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零九章 叶小曼的病-医道通天 365bet可信吗_365bet提款靠谱么_365bet提款多久到账

下一章          上一章

 

     第九百零九章叶小曼的病

    黑色的小鸟只有画眉那么大,在空中掠过丝毫不会引起关注,估计距离很近。两个人并没有坐车,历芊芊在前,凌威在后,眼睛盯着正前方的天空,沿着街道和小巷一直向前走,一直走到一处别墅群,绿树遮荫间,一栋栋别墅隐约可见。小鸟鸣叫一声,振翅飞进一处浓荫里。

    “就在这。”历芊芊快步靠近一个院墙,仰脸望了望。

    “你确定?”凌威定定看着历芊芊。

    “确定。”历芊芊语气不容置疑。

    “那就好,你在外面等我。”凌威点了一下头,身体向后退了一段距离,奋力向前冲出,贴近院墙的时候,脚尖点地,身体向上拔地而起,手掌抓住院墙,胳膊一用力,整个人跃上了墙头,毫不停留一纵身跳了下去。院子里假山花树,还有一个小亭,凌威落脚处是一片竹林,竹叶婆娑。

    楼房有二层,楼门紧紧关着,凌威贴近一个角落,选择一棵粗大一点的花树作为支撑点,轻轻一跃,如猿猴般挂在二楼阳台边缘,微微停顿,然后腾出一只手慢慢推开二楼的封闭的玻璃窗,眼睛向里面瞄了一下,是个客厅,里面两个人相对而坐,凌威只瞄了一眼就知道没错,其中一个是龙扬,不用说另一位是他的手下,也只有他阴魂不散一直和自己作对,见到他毫不奇怪。

    龙扬的实力凌威了解,是个特种兵出身,心狠手辣。机敏异常,对付这样的人必须一击成功,不然,还击是防不胜防的,因为特种兵善于利用任何东西来随机行动。

    捏了捏手掌心的钢针,先确定目标,龙扬是罪魁祸首,解决了他,另一个起不了大浪。距离,十几米,飞针杀伤力不大,必须接近几米,而且是迅雷不及掩耳。

    深吸一口气,凌威把肌肉放松一下,再次绷紧,屛住呼吸,眼睛平着阳台盯着龙扬和他的手下。龙扬的手下有点慌张:“上尉,我差点回不来。”

    “怎么回事,慢慢说,不是回来了吗。”龙扬面对唯一的手下,说话的语气不再那么严厉,很轻。

    “我刚刚要离开,被一个女孩盯上了,差点脱不了身。”

    “会不会被跟踪?”龙扬并不在意手下被撕坏的裤子,语气略显急迫,他们现在是如同丧家之犬,正在被通缉,冒险归冒险,不一定就是要暴露。不怕死不代表就一定去死。

    “不会,我上你车的时候我回头看了一下,那个丫头在墙头上晃了一下就回去了。”

    “那就好。”龙扬松一口气,忽然觉得有点疲惫,雄心勃勃带着八位手下来中国,没想到差点成了孤家寡人,想起几次和凌威的交锋,心有余悸,摆了一下手:“按照罗曼将军的吩咐,我们可以回去了,现在就走。”

    “我收拾收拾。”那位手下看了看撕破了的裤子,犹豫了一下。

    “不要收拾。立即就走,我感觉不太妙。”龙扬的直觉很厉害,敏感到似乎有危险逼近,挥动着手臂:“把车加满油,快走。”

    “是。”那位手下大声答应,两个人同时站起身,准备离开。机会稍纵即逝,凌威不愿再等,手臂按了一下阳台边缘,身体跃进房间,右手扬起,手掌中的钢针直奔龙扬的喉咙。

    凌威飞身进入房间的刹那,挡住光线,房间内暗了一下,龙扬反应极快,身体首先向一旁倾斜,就像本能地躲避子弹,避开了喉咙,钢针扎进了他右边的肩胛骨。右边半身体微微有点发麻。

    凌威丝毫没有停留,身体继续前冲,攥紧拳头直击龙扬的软肋,他没有时间选择工具,但对自己的拳头充满自信,足以把龙扬击成重伤而失去行动能力。

    钢针很巧,刚好扎中龙扬的云门穴,他想还击也很无力,甚至躲避都很慢。但是,他的那位手下没有受伤,反应也很快,凌威的拳头瞬间接近龙扬,阻挡来不及,但可以进攻,拳头直击,和凌威的目标一样,都是对手的软肋。凌威眼角一直留意着他,如果被击中自己也会受到很大打击,甚至无力还手。急忙手臂回旋,阻挡龙扬手下的拳头。龙扬乘机快速后退,打开后面的窗户,从二楼一跃而下。

    “往哪跑。”凌威放开和自己纠缠的龙扬手下,扑向后窗准备跃下追赶。身后忽然一阵风声,连忙向一旁避让,刚才短暂的时间给龙扬那个手下短暂的机会,抽出匕首,直接划向凌威的喉咙,凌威回首侧身,敏捷地躲过匕首的锋芒。他是含愤而来,出手绝不容情,身体灵巧地靠近对方,一伸手抓住喉咙,用力一捏,捏碎了喉咙骨,随手把人扔向一边,看都不看一眼,转身跃出窗户,沿着院墙寻早龙扬的踪迹,远远看见历芊芊站在一棵树下张望,快步走过去:“看到人过来没有?”

    “向那边去了。”历芊芊指了指远处的一条小巷。凌威立即飞身追了过去,人影刚刚消失在远处,龙扬从一棵大树后面走了出来,向历芊芊拱了拱手:“谢谢你。”

    “不用客气,你也算帮了我们的忙,不过你要快点离开,凌威等人追踪的本事很大,下次我就帮不了你了。”历芊芊挥了挥手。龙扬一脸疑惑:“我也很奇怪,凌威怎么这么快就找到了这里。”

    “还不快点走,哪有时间思考这些。”历芊芊哼了一声,不让对方有思考的时间:“你是不是等凌威回来。”

    “是,我马上走。”龙扬答应了一声,向侧面的一条小道跑去。过了一会儿,凌威有点泄气地走了回来,历芊芊迎过去:“怎么?没有追到。”

    “没有,我在楼上耽搁也就十几秒,没想到他就跑得无影无踪。”凌威看着历芊芊,有点怀疑:“你真的看道他跑向那个方向?”

    “当然,难道你怀疑我把人放跑了。”历芊芊噘着嘴,故意虎着脸。

    “但愿不是。”凌威白了她一眼,对于她的行为有点疑惑,但毕竟是她找到了龙扬,没有理由怀疑她。

    、、、、、、、、、、、、、、、、、、、、、、、、

    、、、、、、、、、、、、、、、、、、、、、、、、、、

    婚礼上小雪父亲的忽然出现,一下子打乱了叶小曼的心,她知道凌威重情义,尤其是小雪这种情况,非他不能嫁,凌威一定两难,她和凌威想回到以前几乎是不可能,看着凌威追赶小雪,她的精神沉入到恍惚的状态,

    小楼接连两声爆炸,叶小曼感觉就像心被炸开一样,自己选择这里和凌威举行婚礼,那么巧,不仅横生枝节,而且洞房被毁,难道是冥冥之中的安排,自己和凌威就这样无缘。

    凌威没有追上小雪,又去追查肇事的人,叶小曼呆呆站着,看着消防队处理爆炸后的烟雾和火苗,看着小楼一点点被销毁,慢慢倒塌,神志感到越来越麻木。当凌威和历芊芊出现在面前的时候,她忽然感到极度虚脱,向凌威伸了伸手,没有叫出声,慢慢瘫倒在程怡然的胳膊上。程怡然惊恐地叫了一句:“小姐。”

    凌威听到叫声,一个箭步跨到程怡然近前,伸手拿起叶小曼的手腕,把住脉门,立即感觉到叶小曼体内的气息极度紊乱,心脏跳动杂乱无章。放下手腕,快速抽出两根银针,隔着衣服扎进叶小曼胸口的檀中穴和后背的大椎穴。同时向叶小曼大叫:“快,急救,准备心脏复苏。”

    医学院附属医院只是隔着两道墙,转眼间,一辆救护车呼啸而来,楚韵和程怡然把叶小曼放上担架,推进救护车。李曼云把氧气罩给叶小曼戴上,短距离,心电监护就不必了,直接用手按在胸口观察,手掌接触叶小曼的胸膛,她的脸色忽然变得苍白:“凌医师,没心跳了。”

    “什么?”凌威脸上的血色瞬间消失,极度苍白,手臂微微颤抖,一阵惊慌失措。

    “别慌,肾上腺素,推注。”楚韵冷静地吩咐旁边的护士长,手掌按在叶小曼胸前,开始有节奏的胸外按摩,但是,按摩了几分钟,毫无反应。附属医院已经到了,一群人把叶小曼推下车,直奔外科急救室。楚韵接过护士递来的工作服,一边穿一边叫道:“手术小组的人准备,立即开胸。”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