,厉声说道:“不要怪我没有提醒你,凌威这次来不简单,绝对不是仅仅冲着云姨,而是有更大的事。”

    “好,你让人把机票送过来,我们立即离开。”楚玉有点慌乱地答应着,挂了电话,转脸看着韩震天。韩震天棱角分明的脸颊上露出淡淡的忧愁,一言不发地坐在沙发上。随手抽出一支烟叼在嘴里,点燃,用力抽了两口,呛得一阵咳嗽。

    “震天,别抽啦,你身体还没有好。”楚玉担心地按住韩震天的手:“我哥的话你都听见了,我们还是离开吧,他们如果斗起来我们在中间很为难。”

    韩震天微微摇头,把香烟按灭在烟灰缸里:“凌大哥对我有恩,没有他就没有我韩震天在建宁的辉煌,虽然是过去的事,但是我这一辈子能成为一次拳王,值得了。如果知道凌大哥有事而离开,就是不仁不义,一辈子会难以心安。”

    “我知道你的想法。”楚玉把手掌轻轻覆盖在韩震天的手背上,声音轻柔:“但是你想过没有,假如留下,我们如何面对我哥。”

    “我也是感到为难,你哥和凌威对我都不错,我不能帮任何人。”韩震天想了想,眼睛一亮:“这样吧,我们留下来,暗中观察,尽力不让他们发生冲突。”

    “现在也只能如此。”楚玉微微叹息一声。

    、、、、、、、、、、、、、、、、、、、、、

    、、、、、、、、、、、、、、、、、、、、、、、、、

    夕阳渐渐隐没,晚霞最后一点艳红从窗户照进房间,有点梦幻般的瑰丽。童婉茹的声音似乎也变得很美:“就这样,我在全国许多名山大川逛了一遍,觉得这一生无憾,心情好了一点,人也变得精神。来到青城山,刚好见到云姨在义诊,我就留下来,在云姨的调理下,身体壮实一点,但没有解除病根,只是衰亡减慢了速度。这里的山上有许多好药材,我时常陪云姨上山,一个月前,云姨忽然发生高烧,越来越重,就这样一病不起,紧接着又有许多人得了一样的疾病。共和堂的楚云也一筹莫展,特意在这里收留相同的病人研究。”

    “研究出结果了吗?”凌威问得没有任何底气,云姨的情况就说明了很不乐观。

    “没有。”童婉茹清丽的脸颊上露出淡淡的忧愁:“不过,我用八针法,略有效果,但是也只能保持不恶化。”

    “既然有效就是有希望。”凌威眼睛一亮:“我想再试试。”

    “你怎么试,论八针法,那是我从小练习的,我运用没有效果,难道你还能更好。”童婉茹臻首轻摇。她是天医的后人,却并没有学多少深奥的医术。父亲只是让她不断练习一种方法,八根针按照八卦排列,效果神奇。凌威是跟着她学习的,娴熟的程度自然不如她。

    凌威笑了笑,伸手从腰间针囊里抽出一个包装好的真皮小包,打开,是八根针灸的针,有点奇怪的是看不出什么材质,中间是空的。童婉茹柳眉微挑:“我记得,你这针是从建宁南郊古墓里得来的,你的意思是用这八根针。”

    “是的,我这次特意回建宁一次带来的。”凌威手指轻轻捏着针:“自从学了你的八针法,我就一直在想,建宁南郊古墓和你们天医有关,那么八根针和你的八针法肯定有联系。”

    童婉茹的眼睛也变得明亮起来:“我们找个病人试试。”

    云姨一直在床上静静半坐着,忽然说道:“还是我先来。”

    “不行。”童婉茹转脸看着云姨:“每次药方和针灸方法都是您自己第一个试,您的身体再也经不住折腾了。”

    “还是我来吧。”云姨沉默了一下:“如果有意外我也是自作自受。”

    凌威和童婉茹同时吃了一惊,异口同声:“您这是什么意思?”

    “事到如今,我不瞒你们,这种病是中了一种毒,来自于一种钻芯莲的香气。”云姨叹息一声:“那种莲花是长在旱地上,有种特殊的药效,可以让人保持青春,但干枯的叶子和花粉在一定范围内有毒,我一直管理那种莲花,把毒性限制在龙骨崖下山谷中一个有限范围内。前几年我突然发现花对癌症有效,就冒险扩大规模,没想到花繁殖太快,很快布满了山谷各处,冬天花叶凋零,毒性就随着扩散,被风吹出山谷,遇到的人就会得这种怪病,其实是中毒。”

    凌威忽然想起几年前自己在山谷中的一些事,那是在瘫痪几年以后站起来第一次离开茅草屋,虽然腿脚不便,但几年的暗无天日,能稍稍行走就兴奋无比,高兴地在山谷里四处游逛。穿过山谷中一片树林的时候见到一个像门一样的峡谷,好奇地走进去,峡谷不长,走了几分钟就豁然开朗,里面是花的海洋,那些花很奇怪,现在想起来有点像荷花,一定就是云姨说的钻芯莲。记得当时还没有来得及进去细看就被哑叔拉了回去,还被云姨严厉地训斥了一顿,警告他永远不要接近那里。

    “您为什么管理那些花,这是您不离开青城山的原因吗?”凌威直视着云姨,有点激动,似乎自己期待的答案呼之欲出。

    “你猜对了,我在守着一个秘密。”云姨眼神变得有点迷茫深远。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