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章 巡回手术(6)凌威的愤怒 上-医道通天 365bet可信吗_365bet提款靠谱么_365bet提款多久到账

下一章          上一章

 

     巡回手术小组的成员有十九个,都是医学界年轻一代中的佼佼者,这样的人都是沉迷医学,生活中很少大风大浪。巡回手术是中国医学界的一次创举,也是他们的骄傲。能够被选入手术小组就代表他们有实力,前途无量,他们的家人都为之骄傲。但是,他们绝对不会想到治病救人还会有危险,当刘家辉倒在血泊中,他们一起愣住了,当街枪击,血腥的事只有在电视上见过。他们是医生,大部分是外科主刀手,血经常见,脑部开颅手术很亲密接触整个脑部,但是和脑浆迸裂的血腥完全是两回事,第一反应有人竟然呕吐起来,除了凌威黄思羽和楚韵几个人比较沉稳,其他人几乎都沉浸在震惊和迷茫中,任由几位刑警带着回到洛阳第一人民医院,走进一栋楼房,进入一个房间,然后被你告知不要乱走,同时没收了手机。

    过了好久,有一两个人才反应过来,见凌威和黄思雨不在,大声叫起来:“这是怎么回事,关禁闭吗,我们又没有犯法。”

    “对不起,这是上面的吩咐。”门口的一位刑警很礼貌地回答。

    “上面是谁?有什么权利,我们要出去,回京都。”惊恐不安之下,有人失控地叫起来:“早知道这样,我们就不参加这个手术小组了。”

    “谁要是后悔现在还来得及。”凌威刚好走进房间,冷冷地回了一句,眼睛盯着说话的那位医生:“大家听好了,我们这次巡回手术是提高你们的手术水平,为以后挑大梁打下基础,同时是为了证明我们中国外科手术的水平丝毫不亚于某些国家,是一件为国争光的事情。有些国家难免心生不悦,试图破坏我们的巡回手术,就有了京都的车祸和今天的枪击事件,接下说不定还会有危险,如果胆怯的可以退出。”

    房间里沉默了一下,刚才发牢骚的医生举起手:“我退出,我是来学习和提高手艺的,不是来送命的。”

    凌威看了那位医师一眼,脸色平静:“还有谁?”

    “我也退出。”另一位医师犹豫了一下也站出来,说得比较婉转:“我工作的医院最近很忙,需要人手,我必须回去。”

    “不用解释。”凌威摆了摆手,扫视一眼:“还有吗?”

    大家面面相视片刻,夏春怡声音清脆:“没有了。”

    “好。”凌威向身边的黄思羽看了看,然后转向那两位医师:“你们可以走了。”

    两位刑警走进来,黄思羽向他们点了点头,两位刑警径直走到那两位医师身边:“委屈二位,跟我们走吧。”

    “带我们去哪里?”两位医师异口同声叫起来。

    “案情需要。”一位刑警板着脸说道:“放心吧,两天之后会放你们回去的。”

    “我们不离开手术小组行吗。”两位医师中的一位有点后悔刚才的决定了,可是后悔来不及了。凌威斩钉截铁地说道:“不行,我们手术小组不是菜市场,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二位还是离开吧。”

    两位医师有点沮丧地随着两位刑警离开,凌威的脸色变得放松一些,声音变得温和:“大家最近不要乱走,听从安排,我们尽快完成所有的手术,大家既然留下来就是对我们这个手术小组有信心,也是对我凌威的信任,谁要是伤害我们的人,我不会饶了他,包括今天刘家辉的死亡,我会给大家一个交代。”

    “找到凶手了吗?”李曼云仰脸看着凌威。

    “暂时还没有。”凌威沉声说道:“不过我已经有了线索。”

    “既然没有找到,我认为没有必要在这件事上耽误。”夏春怡在一旁插言,她年纪虽轻,但做过一个中药堂的老板,遇事考虑比较周全:“我们只要把所有手术做完,对方的行动就没有了意义。”

    “夏春怡说得对,凌威你还是把精力放在手术上,刘家辉的事我处理。”黄思羽对夏春怡的话非常赞同,她也不希望凌威去冒险,对方既然用狙击枪就不是一般人,不是凭一时冲动和个人武力能够解决的。

    “是啊,凌医师,你还是带着我们做手术吧。”其他人也跟着附和,想起刘家辉那种血腥的样子,大家还是比较担心凌威,刚才短暂的交流,所有人都明白了一件事,刘家辉不是什么重要人物,他很可能就是戴着凌威的帽子和围巾才被对方误认为是凌威,做了凌威的替死鬼。凌威如果去寻找凶手岂不是自投罗网。

    凌威从大家的眼神里看出了关切,心中一阵温暖,笑了笑:“谢谢大家,给我一天时间,大家休息一下,我很快回来。”

    说完,凌威向楚韵交代几句,转身和黄思羽走出房间。沿着走道走进另一个房间,黄思羽打开一个小挎包,拿出一些东西放在桌上:“这是你要的东西,化妆一下吧。”

    半个小时以后,凌威和黄思羽走出了洛阳第一人民医院的大门,黄思羽一身鹅黄色端庄矜持,凌威西装革履,脸部经过装扮,额头多了几道皱纹,皮肤微暗,带着一副金丝眼镜,像一位饱经风霜,沉稳斯文的中年人。

    洛阳西郊,龙湖小区的大门敞开着,黄思羽架着轿车缓缓驶进去,沿着弯曲的道路在花树中间穿梭了一会,看着一栋栋楼房,很快就找到了三单元,楼道口一个大铁门关着,一把大锁在阳光下泛着金黄的光。

    “没有人。”黄思羽并没有什么失望,语气很平淡,在她预计里对方如果真是作案的人不会留在这里,她也不希望凌威找到龙扬而冒险。

    “回去。”凌威说得也很简洁。黄思羽驾着车转了一圈,路过门口凌威特意下车问门卫,打听到三单元确实住过几个人,刚刚离开。黄思羽看了看皱着眉头的凌威:“失望了吧。”

    “没有,他们在这个时候离开反而说明有问题。”凌威轻声说道:“我相信他们还没有离开洛阳。”

    “洛阳很大,找几个人如同大海捞针。”黄思羽看着宽阔繁华的街道:“你怎么找?”

    “守株待兔。”凌威的脸上忽然泛起一股淡淡的微笑,就像猎人忽然发现了猎物的踪迹。

    凌威的心在忐忑,与此同时龙扬也在坐立不安之中,洛阳第一人民医院门外街道上枪击得手以后,第一时间带着手下撤离到附近的一栋别墅小楼,虽然很安全,他心中却有一种不安地恐慌感,在房间内不停来回走动着。

    “上尉,您不用担心。”一位手下恭声说道:“就算有人怀疑,也没有证据,我们是来旅游的,考虑到国际关系,也没有人能把我们怎么样。”

    “我看还是尽早离开。”另一位手下提议:“我们已经完成了任务,没有必要继续逗留。”

    “不行。没有确定凌威死亡之前我们不能离开。”龙扬摆了摆手,有点烦躁,按照手术小组里面传出的消息,那个人外部特征就是凌威,下手的是神枪手,一枪命中太阳穴,绝对没有生还的可能、但是媒体和记者那里都没有任何具体消息,只是说手术小组里面死了人,至于是谁一无所知,有点奇怪。另外,手术小组里面那个提供消息的人也忽然销声敛迹,也令人费解。

    “难道我们就在这里等。”几位手下一脸疑惑地看着龙扬。

    “当然不能就这样耗着,必须行动。”龙扬不是个听天由命的人,相反他最擅长主动出击,脑袋迅速转动,然后看着一位手下:“好名山,你去洛阳第一人民医院打探一下。”

    “我去?”那位叫做好名山的手下有点意外:“这么打探,记者那里我们不是安排过吗,有消息立即通知我们。”

    “那些记者都有屁用,只知道在在外面干等。”龙扬不悦地叫道:“你动动脑子,装个病人总可以吧。”

    “明白。”好名山既然是龙扬带过来的精英,脑子都很灵活,立即心领神会,走进洗澡间收拾起来。

    二十几分钟以后,一位脸色蜡黄,走路都有点颤巍巍的中年人出现在洛阳第一人民医院的门前。四处看了看,并没有走进门诊部,而是沿着门诊部大楼的墙边向右溜达,不一会儿来到一栋楼前,抬脚进门沿着一个楼梯直奔二楼,在楼梯口一位刑警拦住了他:“不好意思,这里是招待客人的客房。”

    “我就是来客房的,听说全国巡回手术的小组住在这里。”那位中年人说着话有点气喘吁吁。

    “不错,但是他们不见客。”刑警淡淡回答。

    “大哥,行行好。”中年人语气变成祈求:“我得了慢性病,走遍了全国各大医院,花光了积蓄还是没有起色,病情越来越重,听说凌威是个神医,赶了很远路来到这里,就让我见他一面吧。”

    “您要见凌威,恐怕以后见不到了,您还是请回吧。”刑警脸色变了变,似乎很遗憾

    “以后见不到是什么意思,难道凌神医出事了?”中年人脸色紧张,仰脸看着刑警。

    “不要问了,这是机密,透露出去影响太大,您请回吧,”刑警不耐烦地扬了扬手,中年人悻悻然慢步下楼,走得很慢,离开那栋楼很远,眼睛四处扫了扫,忽然直起腰杆,大步向前走去。

    医院大门外不远处,凌威坐在轿车内,看着那位中年人走出远门,伸手指了指:“就是他,跟上。”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