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一章 美人依旧(三十一)杀人灭口-医道通天 365bet可信吗_365bet提款靠谱么_365bet提款多久到账

下一章          上一章

 

     电视新闻直播在下半夜结束,人们在紧张和恐惧之后,疲惫地爬上床继续一如既往的美梦或噩梦.城市再次进入安宁.保和堂却灯火通明.凌威和陈雨轩亲自坐镇,许多工人不停忙碌着.每一样药材都要经过凌威验收,他很仔细,把药材拿起来检验一下干燥度,分析用量细微的变化,闻一闻气味甚至放嘴里嚼一下,确定效果,最后才微微点头:”一百八十克.用三年以上的.”

    “歇一下吧.”陈雨轩把一杯茶的递给凌威,温和地笑了笑,水润的脸颊上露出两个浅浅的酒窝:“你已经劳累一天了,我来吧。”

    “不行。”凌威喝了一口热茶,全身感觉暖和多了,笑着说道:“这次瘟疫病毒母体一定比崔溪镇的病毒更加厉害,我们现在仅有的方法就是崔溪镇研究出来的药方,必须确保疗效,不能丝毫大意。”

    “可是,还需要药引。”陈雨轩感到一点担忧,崔溪镇的事他听到过详细报告,知道没有药引是起不到神奇效果的,那种药引的奇效来得莫名其妙,有的知情的人甚至归结于神助。

    “药引应该没问题,大师兄说了以前剩下的药可以作为下一次熬药的药引,一样有效。”凌威思索着,但是也有点忧心忡忡,万事万物堵在不断变化,病毒也是,就算是崔溪镇传过来的也不一定一模一样,何况是原来的母体,

    “但愿大师兄说得没有错。”陈雨轩柳眉微微蹙了蹙,医生和疾病的斗争就像战场,没有谁知道结果。

    六十四味药,细心配起来用了两个小时,天已经有点亮。陈雨轩把耿忠老爷子叫醒,有他亲自熬药应该万无一失。耿忠熬药的技术随着保和堂的崛起壮大也越来越大,以前这种毫不起眼的活也成了热门,许多药堂特意派送年轻人来培训,老人最近都很少亲自熬药了。

    “睡一会吧,明天应该还有事。”陈雨轩看着凌威疲惫的脸颊,语气关切。

    凌威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是有点累了,我要休息一下,明天再看看病毒的事情。”

    “你休息,我让人打听一下,需要你的时候去叫你。”陈雨轩嫣然一笑,推了一把凌威:“快去吧,再磨蹭天就亮了。”

    “好,我听你的。”凌威拉长声音,有人关心是一种温暖,尤其是女人,陈雨轩的温柔凌威比较习惯了,今天才忽然发现很暖人心,和叶小曼完全不同,叶小曼的温和中总是带着一种与生俱来的傲气。

    “陈老板,小花姑娘醒了。”一位护士急匆匆跑过来。陈雨轩特意吩咐过小花有消息第一时间汇报,看护士气喘吁吁的样子很用心。

    “我们看看去。”凌威刚要回去休息,听到护士的话立即扭身向旁边院子走去,陈雨轩知道无法劝阻他,紧跟在后面。

    二楼房间,小花躺在床上,眼神迷茫,看到凌威只是眨眨眼。凌威眉头皱了皱,缓缓在一张凳子上落座,拿过小花的手腕,把了把脉,然后抬头看了一眼陈雨轩:“身体虚弱加上刺激过度,神智模糊。”

    “没生命危险就好。”陈雨轩伸手把小花身上的被子掖了掖,叹息一声:“这孩子不错,可惜遇到了罗羽。”

    “罗羽。”小花听到陈雨轩的话,念叨了一句,脑海里印象最深刻刻的人无论何时都难以忘记,这就叫刻骨铭心吧。

    “小花,你醒啦。”凌威凑近小花的脸颊:“认识我吗?”

    小花看了看凌威,微微摇了摇头,嘴里继续念叨着:“罗羽,罗羽。”

    “罗羽现在很好,你放心吧。”凌威顺着小花的话引导。小花似乎听懂了,笑了笑,伸手摸了摸脖子,脸色忽然变了变:“我的东西呢,罗羽送给我的,他说过东西不在他就不在了。”

    “你放心,那东西罗羽替你收着呢。”凌威轻轻拍了拍小花的手臂,轻声安慰了几句,看着小花脸色恢复平静。轻轻松一口气,忽然想起小花说的那个挂件,他不止一次见过,最后一次就是被罗羽捏碎洒出病毒。罗羽把病毒母体交给小花这样纯真的姑娘,不会有人怀疑。现在一切都明了,但是凌威心中的疑团依旧在,那就是病毒的来源。上一阶段一直把注意力集中在瘟疫的治疗,一时难以顾及,现在忽然想起那个病毒图谱,那种熟悉的感觉一下子充满脑海,兰教授,只有兰教授才会研究出那种符合中国八卦的病毒图谱,但是,兰教授绝对不会制造害人的图谱,而且他已经失踪好多年了。不过,兰教授最后离开是去了埃及,罗羽也是来自埃及,其中有什么关联?

    兰教授是个德高望重的人,凌威不相信他会做伤天害理的事,这种病毒又可以确定和兰教授有关,凌威一定要搞清楚,远在京都的地方,自己从小长大的兰教授家一定可以找到线索。不过现在有最好的线索,那就是罗羽,从他那里可以找到病毒的根源。

    “我们现在就去隔离医院。”凌威向来想到就做,就像治病救人,不愿片刻耽误,立即站起身,看着陈雨轩:“我要马上见罗羽,打听一件重要的事。”

    “不用急,你还可以休息一下。”陈雨轩看着窗外淡淡的朝霞:“你睡一个小时吧,历副市长打电话要听你汇报,等会我叫你,汇报完去医院见罗羽。”

    “我们可以先去医院。”凌威有点迫不及待,陈雨轩立即挥手打断他的话:“不行,我要为你身体作想,现在媒体都关注着你,你是保和堂的活招牌。”

    “我看你不是关心我,是关心保和堂的生意。”凌威轻声笑着,还是按照陈雨轩的吩咐回房间休息。而且做了个梦,梦到兰教授那张慈爱的脸颊和温和的微笑,似乎在召唤着他回家吃饭,他又想起了京都医学院的教室,篮球场,阅览室,图书馆,好亲切,好亲戚也,因为那是他的家、、、、、、

    夜长梦多,凌威的夜只有一个多小时,梦却不少,生活中的变故也不少,如果他知道会有变故一定不会睡觉,可惜,世上永远没有先知先觉。

    就在凌威刚刚进入梦乡的凌晨,几个身影在浓浓的晨雾中接近建宁郊区偏僻的隔离医院,在四周转了转,分不同地方翻*墙而入。院子内外都静悄悄的,没有人会想到有人闯重大瘟疫隔离医院,尤其是昨晚刚刚从娱乐城转来一些特殊病人,连医生护士都格外小心,进来岂不是找死。

    两位保安打着哈欠低声嘀咕,其中一个骂了一句:“这鬼天气,雾浓夜寒,我们回去歇歇吧。”

    “天快亮了,歇就歇吧。”另一位保安随声附和,两个人搂着肩膀回房,呯的一声关上房门。

    “算你们命大。”跳墙进来的人中一位中年人低语一句,收起手中的匕首。

    “不要杀人。”旁边一位苗条的姑娘厉声吩咐:“我虽然不反对杀人,但不是不相干的人。”

    “是,芊芊大小姐。”中年人低声答应,接着说道:“下面的任务是不是交给我们,里面太危险。”

    “有什么危险,病毒吗,难道我会害怕。”历芊芊撇了撇嘴。

    “我不是这个意思。”中年人急忙解释:“你是大小姐,出了事我们没法交代。”

    “少废话,跟我进。”历芊芊挥一下手,领先向里面走去。

    走道里静悄悄,几个人毫无阻拦地进入深处,但是一排排房间根本分不清要找的人在哪。历芊芊愣了一下,走进一个护士值班室,一位护士正在电脑前看着资料,听到脚步声愕然抬起头:“你是、、、、、、”

    “我来找人。”历芊芊微笑着,显得很客气,但动作一点不客气,手腕一翻,一把闪亮的匕首架到护士的脖子上:“说,罗羽和罗志在哪个房间?”

    “八,八号房。”护士刚说完,历芊芊一挥手,匕首的柄砸在护士的后脑上,护士立即缓缓倒下。历芊芊不用怀疑护士的话,在这种下意识时候说的话不会是谎言,也没有必要刻意保护罗羽和罗志。

    八号房同样静悄悄的,弥漫着一股强烈的消毒水味。罗羽和罗志分别躺在床上,手脚都裹着布,显然伤得很严重,不能动弹。历芊芊轻声笑了笑:“二位,我们又见面了。”

    “是你。”罗羽睁开眼,想坐起来,挣扎了一下又颓然倒回去。历芊芊笑得更灿烂:“省省吧,游戏快结束了。”

    “你什么意思?”罗羽感觉到不妙,眼睛惊恐地瞪得滚圆。

    历芊芊轻蔑地笑了笑:“你们真不应该继续留在这里,不过,话说回来你们也帮了我的忙,就冲这一点,我不会让你们太痛苦。”

    “谁让你来的。”罗羽不甘心地吼着。他当然明白历芊芊的意图,凌晨摸进这里不会是来玩,只有一种可能,杀人灭口,可是自己不明白的是历芊芊为什么要杀自己。

    “你不用知道,因为没有意义。”历芊芊脸色一寒。她不相信谁会保守秘密,死人也不会,最好的方法就是不说出去。伸手抽出一把匕首,寒光一闪,毫不迟疑地割断罗羽的喉咙。鲜血飞溅的瞬间,历芊芊一个纵身,跃到另一张床前,手臂再次挥动,割断罗志的喉咙。

    看着血流在床单上,历芊芊忽然有点堵得慌。这可不是她的个性,可能最近在保和堂呆着久了,整天看着救人的感动场面,杀人反而觉得怪异。但今天必须亲自动手,大爷爷布置的任务不能含糊,必须确定对方死亡,最好的方法是自己动手。

    远方的乡下传来一声鸡啼,新的一天开始了。历芊芊快速冲出房间,一群人转眼跃出院墙,消失在茫茫晨雾中。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