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三十六章 小楼的秘密 (14)有本事你就来-医道通天 365bet可信吗_365bet提款靠谱么_365bet提款多久到账

下一章          上一章

 

     楚韵和凌威相处有一段时间了,一起也算经历过风雨,深知凌威的性格,温和中有着倔强,面对医学充满好奇和痴迷,绝对不会放弃品尝的机会,唯有小心在一旁看着,不知道药性如何也就没有什么解毒药准备,只能看凌威自己反应了,但愿他如果发现不妥立即停下来。

    一颗药丸慢慢咽下去,凌威闭目片刻,又抓起一颗放进嘴里,慢慢咽下去,过了一会而,他再次伸手,直到第六颗,楚韵忍不住了伸手按住他继续伸出的手:“够啦,你吃的药量够大的了,没反应就是没反应。”

    凌威茫然地看了看楚韵,摇了摇头才从品尝药物的境界中醒过来,苦笑了一下:“我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什么感觉?”楚韵充满好奇:“这么多药中和下去,不会没反应吧。”

    “你也知道中和。”凌威微微叹息,明显很失望:“这么多药的相互作用,阴阳平衡的结果就是没有结果,有火被水灭了,有金被土埋了,有阳被阴盖了,一切都没了,药物进入身体,没任何反应,不补也不泄,不温不火,就像无形的空气。”

    “怎么会这样?”楚韵也倍感意外,哪有药物完全没反应的。但是凌威的话绝对不会虚假,他不说谎,尤其在医学方面非常严谨,觉悟半点虚言,说没有就绝对没有。

    “算了吧,就算失败。”凌威郁闷地站起身,看了看窗外,无力地摆了一下手:“凌晨了,睡觉吧。”

    凌威和楚韵原本没有想过会忽然成功,但至少有个失败的例子,有改进的余地,现在到好,面的一张白纸的结果,双双无语,各自走回房间,连洗一下脚都免了,倒头便睡。朦胧间,凌威再次见到了兰教授,老人还是在温和地笑着,没有痛苦,也没有忧伤。凌威大声问他在哪,没有回答,仔细看了看,竟然看不出兰教授身在何处,似乎在一处虚无之中,一片空白,最后连教授的整个人都变的空白起来,渐渐也进入虚无。凌威下意识向前追几步,什么也没有,忽然发现自己也在虚空之中,一片空白,没有喜怒哀乐,没有情绪变化,时间似乎也变成了不再流动,空白,绝对的空白。

    一阵敲门声,凌威睁开眼,有点茫然的看着天花板,一丝阳光从窗帘缝隙照进来,有点花眼,门外传来楚韵轻柔的声音:“凌威,醒了吗。”

    “刚醒,被你吵醒的。”凌威翻身下床,揉了揉眼睛,最晚没脱衣服倒也好,用不着再麻烦,直接拉开房门。楚韵上身紫红色外套,下身青色紧身裤,高跟鞋很小巧,流露着丝丝女人的魅力。

    “怎么?去约会啊。”凌威诧异地上下大量。

    “约会什么,我就不能打扮一下啊,”楚韵白了凌威一眼,微微笑了笑,嘴角露出两个小酒窝:“走吧。有人请吃早饭。”

    “吃早饭。谁啊?”凌威下意识望了望原来厨房的位置,现在是实验室,也就是说以后他和楚韵也要过兰教授当年的生活,吃饭全部在外面。他以前一直这样,倒也不在乎。

    “收拾一下,准备走,到那里你就知道了。”楚韵笑了笑,没有回答凌威的话。凌威迅速洗漱一下,跟着楚韵下楼,他不用担心一顿早饭会被谁卖了,这里没几个熟人,也就是楚韵那些追求者吧。

    汽车在一家早点铺门前停下,凌威打开车门,刚走下来就愣了一下,面前站着一身青色正装,巧笑盈盈的夏春怡:“凌老师,早。”

    “已经不早了。”凌威抬头看了看天:“你今天怎么有空出来,还一身正装,要出席什么隆重宴会啊。”

    “不是宴会。”夏春怡微微侧身,继续说道:“我们进去边吃边谈。”

    “你先说,我这人憋不住好奇。”凌威固执地看着夏春怡,夏春怡是个大忙人,绝对不会心血来潮忽然请自己吃早点,也不会是想拜师,拜师酒在早点铺也不够隆重。还就真想不出来夏春怡要干什么。

    “好吧,我告诉你,今天是我们京都中药堂比试的日子,我心里没底,想请你过去坐坐。”夏春怡脸色微红,说是做做就是想借着凌威壮胆,有点不好意思:“要是你不方便也可以不去。”

    “没什么不方便,我还想看看热闹,不过我申明,不会帮助你们。”凌威首先表明自己的态度,他当然想见识一下京都那些中药堂的实力。但自己是保和堂的人,不帮助保和堂也不能帮助别的对手。

    “不用你帮忙,就做个见证。”夏春怡笑得很灿烂。她原本打算凭实力,让凌威到场完全是鼓舞自己。

    早点铺是京都最大的,各式点心五花八门,凌威一边吃一边听夏春怡谈论一些京都中药堂的事,眼角在早点铺客人身上随意扫着,扫到墙角一张桌子,一位头发花白的老人正背对这边。他愣了一下,眉头微皱,低声对夏春怡和楚韵说道:“你们先走,,我等会就到。”

    “有什么事要帮忙吗?”夏春怡看着凌威有点忧心匆匆的脸,轻声询问。

    “什么也不用,你们做你们的事,我自己会处理。”

    “好,我们先走。”楚韵拉了一下还想说话的夏春怡,转身走出早点铺。凌威拿起自己桌上的一杯牛奶,直接走到墙角那个老人对面落座,轻轻笑了笑:“井上肖英老先生,真有雅兴,竟然千里迢迢从江南的建宁跑到京都来吃早点。”

    “我是考古的,四处都到。”井上肖英被凌威发现,并不慌张,抬手捋了一下黑色的胡须:“倒是你凌医师很奇怪,怎么忽然跑到京都了,要不是今天偶遇,还真不知道你在这里。”

    “别演戏了,你阴魂不散跟着我干什么?”凌威懒得和井上肖英拐弯抹角,直接说道:“你要找的东西我不是提供线索了吗,怎么?没有找到。”

    “别提那进山寻找的事了,我损兵折将一无所获,被你小子骗了。”井上肖英咬牙瞪了一下凌威。

    “我骗你什么?”凌威撇了撇嘴:“你问我见没见过那样的山谷,我说见过,你们就去了,又不是我把你的手下杀死的。”

    “好啦,不提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井上肖英有点烦恼,一向谋定而后动,今天居然被凌威抢了先机,而且带着挑衅。他浮躁起来,声音低沉:“我们合作,寻找长生不老药,我会给你最好的技术和财力支持。”

    “我不知道什么长生不老药,也无需你们那点帮助。”凌威毫不客气地把话说绝,不留任何余地。“

    “你找死。”井上肖英有点技穷的愤怒,眼神凌厉:“再问你一遍,到底愿不愿意合作。”

    “你再问一千遍也是这样。”凌威把牛奶喝完,站起身,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井上肖英。一字一板说道:“您慢慢用,我还有事就不奉陪了。”

    “你会后悔的。”井上肖英气得胡须有点抖。凌威不屑地瞥了他一眼:“有本事现在就动手,我等着。”

    说完,凌威大步转身离开,接近吧台扔下两张百元票子,潇洒地说了声不用找,径直走了出去。他不是一时冲动,现在不知有多少人在身后虎视眈眈,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他感觉到了危险。井上肖英是老狐狸,对付他最好激怒,让他的实力由暗变明,论实力,凌威现在一个人也不会惧怕,只要真枪真刀干。

    井上肖英确实怒了,他不能让一个年轻人瞧不起,井上家族的智囊,怎么能被人当面奚落,传出去岂不是有损掩面。从窗户向外看着凌威悠闲得意的脚步,他咬了咬牙,拿出手机,要让凌威见识一下他的厉害:“麻田吗?带几个人,给那小子点颜色看看。”

    “是。”手机里传来一个干脆的声音。外面街道拐角处忽然冒出五六个人,向着凌威离开的方向追赶,一边走一边把手伸进怀中,不过,还没走出几步,一男一女两位年轻人拦住了他们的去路,男子很高大,轻声笑着:“各位,这么急干什么呀。“

    “滚开。”那伙人领头的二十五六岁,满脸怒火,直接对一对男女挥一下手:“不想死滚一边去。”

    来者不善,领头的也知道,但是。一对小情侣打扮的男女他根本不放在眼里。

    高大的年轻人并没有生气,反而笑得更厉害,似乎听到了天下最滑稽的玩笑:“我倒要看看光天化日你怎么让我们死。”

    “我也想看看。”旁边的女子笑得很妩媚,似乎在看一道亮丽的风景。

    “好,我就成全你们。”领头的中年人伸进怀里的手抽了抽,手机忽然响起,打开,里面传来井上肖英急促的声音:“快点撤。”

    领头的愣了一下,一手拿着手机一手挥了挥,示意几个人后退,他也跟着退,继续和井上肖英通话:“井上先生,为什么不让我出手。”

    “你太冲动了,和那个人交手你只有死。”井上肖英说得很肯定。

    “为什么?”领头的中年人不服气地回问。

    “你刚来,没见过,总听说过吧,小泉明智,井上家族的一流杀手,智勇双全。”

    “是他?”中年人低声惊呼,后背忽然冒出一阵冷汗。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