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一十一章 新的篇章-医道通天 365bet可信吗_365bet提款靠谱么_365bet提款多久到账

下一章          上一章

 

     冬天的寒冷来得早,相对应春天的温暖也会提前,临近年底,一股暖风吹过中华大地,由南到北,大地渐渐泛出绿意,道教圣地青城山已经有了春天的气息,山野间一片浓绿,背风朝阳的几处山坡上有许多小野花盛开。

    凌威顺着野花中间的一条小道缓缓向山里走着,脚步似乎沾满了春意,越来越沉重,这里自己是第三次来,第一次是几年前和那个叫可可的女孩一起来寻找千年灵芝,自己下了悬崖遇到了地震,几乎伤命,一躺就是三年,那种生不如死的岁月终于挺了过来,还因祸得福学了中医绝艺。那几年,每个秋天可可都到龙骨崖上为他洒下花瓣,两个人一个在崖上一个在山谷里,咫尺天涯,或许是可可的祈祷才感动苍天让凌威活了下来。

    五年后,回到都市,鼓起勇气去寻找心爱的姑娘,可可却出了车祸,两个人擦肩而过,为了悼念可可,凌威第二次来到这里,看着崖下云雾飘飘,就像可可飘逸的身影。

    如今,可可躺在太湖永春岛上的一个冰棺里。凌威第三次来到了这里,为了叶小曼,为了京都的五十几个病人,也为了可可,寻找传说中的长生不老药而来。

    龙骨崖在六年前地震后不再那么险峻,坡势依然陡峭,难以攀越,山谷雾蒙蒙一片,看不到底,也望不到边,在这样的雾气下,谷底终年阴沉,凌威曾经在下面呆过几年。现在从上向下看,恍如隔世。当年没有垮塌的时候和井上肖英手中那张地图上的悬崖一模一样。井上肖英花了很长时间用各种手段查遍中国的山川,要不是那场地震他早就应该找到这里,也就没有了他和凌威还有那张长生不老药方之间的恩恩怨怨,或许,凌威会活得平淡点。

    一切都在难以挽回地发生着,如果让凌威选择,他宁愿回到龙骨崖坍塌之前,和可可永远在一起。但是,即使回到那一刻,他也难以抑制自己寻找千年灵芝,那么一切还是要发生,这就是命中注定吧。

    临近中午的阳光透过宽大的树冠枝叶的缝隙中落下来,斑斑驳驳,如梦如幻,有阳光流泻进山谷,云雾散发出有点妖异的光芒,凝结聚散着,仿佛一位少女在翩翩起舞,如梦如幻。

    “喂,小伙子,你站在那里干什么。”一位五十多岁一脸风霜的老人从树林里走过来,快速靠近凌威,拉了拉他的胳膊:“有什么想不开的。”

    “我不是想不开,只是在这里缅怀一下故人。”凌威笑了笑。看着老人身后药篓里的药草,深山老林有许多好的药材,看来老人是采药的,看药材很名贵,是个老手。也是个好心人,看凌威站在悬崖边,有点担心。

    “我还以为你想、、、、、、、”老人笑了起来:“这里每年都有人殉情,有人说山谷里有女妖,专门勾引年轻男子。”

    “这世上哪来的妖怪。”凌威摇了摇头,作为标准唯物主义的医生,鬼神都不相信,哪里相信什么妖,那些只是一些无聊的想象而已,从古到今没有过妖怪的确实证据。

    “我也不相信。”老人望了望云雾缭绕的山谷,脸色变得严肃一点:“不过,这两年山谷里的云雾时常幻化出姑娘的样子,还有人会听到呼喊救命的声音,让人迷惑不解,有许多年轻人好奇地过来观看,竟然有人身不由己地跳了下去,深不见底的山谷,连搜寻尸骨都不可能,渐渐就没有人敢过来了。”

    “有这种事?”凌威明白了老人为什么担心自己的安全,回首看了看山谷,好奇地走近一点,看着变幻的云雾。一股风吹过,山谷里的雾气升起一点,扑面而来,凌威闻到一股水润的气息,很清凉。忍不住深吸一口,那种清凉加重了几分,深入肺腑,融进血液,快速流过心脏,心中忽然一痛,如同针刺一般,脑袋紧接着一阵恍惚,身体晃了晃。潜意识感到不好,脚尖点了一下地面,快速向后退,扶着一棵树大口大口喘气。

    心脏的疼痛缓和了一点,脑袋依旧在晕眩,老人紧忙扶着凌威:“你没事吧。”

    凌威微微点头,表示没有生命危险,眼睛瞥了一下老人背后的药篓,拿起两种新鲜的药草,塞进嘴里快速咀嚼后咽下去,过了片刻,脑袋恢复清醒,长长舒了一口气,对老人笑了笑:“谢谢您。”

    “不用客气,你懂中医药?”老人饶有兴趣地看着凌威,刚才两种药草是安定心神的,凌威在明显精神恍惚的情况下能准确判断出发生了什么用什么药,可见对中医学有点造诣。

    “略知一二。”凌威的中医手艺原本是从民间而来,三人行必有我师,尤其是常年在山上采药的人,都会有一些特殊的偏方,他时常向民间采药人请教,所以在老人面前相当谦和,毫不做作。

    “刚才是怎么回事?”老人望了望山谷,又把目光转回到凌威脸上,轻声疑问。

    凌威思索了一下,把刚才的感觉回忆一下:“这山谷里的云雾有点蹊跷,似乎有一种侵害人心脏的东西,但又不像是什么毒物,具有邪气,扰乱心神,可以致使人产生虚脱晕眩和幻觉。那些从这里跳下去的人可能就是吸收了这里的雾气。”

    “你好像并不确定问题出现在那里,凭什么很快就选择好最恰当的药材?”老人听了凌威的回答,疑问更深。

    “误打误撞。”凌威刚才神志确实很乱,选择药材全部凭直觉,直觉是长期经验积累下意识的结果,如果解释会更说不清,干脆归结于巧合。

    “原来是这样。”老人眉头舒展,对于凌威的解释很满意,觉得应该只是巧合。

    凌威比较感激老人及时出现,下山的时候帮着老人背着药篓,老人腾出手,又采了一些常用药材,凌威对于那些药材不感兴趣,眼睛四处寻找着,在一棵高大的树下停下脚步,低头观察一下地面上一丛奇形怪状的小草:“老伯,这下面有很贵重的药材。”

    “不会吧,这里经常有人进出,有贵重药材怎么轮到我们。”老人摇了摇头,不太相信凌威的话,但是地面上那丛小草他却不认识,疑惑地转了两圈。

    凌威接过老人手中的药铲,一边挖一边说道:“这种药极为罕见,价值也很特殊,在《神农经》里提起过,只对心脏特殊的疼痛有效,由于这种药罕见,加上针对的疾病不常见,这种药渐渐被忘记了。”

    一根有点像树须的东西慢慢露出来,足足有手臂粗,洁白光滑。凌威把药材放进药篓,拍了拍手,很高兴:“我们回去吧。难得遇到这种东西,我们一人一半。”

    “你留着吧,我也不知道有什么用。”老人摇了摇头。

    “你不是拿出去卖的吗?收购药材的一定有人识货。”凌威一边疑问一边背起药篓继续向山下走。

    “我是自家用。”

    “你开中药堂?”凌威诧异地再次打量老人,看起来老成沧桑,是一位长期在大山里的采药人,这种人懂得一些医学,但是他们的精力都用在药材上,坐堂问诊开店不大可能。

    “不是中药堂。是我刚回来的小女儿在替乡民义诊,她学的是中医,想历练一下,可声名没有,只能这样慢慢积累。”老人微微叹息,似乎觉得女儿很能干,不被重视很遗憾。

    “中医需要一定的口碑,您女儿这样做也没有错。”凌威倒是比较理解,自己开始就是摆地摊走江湖历练的。知道中医师想创业的艰难,安慰地说道:“只要有实力,一定能行。”

    “话虽如此,在别的地方也许可以,但是在青城山却很难,我一直劝孩子离开这里去创业。”老人缓缓说道:“青城山附近百里是楚家的天下,他们是中医世家,无人能及,最近又大规模向全国发展,更加不会有我女儿的立足之地。”

    “楚家?”凌威似曾相识,疑问了一句。

    “是的,楚家现在已经全国有名,他们的中药堂全国各地可见,叫共和堂。”老人声音缓慢,显得共和堂很厉害,在他眼里是不可战胜。

    “楚云。”提到共和堂,凌威立即想起了那个有点傲气的年轻人,忽然升起冤家路窄的感觉。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