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章夏春怡的自信-医道通天 365bet可信吗_365bet提款靠谱么_365bet提款多久到账

下一章          上一章

 

     第八百一十章夏春怡的自信

    “你说什么?”贾元在一旁追问了一句,一脸不可思议。在京都夏春怡也是个名家,但现在她还是半工半读,大多时候还在医学院进修,声名主要是来自她的父亲夏老先生,保和堂在京都招揽人才的时候也考虑过她,但最后还是选择了龙遇,这就说明她比起龙遇等人还是稍逊一筹。夏春怡一直冷眼旁观,现在出面一般人都认为是好奇,绝对想不到她会有办法。

    “我说可以治疗。”夏春怡瞄了一眼笑微微的凌威,重复了一句。

    “你凭什么?”龙遇感觉到一种被侮辱的感觉,要是夏春怡有办法他可就更难堪了,谁都看得出来他现在和和仁堂争锋相对,忽然被夏春怡这样一位小姑娘超越,简直要崩溃。

    “凭家传的针灸技术。”夏春怡回答了一句,看起来很老实很平静,却传递着一种信息,她的绝活不容忽视。这时候她也意识到这是个展示的机会,现在保和堂步步紧逼,和仁堂在京都中医界地位一低再低。保和堂还提出举行一次同行的交流,目的是通过实力吞并其他中药堂。保和堂的气势已经远远超过同行,这也是亦芝堂想和和仁堂合并的原因,连横抵*制保和堂。龙遇是保和堂的支柱,有机会打击一下自然能够提升和仁堂在大家心中的实力。

    夏春怡生性不是个争强的人,反而有点柔和。但事关和仁堂的前途,她不得不用点心眼,方法虽然是凌威提供的,凌威让她出面自然是属于她,干脆说是家传,为和仁堂增色。

    “你家传的是子午流注针灸法。”龙遇不甘心地问了一句,恨不得夏春怡承认自己是胡说八道。子午流注是保和堂老板陈雨轩的绝活,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保和堂无法解决的问题,一个凭着不太成熟子午流注的姑娘怎么可能办到。

    “是的。”夏春怡还是很冷静回答。

    “原理。”龙遇继续问。凌威却有点不耐烦了,害怕夏春怡被问得被动,大声叫道:“管他什么子午流注,只要能治病就行,快点吧。”

    “是啊,你们讨论什么,快点救人吧。”有人大声附和凌威的话。夏春怡立即转身,拿起一根针,弯腰在那位倒在椅子上的年轻人腿部的三阴交缓缓扎了一针,针尖倾斜,三根手指轻轻捻动。所有人都屛住呼吸看着夏春怡的手,手指细长却非常沉稳,让那个人感觉到完全可以把人从鬼门关拉回来。

    过了两分钟,那位年轻人没有任何反应,有人开始窃窃私语:“还是送医院吧,中医不行,一根针怎么可能和西医的先进技术相比。”

    “是啊,快点送医院,再耽误可就来不及了。”

    “快点,打120.”

    夏春怡额头微微出汗,她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但是没有退路,这时候退可就糗大了,比龙遇还要丢人。脑中快速转动,伸出手指在针尾上弹了一下,这是强刺激,最厉害的手法,要想调动被顽固阻挡的气血,应该这样。随着针尾的摇摆,年轻人全身震动了一下,开始微微颤抖,紧接着忽然张开眼,痛苦地叫了一声。气血的忽然流动就像河流,高低相差太大,水流一泻千里自然激荡得很痛苦。

    气血已经调动,冲击着钢针,钢针都微微跳动。夏春怡立即取下钢针,伸手在针孔上按揉片刻,看着年轻人面色恢复红润,微微笑了笑:“好啦,没事了。”

    年轻人有了刚才的教训,没有立即站起来,而是缓缓站立,在大厅里谨慎地走动着。舞厅里所有目光都跟着他,害怕他又忽然跌倒。一步,两步,三步,年轻人走得越来越快,在大厅里走了三圈,在夏春怡身边停下来:“谢谢你,夏医师,我、、、、、、”

    “你什么。病刚好,别多说话。”龙遇瞪了哪位年轻人一眼,害怕他高兴加感激说出不该说的话。年轻人立即闭上嘴不再言语。

    “太神了,仅仅凭一根针就治好了。”客人中发出一阵惊叹,如果开始就由夏春怡治疗还显不出神奇,刚才龙遇的一番折腾显得这种病很严重。夏春怡再出手无形中就是站到了龙遇的肩膀上,更加耀眼。

    “夏医师,有时间帮我家老爷子瞧瞧,他住在军区大院。”一位跳舞的客人走到夏春怡面前,直接发出邀请。

    “谢谢,你留个地址到和仁堂,我一定登门拜访。”夏春怡客气地应答着,

    “夏医师,还有我这老寒腿,早就听说过你们和仁堂专治,一定要替我瞧瞧。”

    “夏医师,我老婆的病很严重,有空你瞧瞧。”

    、、、、、、、

    一群人围着夏春怡,争相发出邀请,夏春怡应接不暇,大声叫着:“好啦,你们明天到和仁堂,我亲自坐堂。”

    “那就这样吧。”龚明汉挤到夏春怡身边,大声叫道:“大家不要打搅夏医师,现在是休闲时间,有问题明天到和仁堂再说。”

    舞会是龚明汉特意为楚韵举行的,现在变成夏春怡为中心了,他当然不乐意,把一群人分散开,接着说道:“下面我们继续跳舞。”

    舞曲应声响起,舒缓悠扬。龚明汉走到楚韵身边,弯腰做了个手势:“楚师姐,请。”

    “不好意思,今天做手术有点累,我想回去休息。”楚韵手指轻轻揉着太阳穴,显得很疲惫。

    “我开车送你。”龚明汉很殷勤地笑着。

    “不用,我和表哥一起回去。”楚韵婉言拒绝,向凌威招了招手。凌威迅速走过来,很关切地看着楚韵的脸颊:“怎么,不舒服吗?是不是想早点回去。”

    “是,你送我回去吧。”楚韵笑了笑,伸手拉着凌威的胳膊,向龚明汉摆了摆手,并肩走了出去。龚明汉忽然觉得他们的动作有点不对劲,好像超越了表亲的关系,愣了一下,直到凌威和楚韵走出舞厅他才反应过来,急忙追出去:“楚韵,我送送你。”

    追到门外,凌威和楚韵已经走上了街道,在路灯下悠闲地向前散着步,显得很和谐。龚明汉的眉头紧紧皱起来,目光变的有点异样,带着丝丝寒意,拳头渐渐攥起来。。他是个优秀的外科手,医学天才,家世显赫,绝对不会也不能输给凌威这样普通的年轻人。自己得不到,宁愿毁了别人也别想得到。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