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一十五章 故人,故事在继续-医道通天 365bet可信吗_365bet提款靠谱么_365bet提款多久到账

下一章          上一章

 

     第九百一十五章故人,故事在继续

    凌威已经做好拼斗的准备,精神集中气血运行飞速加快,把大周天激发的能量调动起来,风青等人只是一般混混,十几个应付起来应该还可以。但是,当他看到风青所说的小姐,绷紧的身体立即放松下来,竟然是楚玉,在她身边立着一个瘦瘦的年轻人,是韩震天。

    “凌大哥。”楚玉的长辫子已经变成披肩直发,显得成熟了很多,笑着迎过来。

    “我早就应该想到是你,楚家大小姐,看来你们活得很得意。”凌威调侃地笑了笑,向韩震天点点头,伸手拿起他的腕脉观察了一下:“身体恢复得不错,是云姨的方法。”

    韩震天在建宁的时候贵为拳王,显赫一时,却因为过度运用大周天针法激发能量而导致严重残废,凌威和楚云都不能治,普天之下,凌威还能想到的只有云姨。

    “云姨确实很了不起。”韩震天眼中流露出感激的光芒:“她说我的身体是受了最强硬的内劲自伤,利用最柔和的药,就是清淡的粥慢慢调养,几个月下来,我恢复得很好。”

    说着,韩震天舞动一下手臂,拳头伸缩几下,呼呼生风,看力道,没有恢复到鼎盛时期却也比一般人威猛。眼中多了勃勃生机。凌威欣慰地拍了拍他的肩头,话锋一转:“云姨在哪?”

    韩震天的伤凌威多少有点内疚,韩震天走上拳王的道路是他用大周天针法激发的结果,后来变得几乎疯狂以至于走火入魔般伤残。现在生龙活虎,和楚玉在一起他没有什么不放心的,心中一块石头终于落了地。相对而言,凌威更关心的是云姨,他跌落龙骨崖是云姨所救,还传授他中医技术,可以说给了他第二次生命,也奠定了他辉煌人生的基础。凌威一生中真正的亲人除了兰教授,就是云姨了。

    “她在共和堂的一处别墅里。”韩震天脸色变得有点难看,欲言又止。

    “她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凌威焦急地抓住韩震天的双肩,用力摇晃。

    “你自己去看看吧。”楚玉脸色也不好看,声音变得低沉。凌威脑袋嗡的一声响,声音变得颤抖:“你们说明白点,是不是不行了。”

    凌威和云姨真正相处时间不长,在龙骨崖下,大多数时间是瘫在床上,能够行走的时候才和云姨相处一阶段,然后就急匆匆离开。但是,短短的时间内,凌威了解了云姨的个性,除非她面临极度危险,绝对不会放弃治病义诊。

    “生命危险暂时还没有,但是、、、、、、、”楚玉犹豫了一下,继续说道:“她一直高烧不退,针砭无效,我哥也没有办法,现在只能自己开药方自己调理。”

    “带我去看看。”凌威语气急促,拉着楚玉就向街道上大步走去。

    “凌医师。”吴茵喊了一声,席方拉了她一下,低声说道:“别叫了,没看到和共和堂是一起的吗,好像和他们的大小姐很熟悉。”

    “看来我们要离开这里了。”吴茵感到一阵失落。话音刚落,凌威忽然停下了脚步,转过声,看着风青等人,大声叫道:“还不快点滚,以后任何人不得来这里骚扰吴茵,就是你们共和堂的老板楚云也不行,否则,我连他一起收拾。”

    看着凌威再次转身急匆匆离开的背影,吴茵和席方的脸上再次露出微笑,他们心里踏实了许多。看来凌威不是保和堂一伙的,听语气,连楚云都不买账,有他撑腰,还有什么可怕的。

    “如果可以的话,我们是不是可以开个中药堂。”席方提醒吴茵:“这里房租不贵,我们行医总不能永远义诊吧,总要养家糊口。”

    “你愿意留在这里?”吴茵眼中露出妩媚的笑,她是独女,舍不得父亲,也舍不得乡亲。席方是她在学校认识的,人不错,心地善良,医术也很好,已经谈婚论嫁,就是在生活上有点分歧,席方主张向大城市发展,中医保健越来越得到人们重视。开个理疗馆一定红火。吴茵主张回到家乡为乡亲们治病。两个人商量了很久,席方决定跟着吴茵先回老家看看。现在席方提出开药房也就是默许了吴茵的方法。吴茵怎么能不高兴。

    “我想明白了,医生的生命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那些痛苦挣扎的患者,留在这里,和你一起奋斗,再苦再累我也愿意。”席方一边说一边看着那些舍不得散开的病患,义诊虽然分文未赚还贴进去很多药材,但患者感激涕零的神情和吴茵父女脸上质朴的笑容感动了他,似乎寻找到了人生真正的意义。

    “你太好了。”吴茵忘情地抱着席方,在他脸上啃了一口。山区小镇虽然有点开放,公然在街上拥抱接吻还是很少,尤其是吴茵这样矜持稳重在大家心中是个天使的那女孩,做出这样忘情的举动让人惊讶。但是,每个人都由衷地替她高兴。不知是谁带头鼓掌,掌声立即紧接着响起,激烈持久。吴茵兴奋地看着大家,高声说道:“谢谢大家的支持,我将更加努力为乡亲们服务,不断提高自己的技艺,我和爹爹已经在街对面选好了一间门面,希望大家到我店里就诊,只是例外收拾和准备橱柜需要一段时间,可能会耽误义诊,大家见谅。”

    “吴茵姑娘,你还是继续诊病,那些准备的粗活就交给我们大家,明天我们一起帮忙,不用你动手。”

    “对啊,明天大家一起去。”

    病患们纷纷叫起来,吴茵笑得很灿烂:“这怎么好意思,大家身体都不太好。”

    “吴茵姑娘见外了,我们身体不好不是还有家里人吗,况且没有你的免费义诊,我们还躺在床上呢,为你做点事大家高兴。”一位老人挥舞着细细的胳膊,大声叫道:“我是老木匠,你要是不嫌弃,明天带着我的几个徒弟过去,橱柜就包在我身上。”

    “我家还有几根干木料,盖房子剩下的,明天运过去。”另一个人大声呼应。

    “我家有玻璃柜。”

    “我家提供长椅,大家等待的时候休息。”

    “我家旧空调还可以用,搬过去,病人要暖和点的地方。”

    大家七嘴八舌,情绪高涨,吴茵和吴伯看着这一幕,神情激动,眼中渐渐闪出泪花。

    、、、、、、、、、、、、、、、、、、、、、

    、、、、、、、、、、、、、、、、、、、、、

    轿车出了临溪镇,左拐停在一处草坪上,下车走了几步,看到一栋别墅,背山朝阳。前面是一个人工湖,环境幽雅。唯一有点不协调的是空气,没有那种山林特有的清新气息,而是充满浓浓的中药味。

    “到了。云姨就住在二楼窗户向南阳台上有花的那个房间。”楚玉伸手指了指。凌威眼睛扫了一下,除了那个窗户阳台上有花,其他窗户上许多挂着衣物,不像是休闲的别墅,倒像是医院的病区,微微有点诧异:“这里住着许多病人?”

    “这些都是和云姨病情相似的人,留在这里一起治疗。”韩震天解释道:“这病比较怪,是今年冬天忽然发生的心痛发热,很严重,但省城的医生都束手无策,幸亏楚云找到了一个古方,才保住大家性命,但难以除根。”

    凌威的眉头皱起来,云姨无疑是个医术高明的医生,自己患上疾病,对疾病的了解就更加清楚,她都治不了的病自然不会简单。一边迈步向别墅走一边问:“现在这里谁负责?”

    “楚青竹。”

    “楚青竹。”凌威诧异地重复一句:“她不是在建宁管理共和堂吗?”

    “我哥让她回来专门照顾云姨。”楚玉轻声解释。

    凌威微微哼了一声,很不屑:“你哥有那么好心吗,一定是有什么目的。”

    “凌大哥,你不能对我哥有成见,他可是个好医生。”楚玉不高兴地噘了噘嘴。

    “我没有成见,他本来就是那样的人,别忘了,没有他偷偷利用大周天针法不断提高韩震天的体能,韩震天也不至于落得这样的下场。”

    凌威说话毫不客气,对于楚云他一点好感没有,刚才看到那个共和堂的宋义和,再想想以前见到的楚天放,就知道是一群什么角色,。

    “你们别争了,先进去看看云姨。”韩震天见两个人争论不休,立即打断他们的话题,领先一步向别墅大门走过去。

    别墅一楼人声吵杂,走道上有许多人来来去去,还有几位护士打扮的姑娘进进出出,比一般诊所还要热闹。二楼却安静很多,走道里空荡荡的。

    韩震天推开房间的门,然后站到一边,示意凌威进去。凌威靠近房间门、,心忽然一阵狂跳,脚步沉重,他有点害怕,无数次想到和云姨再次见面,但绝对没想到会是这样的场景,云姨可是个超一流医生,怎么可以躺在病床上和自己相见。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