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九章 罗曼和历家的联手-医道通天 365bet可信吗_365bet提款靠谱么_365bet提款多久到账

下一章          上一章

 

     龙扬杀过人,也见过杀人,血腥的场面见过很多,几乎已经麻木,他是特战队出身,生来就是为了战斗,而战斗就避免不了屠杀,杀人对于他来说和杀一只鸡没什么两样。

    但是,他看到周立腿上的伤口心里忽然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堵得慌,还有一点恐惧的呕吐感,伤口血淋淋的,让他难过的不是血淋淋本身,而是伤口竟然是被一位貌美的姑娘用手活生生撕下来的。这不能用残忍来形容,而是妖异,让他想起聊斋志异中的女鬼或女妖。

    “你确定是没有任何凶器。”龙扬疑惑地看着周立那张已经苍白的脸。

    “我看得很清楚,五根手指张开,一下子插进小腿,然后用力一拉。”周立眼中露出惊惧的光芒。无论是谁看着自己的肉被别人活生生撕下来都会感到严重的恐惧。

    “你的手腕也是被空手扭断的?”

    “是的。”

    龙扬思索了一下,挥了挥手:“你快点去包扎一下,马上安排人送你回国。”

    “我不会去,一定要报仇。”周立满脸不甘。

    “你凭什么报仇,好手好脚还斗不过一个姑娘。”龙扬不悦地哼了一声:“别留在这替我丢人现眼,罗曼将军那里我还要替你解释。”

    周立不再言语,被抬了出去,龙扬看着担架有一种挫败感,最近两年在西方几个国家执行任务他从没有失过手,刚到中国就受了两次挫折,第一次在军区大院对付卫光华被凌威出手阻拦,这次暗中刺杀竟然连凌威都没有出手,挫败在一位小姑娘手上。愤愤不甘的同时他心中也警觉起来,罗曼将军说得不错,凌威并不好对付,看起来温和普通,警觉性极高,今天的事他似乎没怎么主意,可细细一想,他早就知道周立动不了他,任由那位姑娘收拾。

    “队长,将军让你过去回话。”门外一位手下轻声汇报,他心情不好的时候别人也不敢大声嚷嚷。

    “我马上去。”龙扬随口答应,换了一身笔挺的西服。罗曼将军喜欢看到下属精神百倍,无论遇到什么事龙扬见这位将军都要打扮得神采奕奕。

    罗曼将军下榻的是一家五星级大酒店的贵宾楼,一栋独立的小楼,四周小桥流水,绿树环绕,就像一个江南园林,这在北方是极其少见的,站在小楼门前鹅卵石铺成的小路前。龙扬欣赏感叹羡慕之余还有点向往,自己和许多人都在拼命,将军却在享受,可是没有人有资格责备将军,这是他无数功劳累积成的成果,也是用血肉拼出来的。

    鹅卵石小道不宽,龙扬大步踏上去的时候旁边一位姑娘恰好也低着头冲上来,脚步也是很匆忙,两个人碰了一下,龙扬是特种兵出身,绝对不允许陌生人忽然靠近,下意抬手推了一把。姑娘低着头没有防备,被龙扬推在肩头,身体摇晃着侧向旁边的花丛,同时惊叫一声。

    龙扬扭过脸,见是一位年轻姑娘,急忙跨进一步,伸手抓住姑娘的胳膊:“不好意思。”“什么不好意思。”姑娘转身看着他,瞪大双眼:“好好的走路,你推我干嘛。”

    “对不起,我没想到你忽然也走这条小路。”龙扬温和地道歉。

    “我怎么就不能走这条路,是你家的啊。”姑娘得理不饶人地叉着腰,瞪着眼。

    “你也是进这栋贵宾楼的吗?”龙扬忽然想起这是罗曼将军住的地方,对方既然来这里就和将军有点关系,说话小心了几分。

    “当然,不然闲着没事和你闹着玩啊。”姑娘甩了甩披肩的秀发,忘了一眼小楼第二层窗户,不再理会龙扬,迈开脚步快速向里面走去。龙扬跟在后面,看着姑娘苗条的身姿,扭动的细腰,想着刚才嗔怒的脸颊,忽然觉得很有意思。

    姑娘一直在龙扬的前面,穿过一楼的厅堂,踏上楼梯,然后沿着二楼的走道直接走进会客厅,竟然和龙扬要去的同一个地方,龙扬毫不停留地跟了进去。

    会客厅里已经有两个人,罗曼将军和另外一位头发花白的老人相对而坐,那位姑娘站在老人身边。见到龙扬,罗曼将军笑着指了指老人:“我来介绍一下,我在a国就认识的老朋友,历春归,这位是他的孙女。”

    “我叫历芊芊。”姑娘笑得很甜,可龙扬总觉得笑容后面隐藏着什么东西,说不出来。他也礼貌地笑了笑:“我叫龙扬。”

    没有太多的寒暄,罗曼将军直视着龙扬:“听说行动又失败了。“

    “是。”龙扬恭声回答,听到又字身体忍不住抖了一下,罗曼将军是在提醒他失误不止一次了,不能再有。

    “具体说一下,什么原因。”罗曼将军手指捏着茶杯,微微用力,要不是有客人他早就发火了,只是把心中的不悦转移到茶杯上。

    “这个、、、、、、”龙扬瞄了一眼历春归和历芊芊,欲言又止。

    “说,没事。”罗曼皱了一下眉:“我们的利益一致。”

    “我们在酒吧遇到凌威,几个人吸引注意力,但是周立没有得手。”龙扬快速说道:“我们没有在酒吧动手,当时还有一位小姑娘跟着,周立自己估计没问题,他就跟着凌威进入小巷,等我们接到周立的信号冲进去,只见周立躺在地上,手腕骨折,小腿上被撕下一块肉。”

    “撕下一块肉什么意思?”罗曼不解地看着龙扬。

    “就是被那位姑娘用手撕了下来,而且徒手折断了周立的手腕。。”龙扬一边说一边瞥了瞥历芊芊,按照常理听到用手撕任何一位姑娘都会惊讶甚至害怕。可是,他从历芊芊脸上看不出一丝异样,姑娘正望着窗外,神色平静。

    “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周立是经过特训的人,谁有这么大把握抬手折断手腕,撕下一块肉。”罗曼将军身经百战,这样的事还是第一回听说,更不用说亲眼见过了。他把疑惑的目光转向历春归,历春归笑了笑,没有说话,历芊芊忽然把目光从窗外收回来,淡淡说道:“不奇怪,那姑娘叫小雪,手指上功夫非常厉害,据说是一种药水泡过的,已经失传。她好像来自一个神秘的地方。”

    “你怎么知道?”龙扬有点惊讶,那个姑娘的底细历芊芊随口说来,清清楚楚。

    “和我算是朋友,凌威也是、”历芊芊笑了笑,调侃地望着龙扬。

    “你们是朋友,可是我们是为了对付他。”龙扬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感觉。

    “不矛盾,各取所需。”罗曼将军笑着说道:“那栋小楼最大的秘密是结构图,拍卖会上我不知道历老先生也参加竞拍,双方抬价都是为了一个目的,现在小楼被别人抢走,我们必须团结一致,历芊芊盯住凌威,我们在外围行动,找到结构图相互分享。”

    “我不需要别人配合,除掉凌威有信心。”龙扬用了摇了一下头,失败两次已经是耻辱,他要把颜面找回来。

    “凌威暂时留着,当务之急是连体婴儿分离手术的事情,龚明汉一定要进入手术。”罗曼将军手指在桌上敲打一下,这是下定决心志在必得的动作。

    “手术小组的成员已经定了下来,要进去恐怕很难。”龙扬语气犹豫,杀人放火他可以,计谋他不是强项。连体婴儿的事是卫生部决定的,谁也难以改变。

    “手术小组的成员已经定下来,假如到时候忽然有人缺席或发生意外,是不是就要找个替补,而龚明汉的医术是最好的替补。”罗曼笑了笑,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

    “什么意外?”龙扬摇了摇头,还有一两天就要进行手术,小组成员全封闭研究,制造意外的机会也没有。

    “历老先生应该知道有什么意外。”罗曼将军转过脸,笑望着历春归。历春归也笑了笑,拿出一个小瓷瓶:“把这个让楚韵服下,二十小时起效,人会有头昏的表现,查不出任何不妥,头昏一个小时就过去了。不会留下痕迹。”

    手术过程中,不要说一个小时的头昏,就是十分钟也不行,楚韵只能退出,可是谁能让楚韵服药。龙扬瞥了一眼历春归手中的药瓶,看了看历春归又看了看罗曼将军。

    “龚明汉会有办法。”罗曼将军笑了笑,伸手接过小瓷瓶交给龙扬,又转过脸:“历老先生,还有一件事要麻烦你,凌威也是个替补人选,你务必拖住他。”

    “这个没问题,就交给我孙女处理。”历春归一口答应下来。他提供药,罗曼将军负责下手,这样两个人就拴在了一起,合作才有诚意。

    事情已经定下来,相互寒暄客套几句,历春归带着历芊芊告辞,离开贵宾楼不远,历芊芊忍不住疑惑,停下脚步看着历春归:“大爷爷,我们为什么要和他们联手?”

    “利益一致,关键是罗曼这个老狐狸在别的地方还有个可以试验的建筑,和这栋小楼一样,就是没有结构图。”。

    “这样也好,他们至少暂时不会对凌威下手。”历芊芊微微点头,试验她不关心,关心的是凌威的安危。

    “你错了,他们不会放过凌威,只是迟早问题,这次连体婴儿手术如果凌威插手,就是他的死期。”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