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白一十章 势在必行-医道通天 365bet可信吗_365bet提款靠谱么_365bet提款多久到账

下一章          上一章

 

     手术室门口的红灯在不断闪烁着红艳的光芒,就像怪物泛红的眼睛。凌威坐在走道边的长椅上,呆呆看着手术室的大门,手术室对于他并不陌生,从十三岁开始,无数次进进出出,就像进出家门那么熟悉。但是,在门外等待好像是第一次,手术室里的忙碌紧张让他感到疲倦和压抑。一向认为在手术室外面等待比医生轻松,现在才发觉,等待就是煎熬。恨不得冲进手术室看着叶小曼醒来,心情紧张焦急烦躁不安,还有淡淡的恐惧,不知道命运接下来如何安排,是一阵惊喜还是晴天霹雳。

    当局者迷,关心则乱,外科医生一般不替亲人动手术,就是害怕情绪影响手术。凌威是个天才外科主刀手,一般感情波动可以排除。但是,叶小曼完全不同,她是刚刚要和凌威步入洞房的人,而且她的心脏原来属于凌威初恋的姑娘可可的,和凌威有深入骨髓的关系,叶小曼的极度危险让凌威无法平静,技术再好也不能动手,甚至在一旁指导观看都不适宜。所以楚韵第一个决定就是吩咐医师不让凌威进入。

    夜越来越深,手术室的门开了又关,关了又开,同时做手术的病患一个个被推出来,等待在走廊里的家属们不断围过去,有喜有忧,伴着推车走向走道另一头。门每打开一次凌威就站起来张望,没有那些熟悉的医师,叶小曼一直在里面。时间越长说明手术越大,病人就越危险。走道里等待的人越来越少,最后只剩下和他一起默默等待的程怡然。凌威焦急的情绪越来越发燥,站起身来回走动着,不时挥动几下手臂:“楚韵怎么搞的,这么长时间。”

    “凌医师,安静点。”程怡然眉头紧蹙,语气却很平静:“小姐从小就在病痛中长大,面对死亡她很坦然。”

    “不,她很年轻。”凌威眼睛里布满血丝,挥动着手臂大声叫着:“她不能死,我也不允许她死。”

    叶小曼的病凌威很清楚,心脏移植能够活下来就是奇迹,何况很健康地活了这么久,按理说已经是很幸运了,按照病例,就算现在死亡也不是遗憾,也不是出乎意料。但是,她现在是凌威的人,从感情上凌威不想她死。叶小曼明显是受了强烈的刺激才会病发得一发不可收拾,而这个刺激是来自婚礼上小雪父亲的忽然出现。虽然凌威不知情,但事情终究和他有有关,难以摆脱心中的不安和内疚。如果叶小曼就这样死了,他会一辈子有难以磨灭的罪恶感。

    “小姐从小就有个愿望。”程怡然的声音很轻但在空荡寂静的走道上分外清晰,要想让凌威安静一点只有分心,而能够分心的只有叶小曼的故事,她眼睛盯着手术室的门缓缓说着:“一个姑娘梦寐以求的是一个心爱的人,这个愿望随着时间的推移基本都能实现,但小姐有先天心脏病,随时都可能死亡,对于花前月下想都不敢想,许多次我看到她一个人发呆,问她想什么,她告诉我她在想两个人相亲相爱是什么情景。我说你会知道的,她遗憾地摇着头不断叹息。后来进行了心脏移植,她终于可以想了,于是遇到了自己命里的真命天子,这几天她特别开心,前天晚上她和我说,就这样死了也没有遗憾,没想到,真的要被她自己说中了。”

    “不会的,不会的。”凌威在程怡然缓慢轻柔的声音中慢慢坐下来,眼睛也盯着手术室的门,喃喃低语,像是在祈祷。

    清晨在煎熬中到来,手术室的门再次打开,程怡然和凌威一起站起来,向前几步,楚韵亲自推着车走出来,旁边是手术小组的成员,大家脸上都带着疲惫。凌威靠近推车,看着白布下的身体,微微松一口气,脸没有盖上,说明还活着,至少暂时没有生命危险。抬眼看了看楚韵,楚韵点了点头,笑了笑:“心脏骤停,动了手术,但是找不到根源,电击,心脏直接按摩才恢复跳动,观察了很久,只能缝合,所以,不能说完全脱离危险,还要注意观察。”

    “谢谢。”凌威也笑了一下。这两个字无数次听病人家属说过,第一次从自己嘴里出来,那是一种发自内心不由自主的感激,也更加清晰认识到自己对于病人的重要性,那是一种希望和期待。

    高干特护病房,护士长和几位护士正在等待,叶小曼刚刚退进来,几个人迅速忙碌起来,氧气罩,监控仪,测量血压,心电图、、、、、、、

    叶小曼静静躺着,脸上带着一种淡淡的微笑,凌威不知道她的微笑出自何处,或许是真正的坦然面对死亡。根据研究和平时的观察,手术后病人虽然在麻醉中,精神上还是会感觉到痛苦,多数人在做噩梦,脸上痛苦恐惧难过紧张,什么样的表情都有,就是很少微笑,难道叶小曼在盼望解脱。

    “凌医师,你休息吧,这里有我。”护士长贴近凌威,轻声提醒。特护病房,按照规矩是不能让病人家属久待。

    “你和院长说一声,就说我在这里看护,有事我叫你就是。”凌威继续盯着叶小曼有点苍白的脸颊,头也没回地挥了挥手。

    “这个、、、、、、”护士长有点为难。

    “我自己来。”凌威拿出手机,站起身以免手机影响心电图,走道房间门口,拨通号码:“马院长吗,我是凌威,我想留在病房照顾叶小曼,对,请您理解,我是医生,和一般病人家属不一样。”

    说完,凌威把手机递给护士长,护士长听了一会,连声答应。然后挂了手机,还给凌威,矜持地笑着:“那就麻烦凌医师了。”

    叶小曼的情况很特殊,病情也就很特殊,和其他心脏病完全不同,随时都会发生难以预料的变化,说严重点,一眨眼的功夫凌威就可能永远见不到叶小曼了。病情高危时间至少在手术结束二十四小时以后,凌威现在能做的只能一眨不眨盯着她。

    叶小曼的表情依然很甜蜜,似乎在做一个很甜的梦,凌威伸手把了把脉,脉相很平和,没有什么异常。紧绷的心又放松很多,感到一阵疲惫,微微弯下腰趴在叶小曼的床头沉沉睡去。朦胧中,护士来换过两次吊水,然后又恢复安静,只有心电监护仪的滴滴声在房间内轻响。

    一种柔和的感觉在头发上轻轻蠕动,凌威慢慢醒来,似乎是一只手,很温柔,缓缓抬起眼,看到了叶小曼笑眯眯的脸颊,清澈的目光,凌威开心地笑起来:“你醒啦。”

    “你一直在这里陪着我。”叶小曼皱了皱小巧的鼻子,有点可爱。

    “我是病人家属,当然要陪,别忘了我们已经结婚。”凌威抬手轻轻摸了摸叶小曼黑亮的秀发。

    “有你这话,我死了也高兴。”叶小曼眼中有泪花闪动,语气温柔。

    “你不会死的,我是神医。”凌威说得很坚定,他从不自诩自己神医,现在必须这样说,给自己和叶小曼信心。

    “我的身体我明白,你不是神仙。”叶小曼轻轻摇了摇头,语气有点伤感:“其实,死没什么可怕,我从小就一直面对,一切我都安排好了,我们已经结婚,你有继承家产的权利。”

    “不,你不能死,我有钱,也不在乎家产,你要活下来,铭宇集团等着你发扬光大。”凌威语气有点急迫,害怕叶小曼真的忽然死去。

    “看你那样,我暂时死不了。”叶小曼看着凌威一脸焦急,扑哧一声笑起来,苍白的脸上浮起一片晕红。

    叶小曼的手术不是太大,只是开胸再合起来,内部组织没有任何损伤,在凌威的悉心照顾下恢复很快,十五天以后已经可以下床走路。凌威一直没有离开她,吃饭都是楚韵等人送过来,叶小曼慢慢好起来,他却瘦了好几斤。不过看着叶小曼在医院的小花园里散步,他觉得很开心。楚韵却没那么轻松,语气凝重:“凌威,我担心叶小曼,如果再复发就回天无术了。”

    “我知道,叶小曼自己都不怕,听天由命吧。”凌威仰脸看了看蓝天,白云飘飘,很美。

    楚韵不知道如何再说下去,换了个话题:“黄思羽找过你好多次,都被我挡了,她也没坚持,不过好像很焦急。”

    “黄思羽找我什么事?”凌威眉头皱了皱,忽然叫起来:“我差点忘记了,那里还有五十几位病人,答应他们一个月找到方法的。”

    “你是说长生不老药。”楚韵听凌威提起过,眼睛忽然一亮:“长生不老,如果真的有,那么、、、、、、”

    两个人同时停止说话,相视一眼,然后转身看着远处散步的也小曼,异口同声叫道:“有救。”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