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八章 井上正雄的末路(16)凌威的第二弟子-医道通天 365bet可信吗_365bet提款靠谱么_365bet提款多久到账

下一章          上一章

 

     “钱大志,你在这,事情办完了吗?”西门利剑的声音忽然响起,他的身影紧接着在一旁的一条小道上出现,大步走过来。凌威立即把钢针放回腰间的针囊,井上正雄也停止了手中的动作。

    “已经做完了,一点小事。”凌威随口说着,向不远处树荫下的井上正雄噘了噘嘴:“我正要向井上先生告辞。”

    “井上先生,您也在。”西门利剑转身看着井上正雄,语气有点诧异,似乎是刚刚看到。但凌威相信西门利剑早就在一旁看着,不然不会出现得这样及时。

    “你们还没有睡?时间不早了。回去休息吧。”井上正雄声音很淡,挥手示意凌威和西门利剑离开。两个人恭敬地客气几句,快步走回休息的房间,进门方进军劈头就问:“快点说说,事情办得怎么样?”

    “我已经把信件交给了秦局长,他说明天一早立即采取行动。凌威笑着说道:‘这次井上正雄一定逃不了了。”

    “那倒未必。”方进军摇了摇头,神情并不乐观,眼睛盯着凌威:“说说,你出去没有遇到阻拦吗?”

    “有,不过被我解决了。”凌威毫不介意地挥了挥手:“是井上正雄身边仅剩的一个忍者,你们放心,井上正雄不会见到他的尸体。”

    “这件事你告诉秦局长了吗?”方进军依旧盯着凌威的眼,语气变得有点紧张。

    “没有。”凌威皱了皱眉:“这点小事就用不着说了吧。”

    “糟啦。”西门利剑低声惊呼了一句:“天亮以后那个忍者如果没回来,井上正雄立即就会发现不对劲,恐怕公安队伍赶来已经来不及了。”

    “那怎么办。”凌威也感觉到自己确实是忽略了忍者的事,想得太简单,以为不被发现就行了,没想到井上正雄这边会察觉。如果告诉了秦局长,计划一定会提前。他焦急地在房间内走动了一下:“我再出去一趟。”

    “不行,来不及了,天快亮了,我们先采取行动,监视井上正雄。”西门利剑果断挥动着手臂,不愧是刑警队队长,当机立断,浓眉微微皱起,带着一股独特的威严:“有必要,我们就动手,三个人应该可以控制住他。”

    “对,我们马上行动。”凌威眼中也露出一丝兴奋,紧接着眉头皱了皱,他经历过许多事之后变得谨慎很多,疑惑地说道:“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井上正雄会不会有别的手段。”

    “当然会有,井上正雄不会这样就轻易结束的。最起码他还有一批置人于死地的毒气弹。”方进军一边说一边伸手拿起手枪,子弹上膛:“走吧,现在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我们必须行动。”

    后半夜的山野格外静寂,那些机器已经停止了工作,工人们累了,很快就进入了梦乡。凌威等人的行动在这种情况下倒是显得有点特出。刚刚走出房间就有两个巡逻的人走过来,其中一个沉声说道:“你们不要乱走,井上先生吩咐,全部回房休息。”

    “我们随便走走不行吗?”方进军语气忽然冷下来,理直气壮:“难道就你们两个人忠心,别忘了,我们可是立下汗马功劳的,小泉明智先生特意向井上先生推荐的人,小泉明智先生如果回不来,将来他的地位将会有谁代替,你们思量一下。”

    巡逻的两个人是井上正雄剩下人手中比较弱的两个人,机智和身手都是平平,属于比较普通难以造就的下人,这种人对自己也没什么自信,听到方进军的话,相互看了一眼。脸色变的疑惑,同时有点犹豫。他们当然知道小泉明智是井上正雄的得力干将,接下来代替小泉明智的当然不会是他们,日本人中优秀的几位都在最近出了事,佐藤寒冰也被井上肖英带走,那么最有可能的只能是眼前几个中国人,尤其是西门利剑,原本是刑警队队长,得到重用顺理成章。

    “你们到那边,这里就交给我们兄弟,反正睡不着。”西门利剑毫不客气地向两个巡逻的人挥了挥手,似乎已经取代了小泉明智的地位。那两个人一辈子可能就是习惯听命于人,立即恭声答应,向一旁走去。

    小山崎岖不平,工人居住的房间也是散布在四处。井上正雄住的地方离得不远。几分钟就赶到,三个人在一个树影里站立,四处望了望,没有什么异样,西门利剑低声说道:“分三面包抄,抓不到活的就击毙,绝对不能让他逃脱。”

    “好。”三个人相互握了一下手,同时向不同方向走去,刚刚走出几步,井上正雄门前不远处忽然亮起一盏灯,紧接着是低沉的吆喝:“干什么的,站住。”

    三个人同时停下脚步,紧张地四处望了望,竟然看不见人。西门利剑清了清嗓子:“我们兄弟不放心,四处看看。”

    “不用看,井上先生休息了。”低沉的声音继续说道:“离开这里,再出现我们就开枪了。”

    “好。”西门利剑答应了一声,向凌威和方进军使了个眼色,三个人同时又向后退出,一直退回到居住的地方。

    “好狡猾,”凌威不得不佩服井上正雄的老谋深算,三个人竟然连对手都没有看到,不过也不奇怪,井上正雄是日本人,手下不凡忍者,他不可能不知道忍术,这种借着地形隐蔽就是忍术中最基本的东西。

    “我们守着,看他跑到什么地方。”方进军立即提议:“既然近不了身就守株待兔。等着他出来。”

    “只能这样。”西门利剑点了点头,既然决定翻脸,三个人倒觉得轻松起来,快步走向小山的半山腰,在一块大石后面趴下,瞪着眼观察下面的动静。但是,一直到了凌晨,东方微微泛白,院子里灯光熄灭,依旧不见井上正雄出现,事实上,任何一个人都没有出现,工人们都被井上正雄严格限制在房间内。

    露水滴落在脸颊上,点点冰冷,凌威趴得时间太久,觉得手脚有点发麻,忍不住翻身仰脸向上,放松一下身体,看了看瞪着眼睛一脸坚决的西门利剑,微微叹息:“西门利剑,我真佩服你们刑警,这么长时间守着还那么精神。”

    “你以为我们的活那么好干吗,我曾经一连蹲守过三天三夜,腿脚都落下毛病了。”西门利剑也活动一下身体,示意方进军继续监视,坐到凌威身边轻声说道:“我的同事基本都这样,餐风露宿,饮食不调。”

    “这点梅花和我提起过,她经常到你们刑警队针灸,回来就经常感叹你们不容易。”凌威想起往事,随口说道:“梅花还提议每星期替公安干警义诊,我们保和堂已经列入计划了,这次回去我就把计划提前。”

    “我替兄弟们先谢谢你们保和堂,谢谢……梅花。”西门利剑的声音变得有点干涩。梅花永远是他心中的痛。

    “对不起。”凌威立即发现西门利剑情绪不正常,能让钢铁般的刑警队长伤感的只有情,只有那个纯洁天真的梅花,可惜梅花已经不在了,变成永远的伤痛。

    “没关系,我们是兄弟。”西门利剑拍了拍凌威的肩膀:“这件事了了我们到紫玉宾馆喝个一醉方休。”

    “好的,一醉方休。”凌威伸手拉了拉方进军:“你也去。”

    “我就不必了。”方进军摆了摆手:“我学医以后就戒酒了。”

    “没那么夸张吧,学医没听说过戒酒。”西门利剑语气疑惑,转向凌威:“大医师,你说是吧?”

    “学医对酒没有严格要求,就是担心有特发情况误事。”凌微笑着说道:“戒酒就更是不必要,我自己就喝酒。”

    “那是你凌师傅的事,你是个天才,我不是。”方进军在一旁立即插言,语气有点忧郁:“我没有名师指导,全部靠自己,对每一个病人必须尽全力,因为我不是专业,不能出现任何问题,专业医师出现失误有很多部门解决,我只能自己负全职,吃官司不要紧,无法继续行医就遗憾了。”

    方进军的话让凌威楞了一下,心中立即产生了异样的感觉,对于中医严格来说自己也是自学,知道那些艰辛。任何一个手艺都不是表面那样风光。就那些药材药方和针灸穴位就够背上好几个月,就更不用说根据病情配伍和变通了。

    “这样吧,你陪我喝酒。”凌威抬手拍了拍方进军:“我让你进保和堂。”

    “真的吗?”方进军语气充满惊喜,他一向平静沉稳,处变不惊,此时竟然有点激动起来,眼神闪烁。无论是谁,无论沉稳老练还是机智狡诈,遇到自己痴迷的事情都会忍不住激动忘我,这或许就是许多东西得以传承的原因吧。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凌微笑着说道:“我批准了,你现在就是保和堂弟子。”

    “谢谢师傅。”方进军高兴得跳起来,要不是现在情况特殊,一定会大声欢呼起来。凌威也露出会心的微笑,梅花算是他正式收的徒弟,离开了一直是他的遗憾,耿耿于怀,看到方进军眼中和梅花一样的痴迷,忽然感到一阵欣慰。

    “嘘,小声点,井上正雄行动了。”西门利剑伸出两根手指做了个谨慎的动作,三个人再次趴到石块后面向下面的小院张望,果然,朦胧的晨光下,有几个人影在晃来晃去。

    。

下一章          上一章