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六章 小楼的秘密 四-医道通天 365bet可信吗_365bet提款靠谱么_365bet提款多久到账

下一章          上一章

 

     “姓明的倒是有几个。”黄思羽思索了一会,结果还是让凌威很失望:“不过都是中青年人,最大的不到四十五岁,也没有人有络腮胡,应该不是你要找的人。”

    “你再想想。”凌威期待地地盯着黄思羽的脸。黄思羽摇了一下头:“没有就是没有,我记忆力很好,至少在我记忆里没有。”

    “范围再扩大一些,卫生部门以外的。”凌威轻声提醒着:“比如军政还界,那个人应该会很有名。”

    “我年纪太小,就是有一位老人已经退休了我怎么会记得。”黄思羽笑着瞥了一眼凌威:“怎么,很着急?”

    “是的,我必须知道。”凌威语气坚定,脸色变得严肃一点。事关自己和兰教授的秘密,当然很慎重。

    “我替你问问。”黄思羽放慢车速,一手扶着方向盘一手打开手机,等待了一下:“爷爷,我是思羽。您记得有一位姓明的老人吗?有络腮胡子。”

    “你问他干什么?”手机里传来苍老却很刚健的声音,凌威听得出来,是在云梦山打过交道的黄老。黄思羽的爷爷。

    “我随便问问。”黄思羽轻声笑了笑,有点调皮,

    “我不知道。”黄老的声音很干脆。

    “爷爷、、、、、、”黄思羽拉长声音:“你明明知道,就是不说。”

    “你必须告诉我为什么忽然想起问他。”黄老的声音变得很严肃:“这个人已经很少有人提起了。”

    “我自然有原因,您就放心吧。”黄思羽笑着说道:“就是国家机密也不要紧,难道对我还不放心。”

    “那我只能告诉你那个人已经死了。”黄老的话里没有任何商量余地。

    “好吧,我告诉你是一个朋友打听的。”黄思羽很无奈,老人家的固执她是知道的。

    “哪位朋友,告诉我他是谁?”黄老的语气很严厉。

    “凌威。”黄思羽噘了噘嘴,这样的被动一点不情愿。

    “原来是那小子。”黄老的声音松缓一点,带着点笑意:“让他来见我。”

    “好叻。”黄思羽欢快地叫了一声,挂了手机,方向盘旋转,拐进一条街道,向前行驶了一会,好像到了郊区,越来越僻静,路边的树也越来越密,浓荫处,一个高大的院门耸立着,黄思羽直接把车行驶进去,站岗的两位小武警看了看车窗里的黄思羽,抬手敬礼。大院里的几栋楼房很陈旧,墙壁斑驳,还有几处爬满爬山虎,翠绿一片。

    车停稳,黄思羽带着凌威走进一栋楼房的二楼客厅。黄老坐在一张沙发上,呵呵笑着,很和蔼:“凌威,我们又见面了,坐吧,请用茶。”

    “谢谢黄老。”凌威客气地在一旁落座。黄思羽在一旁倒不客气,直接面对黄老:“爷爷,可以说了吧,难道我还骗你不成,这不是凌威吗,活生生的。”

    “我还没有老眼昏花,认得出凌威。”黄老摆了摆手:“思羽,你就老实坐着吧,我不是不相信你,我见凌威是因为这件事和他有点关系,不然,我绝对不会说。”

    “有那么严重吗。”黄思羽夸张地叫了一声,随手拿起茶几上的一个苹果咬了一口。在黄老面前她就是个孩子,习惯不顾形象,在凌威面前她也用不着淑女。

    “凌威,你回来有多少人知道?”黄老没有理会黄思羽,盯着凌威,声音很认真。

    “没有几个人,我只是回来看看。”凌威轻声回答:“怎么?有什么不妥吗。”

    “你回医学院那栋小楼了?”黄老继续询问

    “是的。”

    “怪不得最近有许多人关注那里。”黄老一脸恍然大悟的样子。

    “有人关注吗,我怎么没注意。”凌威故意一脸疑惑,有些事还是不说出来好点。

    “这件事我们暂时不提。”黄老摆了摆手:“凌威,说说你怎么知道明浩的。”

    “那个人叫明浩吗?我不知道。”凌威摇了摇头:“我只是听说当年他和兰教授很熟,我想打听一下兰教授的事。”

    “明浩的事我也不太清楚。”黄老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和所有老人一样,回忆往事就放缓语速:“当年在医学界有四大才子,兰教授,医学院的院长,明浩,还有一个叫夏春风原来很活跃,不知为什么有一年忽然沉寂,慢慢从人们视野中消失,几年前他们又昙花一现,引起小小的震动,兰教授出国以后忽然失踪,老院长疾病发作身亡,明浩和夏春风准备出国在海关被拦下,夏春风失踪,上面下了命令把明浩监禁起来,好几年了,这件事又有人提起,可惜,听说明浩中风一年多了,恐怕得不到答案。”

    “现在在哪?”凌威直接问重点,他隐隐感觉到事情有点不妙,既然是很机密的事,又有人在虎视眈眈,说不定早就找到明浩了。

    “在军区大院七号楼。”黄老抬头望了望,窗外不远处一栋楼孤单地立在那里:“就是那里,一般人进不去。”

    “您可不是一般人,对不对。”黄思羽晃了晃黄老的胳膊:“您说可以进就可以进。”

    “死丫头,就你鬼主意多。”黄老笑了笑,从抽屉里拿出一张通行证:“去吧。”

    “谢谢。”凌威伸手接过通行证,黄思羽一脸好奇:“我也去。”

    “你就不要参合了。”黄老摆了摆手,拦住黄思羽,等到凌威离开,他忽然转脸看着孙女:“你带警卫排过去,在外面守着,我感觉要出事。”

    凌威走到那栋楼前的一个大门边,放慢脚步,向两位站岗的出示一下通行证,一位武警做了个请进的手势,另一位嘀咕了一句:“今天怎么啦,一下子来了这么多人看老爷子。”

    凌威微微愣了一下,立即加快了脚步。这栋楼外围是一个小院,花树都很高,在楼房四周形成浓浓的树荫。小楼门口没有人,显得静悄悄的。凌威思索了一下,并没有走正门,绕过右边的船户,来到后面。仰脸望了望,有一棵很老的树,枝桠伸展,高大的树干直到三楼。他一纵身,沿着树干像猿猴一样敏捷地爬了上去,到了顶部,顺着树枝攀上三楼的窗台,凝神听了一会,没有声音,探头看了看,里面是一些杂物,手指慢慢推开窗户,翻身而入。刚刚落地,就听见下面一层传来人声:“刚才我好像看到一个人进来了。”

    “你眼花了吧,我一直盯着,哪有人。”另一个人轻声反驳。

    “但是我总觉得不对劲,还是快点。”

    “药刚刚注射完,在等几分钟。”有个中年人的声音,汉语比较生硬,有点像外国人:“这里没有特别通行证进不来,我好不容易才搞到,还是用医院的名头。”

    凌威蹑手蹑脚靠近楼梯,缓缓向下移动,在一定高度向下看,下面是一个大房间,一张床边站着几个穿白大褂的人,床上是一位老人,入眼的就是一脸络腮胡,应该是凌威要找的人,没错。

    “琼斯先生,你看,这家伙动了。”一位年轻人指了指床上的老人语气没有一丝恭敬,凌威立即知道不是善类,仔细观察起来,说话的年轻人竟然伸手从腰间抽出一把手枪,其他几个也把手伸向腰间。目光紧张地盯着床上的老人。一位也有着络腮胡的中年人摆了摆手:“紧张什么,一个老人还能有什么攻击力不成。”

    “还是小心点为好。”一位年轻人拿着手枪四处转了转,又从窗口探头向下看了看。一脸谨慎,但是,他们万万没想到凌威会在上面。

    床上的你老人哼了一声,悠悠醒来,眼睛睁开又闭上。络腮胡中年人抬手拍了拍老人:“别装啦,你以为假装中风就没有人找到你了。”

    “你们找我干什么?”老人再次睁开眼,慢慢从床上坐起来。

    “我们要当年试验的结构图,应该在你这里。”络腮胡中年人盯着老人,沉声说道:“兰教授手里没有,老院长死了,只有你可能有。”

    “我不懂你们的意思,什么结构图实验的,我完全不懂。”明浩老人摇头否决。

    “你要是知道谁让我们来的就知道了,夏春风知道吧。”络腮胡中年人得意地笑了笑。

    “夏师弟。”明浩惊讶地叫了起来:“既然你们有夏师弟在还要图干什么?”

    “我们已经有了同样的实验室,但是结构图还是有点不明白。”络腮胡说得很干脆。

    “既然可以构建,怎么会没有图。”明浩讥讽地笑了笑:“不会是吹的吧。能构建的只有兰教授,他脑子里现成的图。”

    “别废话,有图我们还来找你吗。”络腮胡中年人低声吼道:“快说,图在哪。”

    “我不知道,你问夏春风,当年离开他大陆,就是用我做挡箭牌,我有没有图他不会不知道。”

    “你的嘴还挺硬。”络腮胡中年人哼了一声:‘看来要用点方法。“

    “就凭你们,我都是要死的人,还怕什么。“明浩又讥讽地笑了笑:”看来夏春风也没有成功,狗急跳墙,干嘛不把医学院的小楼整个抬回去。“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